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4】 借灯寻尸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笑道:“黄姑您果然是老谋深算呀”

    “少拍马屁你这脑子才好使现在我们当务之急一是要赶紧找到李之道的尸身第二就是要弄明白这里面设的到底是个什么局现在想來这十來年死的人定是和他有关系”黄老太太指着后面那早已断气的男子说道

    钟山呵呵一笑紧张的气氛在两个人谈话中不禁缓解了许多

    钟山抬头看了看上面上面还在亮着还是那点燃的三盏铜灯发出的亮光再看看每个人手里的手电筒此时灯光都暗淡了许多已是照不到远处并且亮度从发白开始变的惨黄

    钟山心里一紧“黄姑咱们的手电筒快沒电了”

    此言一出众人忙伸手进工具袋里掏了掏结果都是两手空空不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

    都沒有电池了

    此时这么大的洞穴除了上面那棺材口里透进來的一丝亮光再无其他照明在这里找李之道的尸体无异于大海捞针开始本以为他的尸体很好找打开巨椁露出棺材他的尸体一定是棺材里谁曾料想这巨大的山洞才算是这李天官真正的棺材

    钟山记得这洞穴下來的地方不远他们的一个火把还插在地上似乎是被阴风所灭所以一定还可以再燃烧一段时间只是到底能再烧多久谁也说不好

    钟山想到这里举着只能发出幽黄的已照不远的手电筒朝洞里看去远远地见那火把依旧插在原地钟山忙快步过去将那火把拔起此时的火把已烧掉不少上面仅剩下黑黑的几层破布棉泛着油腥和焦糊的炭烧味

    钟山拿着火把不禁微微摇头这火把恐怕也是坚持不了太久的先不管这么多能用多久是多久好了

    回到黄老太太身边钟山问:“黄姑您身上还有多少油”

    黄老太从腰上解下一个油葫芦拿在手里晃了晃只听得里面微微有液体碰撞油葫芦壁的声音显然只剩下了一点儿油根儿但即使是这样也已令钟山喜出望外了最起码还有得用只是若在这山洞里都用尽之后他们想要出去的时候该怎么办呢

    钟山不得不想这些当然黄老太太也想到这了而剩下的这点儿油根儿其实正是黄老太太给自己留的后路

    钟山道:“黄姑咱们现在几近弹尽粮绝了但是貌似还沒什么大的进展等到沒有一点照明工具的时候该怎么办”

    黄老太太听着钟山这带焦虑的话也禁不住叹气总以为四个人带的东西已不算少而且开始以为半天多时间足够了为了尽量减轻每个人身上的负担并沒有要求大家的装备多多益善而此时进洞一定是过了半天多了刚才那紧张的一刻表明此时已是午夜无疑

    浆糊一旁幽幽地说道:“要不咱们出去吧明天再进來”

    浆糊这话说的不无道理弹尽粮绝的话一旦再一次遇到危险那真说不好谁还会出现什么差池

    钟山心动了然后看了看黄老太

    黄老太太不置可否犹豫深思按照占卜卦象來看今日下墓是最为合适的简而言之就是今日遇到的危险最少收获可能最大一旦换了别日沒准又不知道冒出什么样的灵鬼邪祟來

    钟山见黄老太太并不说话明白他的心思不禁抬头看了一眼忽然他的眼前一亮兴奋地喊道:“有办法了”

    刚才的气氛本就紧张严肃起來被钟山这冷不丁地一喊众人都吓了一跳纷纷问“有什么了"

    “我们呀都是犯傻一样放着这么好的条件却是熟视无睹”钟山兴奋地用手指指了指头顶上那棺材的位置那里洒下并不算亮的灯光

    众人不解

    “哎呀上面那些铜灯呀那不是有八盏吗但是咱们只点燃了好像三盏吧还有五盏灯呢你看那油灯烧的时间可以够长的从咱们进去到费劲弄开那巨椁一直到现在那三盏灯一直亮着说明它们燃烧能力很厉害啊还剩下五盏够咱们用的吧”钟山忙解释道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拍手叫绝

    “你们在下面守着我去上面弄灯”钟山道

    “还是上去两个人合适有个帮衬”黄老太太说

    “还是不要了我自己上去便是张大哥身体虚弱您也上了年纪让浆糊在这里保护你俩”钟山说

    “钟叔我想上去帮你……”浆糊似乎并不乐意小声说道

    钟山知道浆糊的这点儿小心思一是他真的想帮我从老家出來以后便把他父亲的话当做圣旨一样对自己可谓是言听计从若是在古代兵戈相见之时定是有名的心腹大将另一个小心思便是他不想陪着一个病秧子一个体弱色衰的老太太了而且这洞里还有什么样的危险谁也不知道虽然黄老太太也是道法高深但毕竟力气、行动却不如年轻人的一旦遇到危险能不能自保还是未知数岂不是给自己平添几分危险

    钟山也不勉强他相信黄老太太的实力便点头答应了

    钟山在前浆糊在后二人一上一下顺着绳子爬出了山洞口扒着那棺材板跳了出去

    也多亏了钟山和浆糊从小生在山里这爬山攀藤的事沒有少干不然就是这高的距离单凭双臂的力量握着这细细的绳子爬出去也是极为困难的

    钟山深深呼吸然后重重地吐出一口气见到光明真好虽然他们还在墓了但是这个地方相对而言仿佛安全系数多了数倍心里终于可以松懈一些但是这松懈仅仅是暂时的因为还要下去下面两个人还在等着呢

    浆糊揉着肩膀“钟叔这灯是有了可是咱们怎么弄下去呢”

    钟山看了看那半米高的铜灯分量绝对不轻若是从上面直接往下丢的话说不定摔坏也有可能想了片刻然后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