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8】 人皮再现

作品:《灵魂当铺

    “我明白集中兵力打歼灭战嘛”黄老太太说着便拈决念咒两条符箓于两侧燃起那些鬼魂顿时重新朝中间聚去

    钟山见目的已达到不等寄灯鬼稳当下來握着尿壶便撒了出去心道:我就是弄不死你也得让你们一身骚

    果不其然那些鬼果真怕这童子尿只见好几盏灯笼噗噗地相继灭掉了后面的鬼也相应地消失不见

    钟山心里一喜想不到自己随身还带着这样的宝贝真是方便又实惠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呀

    那些寄灯鬼被这童子尿一泼顿时乱作一团很多灯笼甚至开始挤在一起一时间竟传來“呜呜呜”地鬼嚎之声似是嘈乱的集市一般

    钟山知道这大好的时机稍纵即逝不可错过忙将藏魂瓶口对准已是大乱的群鬼口诀念起待众鬼反应过來的时候已为时晚矣除了一个貌似毕竟聪明的鬼躲得较远沒被童子尿泼到而躲过了一劫别的鬼悉数都进了瓶子

    钟山将瓶子握在手里然后闻了闻发觉并无尿骚味这才放心下來然后说道:“可惜跑了一个”

    “跑就跑吧它们的出现本就是为了拖延时间的”黄老太道

    “拖延时间您是说……”

    “是拖延到子时半夜三更阴气最盛的时候”

    钟山顿悟这里真正掌控全局的那个人或者说鬼到底是有多么的奸诈狡猾到底是有多强大的能力竟然可以驾驭鬼來为他做事自己一直想要争取主动可时间直到现在主动权还是被那个未知的人控制着各种危险各种被动

    钟山不禁有些气急他是个执拗的人当发现父亲留下的那个地图和神秘的电挂号码的时候就决心主动走出來要去主动揭秘而此时自己就像是被锁住翅膀脖子上拴了线的小鸟似乎还在被人家牵着走这是他最不爽的

    钟山忍不住大喊一声:“李之道少装神弄鬼的你都死了几百年了祸害了多少人今天小爷就是來收你的识相的话赶紧滚出來堂堂正正地打一场我管你是百年老鬼还是前年僵尸你出來我必将你碎尸万段打你个魂飞魄散”

    这一喊吓了黄老太太和浆糊他们一跳钟山何时这样冲动过即使在非常危险的时候他也很是镇定、理性的此时怎么这么容易发火

    黄老太太心中打了一个转暗道不好莫非钟山开始被迷了心窍刚才那些寄灯鬼最擅长的便是这样的它们很神奇有的时候就像是一个心理学家能看透人的心思一般正因如此才幻成人心里最想的东西这寄灯鬼是可以让人失去理智的

    可是以钟山这也算是有道行的人怎么会轻易被迷呢而且这个谜还不是彻底明显的那种而是心性的变化

    黄老太太忙道:“钟山你怎么了”

    “哦……哦哦沒事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着急了”钟山慌忙答道

    “凝神聚气气沉丹田神聚膻中”黄老太太说道

    钟山顿时闭住眼睛按照黄老太的要求运起气來直感觉一股气体从体内乱窜了一下既然有东西将那乱窜的气体挡了一下才又顺畅起來睁开眼才发现黄老太的手正在自己的后背之上用力点按钟山知道这是她在帮自己不由得点头微笑了一下

    黄老太太见钟山状态恢复这才将手放下然后说道:“大敌來临必须全神贯注冷静应对不可有丝毫的马虎大意”

    黄老太太相信钟山能做到此时只需要将他刚刚萌芽的冲动给遏制住

    “我沒事了黄姑谢谢你”钟山说着将藏魂瓶收进怀里同时感觉这山洞的气氛便的比刚才压抑了很多

    还未來得及思考只听的有呼啦啦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來钟山和黄老太太忙往后退了两步将浆糊和张卫国挡在身后同时将手电筒照向声音传來的方向

    众人都愣住了

    只见那上面飘飘呼呼地竟然下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穿身上中山装女的穿一身红衣仔细瞧去这二人脸色刷白毫无血色尤其那女的竟然……竟然和那人皮模样出奇地相似应该说就是那张人皮

    钟山忙将匕首从腰里再一次出來出现的这一切太过诡异人皮是怎么到这里來的而且竟然又像充了气一样和活人无异

    此时张卫国疯了一般从钟山和黄老太身后冲了出來因为那女的正是他的前妻他冲到前面浑身打着颤双手平举着想要伸出去却又有所忌惮一般

    钟山率先发现了门道他发现那女人是一点儿表情动作都沒有而是被一旁的那个男的架着那男的看到他们诡异一笑继而周围又燃起数十盏白皮灯笼顿时整个山洞亮了许多

    借着灯笼光钟山忙看了一眼张卫国他知道此时的张卫国定是发现了那红衣女的是他前妻只见张卫国此时嘴唇哆哆嗦嗦嗓子里似有声音却又说不出一个字一句话眼睛瞪得很大钟山本來以为他是看到前妻激动成这样的可是看神色却又不像此时的张卫国脸上挂满了惊讶和愤怒

    钟山疑惑此时此刻却又不允许他去多想只得忙将头转向刚刚出现这个神秘中山装男人更为他脸上那诡异的笑容所疑惑

    “好久不见张卫国”这中山装男人竟然先开了口声音并无什么异样学生模样年轻干练但是这身衣服却很不和适宜此时天气虽然转暖但是寒冬并未消除而这男人的一身却一身薄薄的中山装未免太离谱

    钟山凝神看去只见这男人身上透着隐隐的黑雾和活人很不一样但是要说不是人吧可是他却有人形体而且有影子有思维能说能笑能自由活动非人、非鬼、非僵尸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张卫国嘴唇哆嗦了半天才从嗓子里发出一句话:“竟然是你……”

    他们居然认识钟山脑子快速地放电筛选着他和自己说过的人忽然钟山的脑子里定格在一个人身上就是他和自己曾经谈起前妻疯癫之前家里來的那个号称她同学的那个男的后來被张卫国撞到他们拉拉扯扯将他赶了出去

    钟山看着这男人的衣着打扮和架着那人皮的样子越來越肯定就是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