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3】 天官巨碑

作品:《灵魂当铺

    “怎么了”众人见钟山发出声音不禁问道

    “那是什么”钟山头也沒回竟然发现一个角落里竖着一根长长的柱子只是那柱子为立方体形状一直延伸到这巨大的洞穴顶端突破了洞顶

    黄老太欲要上前去看但是先是低头看了看那男子见他竟已随着人皮被烧毁而兀自也变的面目全非早已魂飞魄散不禁微微叹道:“好好的人可惜误入歧途学什么妖术……”

    本还打算从这男子身上找到些线索此时见他已暴毙心下倒也坦然虽然略有惋惜但是这练习妖术的人本就该死不然留着世间也是祸害便从尸体一侧踏了过去和钟山等人直接朝那突然出现的石柱子走去

    那人皮还在燃烧只是火焰已小了很多

    “黄姑为什么我们刚才沒发现这个”还沒走到跟前钟山便问按理來讲这个地方自己刚才绝对是检查过的沒有理由看不到

    黄老太太并沒有马上回答边走变想过了一会儿待快到跟前的时候忽然说道:“因为那人皮这柱子定是受那人皮里的魂魄影响那么都的魂魄阴气甚重而那魂魄似乎是守护着这柱子他们在柱子不显他们灭柱子才出來”

    钟山心里微微一动他似乎从黄老太太这话了领悟到了什么但是一时却有说不清楚思忖良久忽然一拍大腿:“黄姑你猜刚才那些鬼魂是哪里來的”

    黄老太太被钟山问的发懵不禁反问:“哪里來的”

    “天官陪葬墓这个石柱是天官墓碑”钟山似有微微得意得说道

    黄老太太思索了一下连点了几下头“你说的有道理这些鬼魂是守护天官墓的不论是生还是死都是如此既然这天官墓设了这守护的阵局那天官村的人可以说是生是守墓人死是守墓鬼这柱子是墓碑吧有这些鬼魂在当然将其隐藏起來生怕被人发现然后破坏”

    这一番分析使得答案逐渐明朗化

    “我还是好奇这男子怎么能将这些鬼魂寄存在那人皮里的那人皮先前是红衣女鬼被灭了以后还是被咱守着直到前天才发现丢的呀那该不是这男的怎么偷偷出去去拿的”钟山疑问

    “你看到那个死人了吗你认为他最有可能是干什么的”黄老太问

    “我看像是盗墓的不过貌似并不是专家别看有盗洞但是我猜不是他挖的因为我在巨椁里看到的时候见他两只手和身上都很干净若是盗墓的那身上岂能无土”钟山分析道

    “我猜这人皮是那个死人偷的”黄老太说

    “此言怎讲”钟山忙问

    “你想以这男子这身份他已到了可以驾驭群鬼的地步还会自己去干什么事吗别忘记了阻止咱们埋葬木匠巨鬼吓唬棺材店王老板定是他捣的鬼他有这般本事那还用得着自己去只需托个梦派个鬼什么的威逼利诱这样的人恐怕不难找吧”黄老太道

    钟山点头

    此时那人皮已是燃烧殆尽火光突地冒了一下火苗明显增大然后就彻底熄灭了整个洞里顿时又陷入黑暗

    众人此时已來到这巨大的石柱面前见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打着手电众人眼睛都朝那上面看去

    天启十年之道赴京负一家之责历三年又两月有余蒙皇恩浩荡苍天垂青名显科榜朝廷赐五花马三匹准其归乡省亲料时事变迁家道巨变遂失意回京殚精竭虑辅佐朝廷怎奈奸臣当道明志不得抑郁而终朝廷厚爱准以天官治丧又委武官陆离、寇风王不让李敏堂四人行善后事宜……特此立碑

    巨大的石柱之上洋洋洒洒地刻着几百个字众人读完顿时明白这石柱果然是李之道的墓碑而上面的字便是他的墓志铭而李之道的身世也和黄老太说的一般无二

    “这李之道也真是一个可怜的人了”钟山低声说道

    黄老太叹了口气“世事无常总听说以前的人伴君如伴虎果是如此不过这皇帝还算可以了虽然得罪了自己所谓的冒犯龙威但毕竟还给了他一个天官的标准治丧也算是不幸中的一幸了”

    “这上面那四个人莫非就是安排家庭后代在这里守墓的人?"钟山说

    “恐怕是这样了”黄老太太点着头说道

    “可是不是说这四个人也都殉葬了吗难道他们也在刚才燃烧的人皮里”钟山疑问

    “我不这样认为我现在突然有了一个想法我们在上面的时候听到隔壁墙里有铁链的声音沒准和这四个人有关系"黄老太说

    钟山听着忽然说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彭道來为何一直挖不出这石碑了原來它一直延伸到这里面挖半米当然看不到了"钟山说

    黄老太太点头称是

    “可是为什么当年他挖到半米多的时候地下竟然冒出了血水呢还有前几日收拾那红衣女鬼的时候那些尸鳖也是钻到了墓碑下面”钟山疑问一个接着一个

    “因为那些陪葬的人别看都埋在那边但是或许他们死后的血液都渗到了这边魂魄既然都过來了那他们的血过來养护这墓碑也不是不可能待我们出去后只需要去那边打开两座坟看看便知了”黄老太太说着便朝那石柱摸去

    手指头碰到那上面竟有些温润不似别的石头寒凉刺骨

    黄老太太收回了手然后放在鼻子下面仔细地嗅了嗅果然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话不说不明灯不点不亮这片刻的分析钟山的大脑也开始琢磨起自己的那些疑问片刻过后钟山说道“那些尸鳖总不是这墓里本身就有的吧?从一开始咱们就发现布置这墓的人懂得平衡之道定不是邪恶之人那尸鳖本身就是南方邪道的产物或许便是男子养的最有嫌疑的便是他了”

    “极有可能不光如此我现在推测那血蟾本不是他能控制的只是中了他的计让尸鳖都钻到了血蟾的肚子里在那里寄生的我们可以推断当尸鳖入了墓道血蟾发现之后舌头狂卷将尸鳖悉数吞进肚子里尸鳖本就是寄生于动物体内这样一來反倒是省了它们很大的力气”

    就这样钟山和黄老太你一言我一语地分析得热闹随着二人的分析进入墓内发生的诸多事情的原因竟然越來越明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