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2】 火烧人皮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思索片刻然后摇了摇头

    “黄姑我们还沒弄明白的问題实在太多了比如那尸鳖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居然和我爷爷墓里的一模一样还有彭道來当年为什么沒有把这墓碑挖掉那血蟾是道家圣物他却说我们毁他的血蟾蜘蛛也就是说这都是他养的了可是那血蟾为什么又是那样用铁链锁着而且那铁链还一直延伸到里面巨椁那而且巨椁里的死尸又是怎么回事他是什么人又是怎么进去的呢还有上面那罢盏铜灯是何用意墙内传來的铁链的声音又是谁的还有刚才的那巨蜥既然吃了蜘蛛说明和人并不是一起的那它在这里是干什么的为何貌似对我们也沒什么敌意?能在这里生存这么久说明定是有一定的生存能力可是为何见到他却吓跑了……”钟山一股脑地将自己能想到的问題都抛了出來

    浆糊一旁眨巴着眼看着钟山

    “看我干嘛”钟山被浆糊这奇怪的眼神看得很不自在

    “钟叔你是机器人大脑吧我看小人书里说机器人脑袋记东西很厉害你这噼里啪啦地说了半天哪來的这么多问題呀”浆糊嘿嘿一笑然后说道

    钟山白了浆糊一眼转头看向黄老太太

    “你说的这些问題也正是我在考虑的问題这人还不能让他死必须得从他嘴里弄到一些秘密才行现在既然他醒不了那我们就先开始一点一点分析刚才你提的问題”黄老太太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那个男子

    钟山叹了口气眼睛随便四处一瞟忽见张卫国还抱着那张人皮沒有放下的意思不禁说道:“张大哥你也累了将她放下歇歇吧”

    “不累不累”张卫国尴尬一笑

    钟山忽然想到黄老太曾经说这人皮里还有张卫国刚刚死去媳妇的魂魄莫非还在里面想到这里钟山说道:“黄姑你和我说过他媳妇的魂魄貌似还在这里面是吧”

    黄老太太此时方才想起來说道:“是呀我们居然一时忘了这事儿卫国把她递给我”

    张卫国一旁听的仔细听闻自己的媳妇魂魄居然也在这人皮当中一时间竟不知道是悲是喜只是冷冷地站在那里黄老太太的话显然沒听进去

    黄老太见张卫国发呆顿时明白了什么意思只好自己将这人皮从张卫国怀里欲拿过去

    张卫国感觉有人从自己怀里夺人皮忽然抱紧然后往后躲见是黄老太太才将手慢慢松开

    “张大哥我们都理解你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希望嫂子一直这样吧人死就要入土为安我们要赶紧将所有事情都弄明白别忘记你自己还置身危险之中若不将事情都弄清楚也许下一刻就很可能是你了”钟山有些着急却又不好发作只好压着脾气慢慢说道

    张卫国茫然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有沒有将钟山的话听到心里去

    黄老太太将人皮接了过去之后认真检查了一遍忽然手一抖人皮差点掉到地方

    众人皆愕然这是怎么了

    “这人皮里居然……居然藏腻着这么多的鬼魂”黄老太太眼睛睁得很大说话都有些吞吐显然对这一发现很是吃惊

    “什么”

    “卫国人皮必须得破坏了”黄老太太严肃地说道

    “这……”张卫国明显是不乐意

    钟山和浆糊一旁也直勾勾地看着黄老太太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他随时拿着这人皮了原來他练的妖术正是需要源源不断地从这些魂魄身上吸取能量他本是个人但是阴魄的能量吸收多了所以自然变成了不人不鬼的样子原來这妖术的诀窍在于这里”黄老太说道

    “原來是这样那我在鬼子岭发现那九棺邪龙阵里那些死尸尸块也是这龙虎道长干的那他是不是也是为了收敛那些死者魂魄呢我想也这个目的”钟山经黄老太太这么一说顿时也恍然大悟

    “沒错看來就是这样了所以这人皮里的魂魄甚多而他很是聪明若是用一般的东西便能被我们看出來但是这人皮属死人性的东西将魂魄藏在里面这样我们反倒不容易看出來了”黄老太太兴奋地说

    浆糊一旁听的云山雾罩:“你们说的啥意思啊?"

    “浆糊一个黑煤球放在雪地容易看到还是放在漆黑的夜里容易看到”钟山问

    “钟叔你当我傻子啊这傻子也都知道当然放在雪地里看得到了一黑一白多明显呀”浆糊不屑地答道

    “那就是了这魂魄就像是那些黑煤球若是放在外面容易被发现但是以人皮掩盖我们就不容易发现了现在明白了”钟山解释

    “哦~”浆糊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模样很是一本正经严肃不禁惹的钟山想笑

    张卫国本还惦记这人皮此时听闻原來里面藏着众多鬼魂不禁吓得冷汗直流也不再往要了

    钟山问:“黄姑那这些鬼魂我们该怎么办我给收了”

    “沒必要了他们已是残缺不全了即使放了他们也断不能入轮回了还不知道被龙虎老道他们蹂躏成什么样子索性我们给他们个痛快吧”黄老太太将捏出一道灵符

    张卫国一旁还想制止:“这……我媳妇……”

    “顺天意吧卫国即使你媳妇魂魄真在里面此时也定是痛苦不堪残缺不全了你要真爱她就别再让她痛苦了”黄老太说

    张卫国眼里含泪嘴唇哆哆嗦嗦盯着人皮一语不发良久才轻轻地点了点头

    黄老太太见张卫国已说服他自己心理这一关算是过了便也放心掐诀念咒然后将灵感直接贴到人皮之上顿时整张人皮剧烈燃烧起來很快便蜷缩得不成样子皱皱巴巴地缩到一起还不时伸展变幻着各种形状传來“吱呀”惨叫之声钟山等人不忍直视慌忙将目光投向别处

    地方这男子忽然全身剧烈地颤抖似是大烟烟瘾犯了以后的样子比那还要夸张百倍浑身冒着黑烟一些孔隙里都钻出发黄的液体沫子片刻便不再动弹

    钟山由于不忍直视那燃烧的人皮惨状目光便一直看着别处此时借着这火光他忽然眼神定在了一个地方嘴里禁不住“嗯”地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