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89】 竟是活尸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从一开始听到张卫国说这男的就开始感到好奇而且他的前妻就是从这男人被赶走之后才开始发疯然后才出现一系列诡异的甚至整个天官村人口开始剧减也貌似从这开始

    这男人身上带有太多诡异尤其此时看去非人非妖非尸这还是钟山第一次遇到

    钟山将目光投向黄老太期望从她那里得到答案可是黄老太太此时正全神贯注地盯着这男子

    钟山只好重回过头盯着这男子脑子里琢磨着对付他的办法

    这男子貌似对张卫国更感兴趣一脸的诡笑更像是在讥讽张卫国一般边笑着一边还重重地搂着那充气人皮

    张卫国被激怒了盯着“前妻”不禁骂道:“你这畜牲是你害死了我媳妇”

    “哦呵呵……我爱她又怎么会害她呢”这男子不笑便八这一笑声音磔磔然说不尽的恐怖

    钟山听罢这声音就如嘴里嚼了一口沙子一般让人很不自在终于按捺不住喊道:“你是何人竟在这里装神弄鬼为非作歹”

    那男子此时才将头慢慢地转向他:“哪里來的无礼小儿还轮不到你说话”这声音并不是很大可是却给钟山莫名凭添几分压力钟山心道这果不是个好对付的角色

    浆糊一听这男子这么狂不由得也开始骂道:“喂小子问你话呢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你才多大这么沒大沒小的”

    “咦哈哈哈……今天让我遇到一群不怕死的本想着放你们一马谁料你们却是一而再再而三和我作对坏我好事杀我女人毁我墓穴灭我血蟾鳖虫还让我的蜘蛛被那巨蜥吃了这一桩桩一件件你们看看都是罪该万死”

    钟山恍然大悟原來一进來这些东西都是他弄的难道他是李之道不对呀这男子不是十年前才出现的吗还是作为张卫国前妻的同学

    “少说的冠冕堂皇照你这么说我们到成了事情的始作俑者这天官村几百年來老百姓凭什么就得为你守墓最近十來年又为何死个精光杀你的女人你身边的女人那是张大哥的衣媳妇儿还不是你强抢豪夺你才是彻头彻尾的杀人狂魔变态”

    “哈哈哈……她是我的女人从來就是一直就是以前是现在是未來还是你们把她毁成这样我要你们偿命”这男子话音未落便手一挥顿时一股黑雾隐隐随着胳膊散了出來钟山等人连忙后退几步加以避让

    黄老太拽着欲要往前冲的张卫国也是后退了几步

    钟山横握匕首做好格斗准备此时他是沒有什么好办法的因为他分不清这男子是个什么东西看头脑清晰说话流利只好先看做人來对待

    黄老太一直盯着这男子不说话此时却突开了口:“处心积虑呀处心积虑想不到你们竟然是一伙的”

    钟山对黄老太这句话百思不得其解

    男子笑道:“老太太你说的什么疯话”

    “少废话知道你一直拖延时间不外乎就是想等到至阴之时想必现在已到了可以动手了结了不过你万万沒想到我们会今天下來而不是你期盼的月圆之夜吧”黄老太恨恨地说道语调是铿锵有力带着蔑视和不屑

    “呵呵呵……你这老太太有些道行呀师出何门”男子冷笑

    “休要管我我可是知道你是谁的人龙虎老道”黄老太说道最后四个字语速很慢但是沒吐一个字钟山都感觉如一块石头砸到自己的心里

    果然果如黄老太所想这墓地真被龙虎道人给破坏了那也就是说这男子不是李天官了

    “我还以为你真是为了这女人來的赶情你不过是拿这作为一个幌子自己是缺女人需要女人做伴了吧”钟山骂道

    “放屁我青梅竹马的女人竟然给这么一个老粗做媳妇竟然还赶我赶我那我就让你们都得死”这男子明显被伤及痛处情绪异常激动起來

    钟山心想或许他是真的爱张卫国的前妻不然怎么一怀疑他的感情的时候为何情绪会这么激动

    一思一念之间那男子已來到黄老太面前单手就要抓她

    黄老太哪里会让他顺利得手身形陡然一变往后倒退一步男子的手从黄老太的脖子前划了过去抓了个空黄老太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反手一抓欲要扣住他的手腕谁料手刚碰到忽觉一阵刺骨的冰凉沿着手瞬间传遍自己的胳膊黄老太连忙撒手使劲揉了揉自己那条胳膊

    男子见一抓不着接着身体凌空又从上面似是泰山压顶一般直扑下來

    钟山刚才本就想过來帮忙怎奈速度太快直到此时才赶到黄老太面前这也正好给了他一个机会只见钟山手电筒刷地一下照向那男子的眼睛左手持捣便朝他胸口捅了过去

    那男子被手电强光照射一时难以接受忙腾出那只抓下來的手遮挡眼睛另一只手由于一直架着那人皮此时这手一遮眼顿时丧失了战斗力钟山抓住机会匕首直直扎入男子的胸膛

    钟山心里兴奋心道这一下不死也得重伤忽觉背后一股力量将自己朝前一推自己一个踉跄往前噔噔噔跑了几步才算站稳

    “谁”钟山心惊是谁在背后偷袭自己忙转头看去却见那男子只手已扎进地面几公分沒了手腕

    钟山见状不禁后怕若是刚才这一下被他抓到恐怕骨头都得碎了再看他胸膛竟无一丝血迹

    这不科学

    黄老太大声喊道:“他是活尸你要当心”

    活尸钟山心里咯噔一下心道怎么遇到了这种玩意儿

    顾不得多想趁着男子还未起來过去又补一刀只听的“噗”地一声匕首再一次插进他的腹部依然无血

    钟山被这眼前一幕惊得是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