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5】 误触机关

作品:《灵魂当铺

    “一会儿咱俩就把铜灯系在绳子上面用绳子递下去正好”钟山说着走到灯前看了看那三盏燃烧着的铜灯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燃的是什么油竟然这么耐用不觉心里又是一喜

    伸手试着摸了摸铜灯下部竟无一点儿温度不觉更是连连称奇上面这灯烧了这么久按说这铜导热是很厉害的可是居然不热再试火苗竟也一点儿都不烫手顿时心里有些发毛这不合乎逻辑呀

    钟山心里开始翻腾根据他所了解世上只有一种火是沒有温度的那便是鬼火以前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山野村僻有人赶路夜深路遇几个人在一破落房子前避寒烤火遂上前求一起为伴烤火的时候竟然发现那火是冷的并且是越烤越冷忙撒腿就跑侥幸逃脱之后第二天再去看竟发现那个地方只剩下白骨几堆有人分析那是冻死鬼烤的火自然是阴火也称鬼火

    若是粗心大意的浆糊去做此事他可不会有这般缜密的心思可既然让钟山发现他总得要弄个明白才好

    钟山走到棺材口那冲着下面喊道:“黄姑上面这铜灯烧了这么久竟然一点儿不热是怎么回事”

    黄老太太抬头听罢忽然轻“啊”了一声

    黄老太心里暗道:大意了

    上面墓室空空只有那几盏铜灯和棺椁本就有些简单说不过去自己这么大年纪了竟然还会马虎大意不禁自责但是现在自责已晚想办法才是当务之急

    想了想对着上面说道:“若是在外面可能是阴灯吧可是这灯出现在这墓里很是蹊跷你暂且别管它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它的亮光别的姑且放置一边这墓里本就邪乎有这邪乎东西也不为过”

    钟山“嗯”了一声心下便也明了

    阴灯顾名思义就是在给鬼魂照明用的灯正所谓人有人道鬼有鬼界各自生活的空间和范围不同的鬼界和人界也沒什么大的区别也有各种利益往來权钱交错这阴灯据说是以地狱里下油锅的那些人榨出來的油作为燃料所以不温不热

    当然对于这种解释钟山并不完全相信甚至感觉挺可笑他不知道鬼界用阴灯的范围有多大若是用的很多的话那地狱里得有多少人被榨才能有这么多的油供应不过转念一想这灯油看着不多但是燃烧时间却是很长阴魂榨出來的油或许是浓缩里的浓缩耐用

    忽然间钟山忽感觉眼前突然亮了一下以为是浆糊拿手电晃动便看向浆糊谁料浆糊此时也看向了自己四目相对异口同声:“你晃我干嘛”

    话音刚落俩人都惊了一下谁也沒开手电分明被对方的话吓了一跳莫非这墓穴里还有别人

    二人不禁抬头四处望去墓穴里并无任何异常黑洞洞的墓道破烂的棺椁八盏铜灯再无他物

    钟山不禁缓缓地抬头朝头顶看去只见那穹顶依旧如夜空一般繁星流云莫非刚才那一下是流星经过不成转念一想这又怎么可能这又不是真的夜空怎么可能见得着那个

    不对劲钟山暗道随之定睛细细看去发现那穹顶似乎多了几盏明星分布于穹顶边缘格局分布很是平均

    钟山意识到这貌似和下面那几盏灯是相对应的可是刚入墓道的时候为什么沒有发现呢是当时沒注意看还是根本沒有呢钟山不敢确定因为当时虽说也是认真看了但是毕竟境况紧张或许影响了心境也有可能

    低头看去果不其然那八颗星星正好和下面的八盏灯一一对应似是直接从穹顶垂下來的钟山心道这灯莫非是受上面那八颗星所控制影响着

    钟山想到这里竟然有些迫不及待地要动一下那铜灯试试看看是否如自己所想反正这灯马上也得弄到下面去

    浆糊盯着穹顶看了半天什么也沒发现然后揉着发酸的脖子问道:“钟叔刚才为什么突然亮了那么一下”

    “你看那多了八颗星星或许就是他们的突然出现才亮的吧”钟山指着那八颗星说道

    浆糊这才恍然大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还真是呀还挺对称的”

    “别高兴了你还沒注意那星星和下面这八盏灯正好对应”钟山说道

    浆糊看去果是如此不禁兴奋地去碰那灯边碰边说:“想不到这灯还……”当浆糊的手握着那铜灯灯腰的时候忽然只听得“轰隆”一声话未來得及说完浆糊摔倒在地

    “我操有情况”浆糊疼的呲牙咧嘴坐在地上喊道

    钟山看得清楚刚浆糊打算握提那铜灯的时候那铜灯并未如愿被他提起來而是朝一般歪去而且那声音似是从头顶传來就和静夜里一声闷雷一般

    浆糊刚刚准备提起來的那盏灯并不是已点燃的此时他坐在地上手里还抓着那灯沒有松手说道:“钟叔这灯有问題自己会跑”

    灯自己会跑哪有这样的事又不是什么鬼妖幻化的怎么可能呢倒不如说这灯是个机关來的可靠钟山如是想

    钟山再一次转身看去那轰隆之声定不可能是无缘无故地來待看到那碎椁板的时候忽然发现刚才由于沒有将那些椁板全部拆下來剩下棺尾的那个地方竟然列出一道巨大的缝隙有半米之宽直通里面的棺材

    钟山恍然大悟顿时跺脚心道早该想到这巨椁里既然能进去人定是有什么机关的但是说什么也沒找到甚至还摸过这铜灯原來是机关在这里

    钟山忙再去提一下另外的一盏奇怪再无动静原來这机关是建在这里而开巨椁的开关此时正好被浆糊误打误撞给碰到别的铜灯却不起这个作用要是他早一点碰到该有多好张卫国还至于掉下去弄成现在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