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03】 释疑解惑

作品:《灵魂当铺

    几百年之久竟然还是活人四个武将亲自守护并且整个村子都世代为其守护的天官居然沒有尸身而仅仅是块石碑

    别说钟山难以接受即使换做任何人恐怕也难相信

    钟山弄不清楚这自称寇风的人的话到底有多少可信度但是凭直觉去看隐隐带有古人之风绝非现代之人能比却又不似撒谎之人

    “哈哈……我是活人却守护了天官墓这么多年想必你们定是不信的”寇风似看透了钟山的心思笑着说道

    话说这寇风还真是个爽朗之人刚闻听大明已亡还悲痛一番此时情绪早已恢复如初或许这就是人之豁达吧

    钟山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我睡了这么久难得有个人愿意听我说话所以我就好好和你们聊聊吧天官墓碑之上的碑文你们可看了”寇风捋着胡子说道

    “看了”钟山和浆糊一起答道但是浆糊说的很是心虚因为那上面太多的字他并不认识所以写的什么他更是不知

    “好的我和你们说说我们为什么守墓的原因吧我陆离王不让李敏堂四个人一起入朝为官几十年都是从兵勇开始凭借自己的战功一点点升到可以带领十万大军的地步李天官和我们不差几年按理來讲我们一个武官和文官是沒什么机会打交道的但也是机缘巧合在一次弹劾朝廷奸党的时候我们五个人竟然不约而同弹劾了同一人由此结缘并愈发发现对方人品端正实乃真君子是也”寇风说到这里眼神有些茫然似乎正在回忆昔日的事情

    只可惜那些记忆已是太过遥远远的让人忘掉了很多颜色忘掉了许多枝叶

    “随着相交时间越久我们越是发现五个人虽然性格不同但是志趣相投于是便滴血结为了兄弟我是老大之道是老三陆离是老二王不让是老四李敏堂是五弟只是可惜之道因为家庭之事终生沒有成家一直是孤家寡人我们试图想了很多办法结果均是无济于事只好作罢谁料由于我们弹劾奸党的缘故皇帝听信谗人所言将之道罢官打入牢狱而我四个人因为手握重兵之故皇帝或许是出于忌惮对我们却沒什么行动”寇风虽然说的很自然很简单脸上却掩藏不住带出來的怒气

    钟山和浆糊静静地听着大脑里开始浮现出当时的画面

    “谁料之道进入大牢之后朝廷下旨他为重犯任何人不得探望我们也只有干着急的份儿不到俩月就传出他死在大牢里的消息这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我们兄弟悲痛之余明知道他是死于非命却又沒有办法一起请求朝廷将之道的尸体收殓却被告知他的尸体已腐糜严重说是在牢狱里染上瘟疫只得火化我们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拿朝廷沒有办法我们只好寻求民间高人看能否将之道的魂魄召回与我们一见也是凑巧一日有个自称姓张的老道居然登门求访说了之道的事情并说愿意亲自为之道设置一个天官冢

    我哪里肯轻易相信这老道却说了好多只有我自己知道的事情不禁令我惊讶方知他是世外高人我问他的尸体都找不到恐怕只能做个衣冠冢了他却说可以虽然不能将之道的魂魄召回但是他的精神却是可嘉的就凭这精神便已是长存于世然后和我们说了办法后來我们请求朝廷之道虽是有罪但毕竟为朝廷效力几十载求我们四个人为其着手立碑建衣冠冢的事朝廷竟然应允于是在那张姓道长的指导下开始着手修建”

    “我们本是打算在其家乡修筑但是老道却选择了这么一个地方究其原因却不愿意和我们细谈只是说这个地方是最佳之地”

    “那这个老道到底是什么人呢这个地方从堪舆之术來讲并不能称为好地方为何他选择这里呢”钟山疑惑地问道

    “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何人世外高人怎肯留下姓名至于说他为何选择这个地方他只是简单一说这地方是京畿要地位京城之北专挡北方之煞尤其东北一方因之道忠君爱国这精神可比日月他虽为朝廷所害但是他的精神却是要尽忠卫国的断不可让他辱了身后名声即使死后也可挡着一般邪煞对朝廷的危害不然未來的中国可能会因那煞气所毁埋葬于斯这也是个中原因”

    钟山恍然大悟挡煞尤其东北之煞……明朝之后便是清朝而中国遭遇了百年列强入侵不也正是从清朝开始的吗果然是高人竟可预见这久的事情只可惜天命难改恐怕以李之道单人之力怕是难以抵御不过这也难为了这道长的一片良苦用心了

    “那你们四个人又是为何在这里守墓的呢”钟山问道

    “我们既然知道了在这里建墓的原因心道结拜的时候曾经对天起誓不求同年生但求同日死朝廷奸佞当道我等也是无力回天索性还不如一起陪了之道为朝廷同出一分力也好所征求了道长意见他竟欣然同意只是说给我们专门修筑四座陪葬墓按道家里什么的阴阳五行理论这些我们自然不懂他说什么我们便什么就是”

    “那你们为什么能不死呢”钟山问

    “我们做好了陪葬的准备家里自然很不同意按我们的家世而言每个人都可以单独修建大陵墓可是我们四个人主意已绝谁也更改不得同时为了防止我们死后家族再遭奸臣迫害便将他们纷纷解散愿意跟着我们的就在一旁建个天官村在这里守着

    这道长也算有心村子虽不大但却一应俱全打井修筑戏台等等这样我们也便无后顾之忧天官村的人都是和我们一样为天官守墓的都是自愿而为但是这道长却是有了要求一旦墓建好之后这守墓的人便同时有了使命世代居于此不可离开并且遵循阴阳之道村子不旺不衰若是他们离开便是违了天命若是在这里繁衍茂盛那我们阴德却又受之不起怕是会适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