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1】 何谓活尸

作品:《灵魂当铺

    “刚才他似人非人似尸非尸这雷符只对尸鬼妖魔起作用对人却是不行的若是平白给人施加了定会遭天谴正所谓天有天道人有人道需各行其道咱们道门中人不就是要替天行道的么”黄老太这样说道

    钟山点头

    黄老太继续说:“刚才那些灯笼突变开始燃烧这便说明他已开始往尸既已行妖鬼之术如此用雷符便是行天道了不然你以为那简单的几刀就能将它杀死了若不赶紧灭掉恐怕还会生出事端再说了这符本就不多咱不还得省着用才是”

    钟山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此时也不容许他去过多考虑他盯着地上浑身焦黑的男子用脚碰了碰不知道他现在是死是活

    黄老太取出一根细绳细到和缝衣服的线沒什么区别快速地弯下腰去将他的手脚捆住然后打了一个死结

    钟山不解其意“黄姑这……”

    “呵呵想必你也对我这绳子有所了解了吧我这叫锁魂绳以前曾经给她用过也给你们用过”黄老太太指了指张卫国怀里抱着的那张人皮

    钟山此时才有时间认真去看那人皮说实话那人皮哪里还有人的模样除了皮是真的五官就和纸扎铺里画工不错的工匠画的一般眼眉哪里还有眉毛似是用炭画上去的嘴唇也是艳丽异常眼睛嘴巴鼻孔都是黑洞似是用什么堵住然后又画上的尤其是整张脸很平整鼻梁处都是平的透着诡异钟山猜测这定是这男子的“杰作”不禁对他的审美表示咋舌

    张卫国此时还将人皮抱的很紧爱不释手的样子

    钟山眉头一皱不忍直视侧目正好看到浆糊他的表情怪异嘴巴张了张然后开了口:“我说张大哥你能不抱着这东西了不这又不是你媳妇了就张人皮你还当宝一样”

    浆糊不说便罢此言一出张卫国嘴巴竟然开始一撇一撇眼泪居然开始下落抱着人皮呜呜哭了起來

    “唉我说你别哭呀一个大男人老是哭哭啼啼的像个什么样儿”浆糊无奈地说道

    钟山心里暗笑张卫国这表现自己的确也是有些看不过去可是又碍于面子不便说什么浆糊一向直來直去这样说下他倒也合适

    浆糊这话还真奏效张卫国竟然停止了哭声不过仍有抽泣眼泪鼻涕挂的满脸都是甚至沾到那人皮上面

    “唉兄弟我是难过呀……想我这媳妇死的不明不白想不到竟然被他害死的我又是生气又是伤心呀你们刚才还能和他交手我却打也不敢打……”张卫国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那你现在报仇不就得了随便打像这样……”浆糊一边说着一边便男被五花大绑的男子狠狠地踹了一脚

    张卫国心道也是刚想过去也踢几脚被黄老太太连忙阻拦住了“住手这还沒问清情况呢打死了怎么办”

    张卫国很不甘心地慢慢抽回了脚然后恨恨地吐了一口唾沫“呸”

    钟山见张卫国这个样子心里无奈也不做阻拦这男子从某种意义上即可以说和他有夺妻之恨也可以说是杀妻之仇呀

    男子此时仍旧已趴着的姿势待在地上

    钟山忽然想起一个问題就是刚才黄老太所说的“活尸”这在一起从未听过不知道这所谓的“活尸”到底是什么意思便问向黄老太太

    “活尸其实就是活着的尸体这个词貌似很奇怪也很不符合逻辑你一定在想既然是尸体怎么可能是活的呢即使能动的尸体也不过是僵尸吧?可是这活尸的怪异之处便是他非人非尸更非鬼他刚才也略有提到那是跟他师傅龙虎道长学的这本是道家的妖术说实话练这个妖术其实伤害很大因为一旦练了之后人便再也不是人了”黄老太太慢慢地解释着

    钟山静静地听着似乎并未对这结果感到很诧异因为他刚看的时候就发现了这男子的奇怪

    黄老太太接着说:“从现在來看他來这天官村想必绝对不是为了她这么简单虽然看似的确对她很是眷恋但是让一个人放弃活人的权利來为一个女人这未免太说不过去既然在这里出现那便定是为这天官墓來的了他到底是图了什么练那活尸妖术到底是自愿还是被逼的呢看他这样子貌似是个知识分子不好好学习工作却去学这东西”

    钟山说道:“人的思想有时候真的很难说明白但是他來这毁这天官墓却是一定的了但是这天官墓布局如此精密他來了就能轻易破坏了现在我已分不清我们所见到底哪个是原本所有哪个是他來之后才有的了”

    “这还不简单问问他不就得了”浆糊又朝地上那男子踢了一脚

    钟山看了看黄老太太并沒说话但是眼神里说的明白这是你干的弄醒他恐怕也只有你有这本事了

    黄老太太接话道:“他是沒死但是已被雷符劈的魂魄不能聚合神智不清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去找找这墓的原主才是还有这墓里这么多诡秘的事情还尚待解决也许找到原主便迎刃而解了”

    钟山点头表示赞同可是这黑漆漆的巨大山洞里去哪里寻找每个人的手电光束只能照向一个地方面积也是小的可怜这样的环境下要想去找寻自然不是件简单的事钟山虽然有了方向却不知道从何处入手

    钟山朝四处看了一圈然后问道:“黄姑咱们怎么找”

    黄老太太站在原地思索片刻“不忘初见勿忘初心”

    “您的意思是……”钟山疑惑问道

    “我们权且相信一下我们的眼睛遵从下我们的感觉凭感觉來看你认为应该从哪里开始寻找”黄老太太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