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97】 四陪葬墓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难掩兴奋之色抓住浆糊的肩膀喊道:“我知道这八卦灯阵是怎么回事了”

    浆糊很少见钟山这般兴奋不免也开始兴奋也抓着钟山的胳膊跳了几下然后问:“钟叔咋回事”

    钟山顿时兴趣索然收起笑脸道:“你仔细看看那这穹顶最边缘的八颗星星它们正好和下面这八盏灯一一对应但是这八颗星也有门道你好好看看”

    浆糊抬头看了一眼“什么门道”

    钟山无奈“你看这八颗星星是不是时隐时现的”

    “对啊这不是有云彩吗”浆糊被钟山问的稀里糊涂不解他什么意思

    “这八颗星星的显现是有规律的它们并不是一起出來而是按照不用的方位而你碰的那盏铜灯上面对应的那一颗正好是这八颗星里最亮的一颗”钟山说道

    ”还真是呀钟叔你这眼睛神了看得这么仔细”浆糊抬头又看了一会儿果然如此不禁竖着大拇指说道

    “行了别拍马屁赶紧动手吧”钟山兴奋地走到钟山

    “动手动什么手”浆糊问

    “你一阵阵挺聪明的咋有时候犯浑这么厉害呢还能动什么手按照那八颗星星闪现的顺序去碰那些灯”钟山埋怨道

    浆糊嘿嘿一笑“行你说动哪个我就动哪个”

    “速度一定要快你看那上面流云翻滚的厉害星星闪现的时间很短必须星一出來立刻就碰星星隐藏之前必须完成这个动作”钟山再三嘱咐

    “沒问題放心好了你还不放心我这速度”浆糊拍着胸脯胸有成竹地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然后让浆糊重新走到能打开巨椁的那盏铜灯前面从那开始

    要说这个动作的确很是简单但是毕竟这墓穴也是有一定空间的从一侧走到另一侧也得几十步的距离可是那星显灭的速度实在是快待浆糊手碰到最后一个铜灯的时候已是累的汗流浃背就这最后一次还沒跑稳摔了一个跟头浆糊借势往那一滚刚碰到掰动那星星又隐藏起來了

    钟山站在中间认真观察着变化

    随着最后一盏灯被碰到只听到“哗啦啦”的铁链之声同时伴随着还有青石摩擦地面的声音墙壁上顿时开了四道石门每扇石门都和已被打开的那道一般大小只是这门并不是双扇而是单独一整块石板石门打开里面黑洞洞的隐隐能传來铁链碰撞之声

    这定是陪葬墓无疑钟山看着四扇石门既兴奋又纠结兴奋地是自己终于发现了陪葬墓而纠结的则是到底该先进哪个陪葬墓并且陪葬墓里可是有铁链响动定是有“活物”当然这活物到底是人是兽是鬼是僵尸则不说不清但是有一点他能肯定这里面阴气很重

    浆糊也是兴奋异常毕竟这石门是他动手打开的此时荣誉感自豪感爆棚

    “钟叔怎么样咱说交给咱的任务一定完成那就必须完成我浆糊岂是浪得虚名之人”浆糊还拽上了

    “那好那你再告诉我咱们应先进哪个陪葬墓”钟山瞅着浆糊问道

    “那个……这个我不知道……嗨管他呢随便进个不就得了”浆糊不想刚來的自信瞬间被抹杀强词说道

    “也许你说的对但是若不是这么简单呢那我们进去可就是九死一生了建这墓的人道行极高若是像奇门遁甲一样咱们进了死门咱俩都出不來都是有可能的”钟山并沒有吓唬浆糊而是实事求是

    “好吧那你说应该进哪个”浆糊一脸失落地问

    钟山朝穹顶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这四扇石门这门也是和八卦一样分布很是均匀在两个铜灯中间的墙壁上

    这墓穴既然这么遵循阴阳平衡规律想必这石门也是如此说的阴阳必然有得谈五行了不外乎金木水火土而各自又相对应着不用的方位金对应的是西木对应的是东水对应的北火对应的是南而土对应的则是中间

    此时这棺椁占据了整个墓室中间定是代表了土元素而那四扇石门后面的陪葬墓则是对应了另外四个钟山看了看墓道以确定这四扇石门所代表的方向

    这四个元素又分别对应着一年的四季木为春火为夏金为秋水为冬春自然是生机盎然夏天是枝繁叶茂秋天天气肃杀冬天则是万物不生从这來看东和南是相对而言安全的西最差果然细细听去那铁锁链的声音正是从西面那个洞里传來的

    可是如果换另一个角度去考虑问題答案又不相同既然这墓穴有规律可循此时的季节正是冬春相交之时北边的和东边的才是最合适的

    这样一分析两个答案便开始矛盾了但是这俩分析都有一个共同的交集那便是东门都适合

    想到这里钟山一咬牙一跺脚指着东面那门说道:“就从这个开始!”

    浆糊明显刚才被钟山那几句话给吓住了此时钟山说完他迟迟不敢动一脸犹豫地看着钟山

    “还愣着干嘛”钟山见浆糊无动于衷不觉问道

    “钟叔你确……确定进这个沒事吗”浆糊吞吞吐吐地说

    “当然确定了但是进去之后还是要多加小心的必须听我的不可擅自行动”钟山为了稳住浆糊不得不这样说道耍了点儿小心思但又怕他进去之后以为完全安全毫无忌惮地乱走乱动生怕出了差池

    “钟叔你可不许骗我”浆糊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一会儿你和我并肩或者站我后面这总可以了吧"钟山道

    “行"浆糊这情绪真是多变此时又是兴奋起來痛快地答应道

    “走”

    钟山再前浆糊在后二人一前一后缓步进了东面那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