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0】 打蛇七寸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对于“活尸”并沒有什么概念快速地从大脑里搜索了一下也沒任何印象所以什么是活尸他是半点儿都不了解

    此时那男子已从地上跳了起來钟山已趁这个机会來到黄老太身边他必须要明白这活尸的软肋是什么

    “黄姑怎么对付”钟山问

    “沒好办法活尸顾名思义又有活人的思维和行动又符合死尸的特点却又和僵尸很不一样”黄老太太匆忙答道

    “那到底是人还是尸呀”钟山一下被说蒙了

    “两个都是两个也都不是”

    “哈哈哈哈……我就说你这老太太有些道行竟能看出我的來历这可是我哀求了我师傅很久才学到的独门秘术竟被你看透了”那男子哈哈一笑

    钟山心里忽然一亮这既然是和龙虎老道学的秘术那便是所谓的妖术了既是妖术也定是属于道法门类只不过是旁门左道而已便定有可破解之法只是实在不知道对付这既非人又非尸的东西到底该用什么办法

    “黄姑他练的是妖术可有什么办法”钟山一边躲闪着那男子的再一次袭來一边匆忙再问

    黄老太太还未说话钟山见这朝自己袭來的男子始终架着那人皮忽然灵机一动正所谓打蛇打七寸伤人点痛处这人一直架着人皮可见对张卫国的“前妻”感情实在是深不然打斗中怎么还舍不得松手呢

    正在此时钟山忽见浆糊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直接从后面踹向男子这人措手不及竟被踹倒在地差点儿撞到钟山身上

    钟山慌忙一闪才算躲了过去“浆糊你在干嘛”

    刚说完忽然意识到这浆糊什么时候有了飞天的本事竟能从天而降

    接着灯光看去恍然明白他们下來的时候是顺着那绳子下來的此时那身体还掉在空中浆糊是拽着那绳子借力让自己悬空过來的见此钟山心道这浆糊一阵阵的还算聪明嘛

    男子被浆糊踹倒在地那人皮也不小心脱了手

    钟山定睛一看这男子架着人皮的左手竟然沒有手掌只有一截在手腕这断开露着骨茬

    黄老太太自然也是看在眼里

    男子见人皮脱了手忙不迭地去一旁欲将那人皮捡起來谁料张卫国早先一步已将人皮夺了过去抱在怀里只感觉这人皮极轻抱在怀里似是无物一般

    男子急了朝张卫国跃起便要抢夺黄老太太离张卫国最近猛然挡在他的前面掏出刀子就是一下男子无手的手臂一挡只听得“咯吱”刀划到骨头的声音男子竟然缩回了胳膊往后退了几步

    众人定睛一看男子的左臂竟被匕首划开一道口子有液体开始滴滴答答地淌出只不过并不是血的颜色而是有些发黄的半透明的样子

    钟山愕然匕首捅到他的胸膛、腹部都无半点血液这划破他的胳膊却有反应

    男子面上脸上微微一抖微带痛苦之色虽不敢再贸然去抢夺眼睛却是直勾勾地盯着张卫国怀里的人皮

    钟山顾不得那么多忙将匕首趁机从他的后背插了进去忽然此时有了质感若说刚才那两道像是插进空气一样这回的感觉才是实实在在地插进肉里慌忙将匕首拔出一股液体顿时沿着伤口喷涌而出

    钟山喜出望外

    男子架着那人皮便是刀枪不入一样一旦失去之后顿时变的比刚才弱了不少

    钟山喊道:“不要让他碰到人皮”

    众人也都看到了这男子的变化都很兴奋听闻钟山一说齐声应和

    男子受了伤单手捂着伤口一脸痛苦之色却又怒气满布

    钟山等人既已发现这男子的软肋便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由于黄老太和张卫国此时面对着他而钟山和浆糊则在他的后面此时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势他们都明白这男人一旦沒有人皮在手伸手便是大不如前此时不趁机灭了他还等待何时

    钟山和黄老太太使了一个眼色突然喊道:“杀”

    话音未落黄老太太的匕首已深深地插入这男子的胸口由于钟山刚才的这一声喊男子下意识转头朝后一看正是给了黄老太这个机会待他挨刀之后再把头转回去的时候钟山的匕首又跟上了直刺男子的脖颈匕首从后脑进去从他的嗓子透了出來

    男子瞪着眼动弹不得钟山瞬间抽出匕首一股液体喷涌出足有两米之远男子随之咣当一声躺倒地上

    钟山等人速度围了过去看着男子在地上开始抽搐嘴一张一合似要说话可是嗓子已被钟山刺透哪里还能发出半点声音每呼吸一次便有那黄色半透明的液体从嘴、鼻子里汩汩冒出來带着一股沫子

    但是他的眼睛一直直勾勾地盯着张卫国手里的人皮胳膊往那边伸了伸似是要碰

    抱着人皮的张卫国此时身体竟然往前走了两步鬼使神差地打算将人皮递给他被黄老太一把拽住:“你疯了”

    张卫国才止住脚步将人皮抱紧

    忽然间周围亮着的那些灯笼顿时明亮了许多剧烈地晃动着钟山大惊黄老太匆忙捏出灵符嘴里快速地念诀然后将那灵符并未朝那灯笼丢去而是径直砸到了这男子身上只听的“啪啪啪”似爆竹爆炸之声几道闪电在男子身上炸过顿时一股焦糊味道弥漫开來再看周围那些灯笼瞬间全都燃烧起來

    原來黄老太太刚用的雷符雷符是五雷法的一个小衍伸五雷法太过逆天而且不可滥用但是这雷符可用范围却比那要广的多彭道來会五雷法但是黄老太太并未学的精通但是这雷符却是用得心应手

    钟山不解既然现在用这五雷法有如此作用那为何刚才不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