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7】 眼见皆鬼

作品:《灵魂当铺

    此时出现在眼前这些灯笼经黄老太太一说自己的思绪顿时回到了儿时那个短暂的片段性的经历如放电影一般从脑子里过了一遍

    钟山回忆着父亲好像说这些鬼魂是找替身的莫非他们都是横死的不成钟山想到这里忙问黄老太太:“黄姑寄灯鬼是不是都要找替身啊”

    “按理來讲应该是这样这样的鬼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的出现绝不对阴森恐怖不会用吓人的手段相反她们会变幻成各种有吸引力的东西比如戏台上的戏子比如水塘里的大红鲤鱼还有深夜里的引路灯笼等等总是要让人愿意去看愿意去接近的你看看身后这俩人就明白了”黄老太太低声说着说道最后还用手指了指被自己和钟山挡着的浆糊和张卫国

    此时的浆糊、张卫国果真并无任何恐惧之色只是脸上充满了疑惑

    钟山心想那灯笼后面都是隐隐有人的不确切地讲应该是鬼自己既然可以看到难道浆糊看不到吗转念一想忽然明白过來这还得归功于黄老太给扎的那几针当时浆糊还吵着闹着要黄老太太也给他扎几针也就那个时候黄老太得知浆糊也能见鬼之后神态顿时大变的

    钟山此时不想去过多考虑这黄老太太和浆糊到底有什么关系也无暇考虑如何应付已出现的这些鬼才是当务之急他想着当年父亲是接了老刘家三儿子的童子尿泼过去解的围难不成此时再用一次

    可自己毕竟已是成人而且守着黄老太太这个女人哪里好意思去尿即使去尿又用什么去装喝水的水壶

    黄老太太掏出几道灵符在眼前又晃动了几下却并沒有掐诀

    这符并不是越多越好平时有几张就足够用了谁料遇到群鬼了刚才打掉那绿火苗已用了几张此时再用若是真到紧急关头岂不后悔晚矣给自己留好后路这是在江湖上混迹这么多年总结的生存之道

    黄老太太再一次将灵符亮出來其实主要还是起威慑作用的然后看向钟山

    “小子放着那么好的宝贝不用留着下崽呀”黄老太太催促道

    钟山恍然大悟黄老太太所谓的宝贝自然就是自己的藏魂瓶除此之外哪里还有东西可以对付这些鬼了怎奈这鬼数量之多刚才那些绿火苗此时也渐渐开始都变成了灯笼放眼望去眼前一片可以说眼见都是鬼了若是自己用藏魂瓶收的话真不知道得收到何时而且这些鬼又怎么会乖乖就范呢并且自己收魂的时候是腾不出手再做别的是事情的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自己的抵御最差

    “黄姑你帮我守着我试试”钟山说道将匕首插进腰带里身后探进怀里掏出藏魂瓶和几张符箓然后将符箓递给黄老太太

    黄老太太将符接了过去然后拈在手里钟山便要举瓶收魂

    那些灯笼似是预感到危险一般纷纷朝两边散开钟山此时方才看清这灯笼后面的人不止一面什么样的鬼都有高低胖瘦男女头发长短……什么类型的都有有美的美如戏子有丑的丑过夜叉

    这可如何是好若是一个一个对付怕是沒等到都收服自己这边四个人也一命呜呼了黄老太太虽然说它们的危害性不大但是禁不住多呀若是用灵符对付怕是也只能对付的了这不多的几只剩余的又该如何应对最关键的是真正的主角并未出场这诡异的天官墓单靠这血蟾蜘蛛和这几只鬼断不可能会影响如此之大的

    “黄姑是不是童子尿管用”钟山也顾不得害臊了匆忙问道此时貌似只有童子尿才能起到广泛杀敌的作用

    黄老太太应声说道:“管用的可是你们……”

    “我和浆糊还是……童子……”钟山说到这里还是不免有些不好意思

    黄老太太刚才的话沒说完心道一般20來岁的人了总该结婚了而且钟山在老家留着一个漂亮的小媳妇儿虽然未结婚但是人家心甘情愿地替他看守当铺总是有原因的自己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关系听闻钟山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微有诧异

    但这无疑是个好消息童子尿本是液体一旦撒出去优势是很明显的那些寄灯鬼一是难以躲避而且范围广效果应该比灵符好上一些虽然沒有灵符的威力强大但哪怕是将这些鬼打伤让它们失去战斗力也是好的

    “那还等什么啊”黄老太太喊道

    钟山拿起水壶晃了一下发觉里面的水已不多打开咚咚咚几口便已喝净然后喊道:“浆糊过來往这里面撒尿”说着自己先是尿了一泡

    怎奈从到这天官墓之后身上不知出了多少次汗喝水又少哪里还有什么多余的尿尿完还特意晃了下怕是三分之一都沒有

    浆糊一旁答道:“我又不憋的慌好好的让我撒什么尿呀”

    “少废话让你尿你就尿再不尿沒准咱们都出不去了”钟山吓唬他道

    这话真的管用浆糊立马颠颠地跑了过來很不情愿地解着腰带:“钟叔守着女的呢”

    “又不看你!”钟山催促道

    越是着急越是尿不出來浆糊别的脸通红也沒挤出一滴不免又焦急又尴尬地看着钟山

    钟山一脸无奈想起邻居家媳妇给小孩把尿的时候都是嘘嘘地吹哨不禁也撅起嘴巴“呜呜”地吹了几口声音一出黄老太和张卫国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转向这边

    说也搞笑浆糊经钟山这口哨一吹尿还真的出來了稀里哗啦地尿了半壶多尿完之后还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不禁眉头一皱:“真骚气呀”

    钟山懒得搭理他忙将那水壶夺过來此时更确切地讲应该是尿壶了浆糊一旁喊道:“张大哥不尿吗”

    “他的尿不值钱”钟山说着眼睛就开始朝在两侧飞着的那些寄灯鬼开始打量

    “黄姑咱得让它们尽量集中一些”钟山低声对黄老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