章节目录 【185】 引路灯笼

作品:《灵魂当铺

    随着那火苗噗噗掉落到地上熄灭那洞壁之上的灯笼愈加明显白色的灯笼皮发着暗黄的幽幽地灯光居然和村子西边戏台后柱上挂着的灯笼一模一样洞里无风又湿又冷但是这灯笼却是毫无章法地左右晃动着

    黄老太太低声对钟山说道:“关键的人物要出來了当心”

    钟山点头不敢有丝毫大意

    那灯笼摇晃的越來越厉害甚至已到了渐乎抖动的地步细细看去那些灯笼得有十多个之多并不是一字排开而是有前有后有左有右看似杂乱无章却又是各有位置

    “黄姑这灯笼是不是像是一个阵法”钟山盯着灯笼问道

    “一时间还看不出什么來不过还是当心为妙注意不要走到那灯笼里面去若真是阵法到时候便不容易走出來了”黄老太话音未落钟山猛然指了指前面

    只见那漂浮着的灯笼后面竟然隐隐都站着一个人清一色黑衣长发离得灯笼不远不近若不注意看去并不容易发现

    黄老太太定睛一看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寄灯鬼”

    “什么”钟山显然从沒听说过这个词

    “这是寄灯鬼我曾经遇到过几次这种鬼一般沒什么危害力但是迷惑性却很强在乡野民间其实多有遇到半夜赶路的时候人忽然就感觉到迷糊或者不辨去路这个时候就容易前面出现这么一个灯笼人便很容易跟着这个灯笼走这种鬼都是横死的多”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恍然大悟虽沒听过“寄灯鬼”这个词但是这样的事情他却是听了很多的老家小镇上父亲就曾经专门收过这样的鬼那鬼估计还在当铺里被大坛子给封着呢

    那还是自己七八岁的时候那是个夏夜已深天气异常闷热似要打雷下雨的样子钟山家住小镇的北面离北门不远小镇南面一户姓刘家的媳妇三十多岁抱着孩子大半夜叩响了当铺的门

    夏夜钟山和父亲钟如海都是在大堂里睡觉图个凉快所以也就只是关了格栅门

    这刘家媳妇跑來的时候他家的老三正在怀里哇哇直哭钟如海就起身问道:这大半夜的又快下雨了是因为什么事來我找呀

    刘家媳妇一脸要哭的样子说道:我家掌柜的这出去要账这都一整天了早晨不到四点就出了门按理來讲天不黑就该到家了距离又不远临行前还特意让我晚上给准备点酒菜好好改善一下毕竟去要账钱回來了嘛可谁料到了现在还不见人影我这心呀一直跳个厉害特担心你看孩子也哭就是哄不好

    钟如海忙安慰了几下不外乎就是有些事情耽搁了云云但是自己心里已开始犯嘀咕一般至亲之人心都有所感应的所以这刘家媳妇一直惴惴不安而孩子眼干净心纯净更容易感知一些事情

    钟如海问刘家媳妇他男人是朝什么方向走的走的哪条路她也只能说个大概毕竟她又沒有跟着一起去过

    但是就是这点儿简单的线索还是被钟如海发现了苗头于是收拾东西便要出门

    钟山看外面黑云压顶时不时有轰隆隆雷声传來不禁替父亲担心谁料钟如海却说:“你跟我一起去吧正好见识见识”

    于是三个人拿着手电筒钟如海又拿着藏魂瓶等东西用个油布一裹便往外走正在此时刘家媳妇抱的老三恰好撒尿钟如海忙端起旁边一个小盆给结了去边接边说:“这可是个好东西沒准今晚就靠它就行呢”

    刘家媳妇不明白什么意思钟如海笑笑也不解释三个人朝南走去先将孩子放在家里有老大老二照看然后才从外面锁了门生怕孩子们乱跑这才匆忙朝南奔去

    小镇只有西边有山南边充其量是个高一些的丘陵并不是很高但却和西山相连当地人称呼南边这个叫做“南岗子”西面那个才叫“西山”

    钟如海、钟山和刘家媳妇三个人打着手电沿着南岗子下的一条小路往南找去这小路相对而言要平坦一些平日里人们出城走亲访友这条路也是走的多但唯独有一点就是要就势绕一个大弯还有另外一条路却是近一些只是在那岗子上面岗子上树林茂密经年少有人走只有死人或者打猎的时候才有人上去

    为何这么说呢因为南岗子本就是个乱葬岗据说当年日本鬼子进中国的时候杀了那么多人都被丢到了那里由于老年间很多孩子生下來便夭折也被统统埋到了那里一到晚上就能看到鬼火飘荡鬼哭狼嚎的

    当然钟如海特意去看过这个情况大部分时候还是沒事的偶有几个孤魂野鬼钟如海便将他们带回來或者安抚一顿便沒了事

    在小路上走了一会儿并沒任何发现都半夜三更了谁还会在这种地方过路三个人不禁停住脚步四处打量

    钟如海抬头看去但见岗子之上鬼火嶙峋飘飘荡荡虽然无风却也各自玩的热闹忽然间刘家媳妇指着林间一个亮光问道:“钟先生那是什么”

    钟如海定睛看去竟是一个灯笼灯笼通体泛黄正飘飘悠悠地朝西走去在密林里时隐时现钟如海心里有了数由于距离较远手电光根本无法打到那个地方钟如海说道:“追上去看看”说着脚步不停便朝那边赶了过去

    一路之上灌木丛生荆棘满布哪里能行得了人三个人顾不得荆棘撕扯着衣服也无暇顾及腿上被划出道道血口好大一会儿才算离的那灯笼近了一些却发现那灯笼前面根本无人而灯笼后面竟然跟着一个人影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这要账归來的老刘

    或许是那灯笼发现了钟如海他们似的竟然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朝西边飘去而老刘似是呆傻了一般也跟着那灯笼一直走着似是并不知道脚下那般难走

    老刘媳妇见罢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