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05】 世外之处

作品:《灵魂当铺

    三个人走得飞快只是寇风或许是百年不动的缘故还是落在了他们后面

    钟山和浆糊率先來到了主墓之内见棺材一旁坐着两个人正是黄老太太和张卫国此时二人正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而那棺材板横在一侧那咣当之声想必便是这东西发出的声音

    黄老太和张卫国见他们从侧墓里出來一脸惊讶还未來得及说话见钟山和浆糊后面竟然跟着一个服饰奇怪的男人黄老太不由得一惊从地上快速地爬起來拿匕首冲向那人

    钟山见苗头不对待反应过來连忙阻止但还是慢了一些黄老太太已是到了自己身后速度竟然比平时还要快上一些

    只听得“啪”地一声匕首应声落地

    钟山和浆糊连忙转身看去见黄老太太正满脸怒气地瞪着寇风而寇风也是一脸厉色而手里却抓着黄老太太的手腕

    钟山连忙将二人的手分开“误会误会”

    黄老太太把目光转向钟山问道:“怎么回事”

    “你们先送开听我解释”钟山一边将二人各自拉到一边一边说道

    黄老太太和寇风这才各自后退了两步寇风自然知道这是和钟山一起的人他在侧墓里早已听到过甚至知道钟山喊她黄姑但是黄老太太却不知道她还以为是从那里面出來的一个僵尸正在追浆糊和钟山呢所以想都未想便握着匕首刺了过去

    钟山见黄老太太刚才还气喘吁吁却以那么快的速度去此寇风定是使出了全身力气不禁心里发暖搂住黄老太太的肩膀说道:“黄姑这位将军是天官墓的守护者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俩的使命是一样的”

    “嗯”黄老太太疑惑地看向寇风这个服装怪异的人也是來守墓的为何自己在天官墓这待了这么多年却从未见过他此时突然冒出來说是守墓的又如何能让人轻易信服

    “黄姑他真的是里守墓的他叫寇风在此守护了几百年”钟山急忙解释

    黄老太太一听急忙快速从怀里掏出灵符守墓了几百年不是鬼便是僵尸此时既然能以是实体将自己匕首打掉这他必是僵尸了而且还很厉害不可小觑

    钟山更加无奈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解释

    寇风此时正用奇怪的眼神盯着面前这个老太太真不知道为何初次见面这女人对自己这般敌视

    “哎呀黄姑你听我说他是活人你掏符沒用”钟山急地说道

    黄老太太猛地顿了顿忽然从钟山怀里抽出匕首看來她已是先入为主把面前这老男人当做敌人了这也难怪这墓里这般危险诡异又哪來的活人即使活人是好人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钟山忙将黄老太的胳膊抓住“黄姑你别动手听我解释”

    黄老太太见浆糊已走到了自己这边方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钟山看在眼里敢情这老太太在乎的不是我的生死而是浆糊的安危呀不禁无奈的一笑心里更加认定这黄老太太和浆糊定是有某种关系而且很是亲密不然黄老太太不能表现的如此激动

    “黄姑你还记得下面那巨大石碑上刻的那四个人的名字吗寇风、陆离、王不让、李敏堂四个武将而这位将军便是寇风寇将军他们是在这侧墓室内陪葬的但是他们并沒有死……”钟山把自己和浆糊上來后的所见所闻和黄老太太详细表述了一遍

    黄老太太听罢唏嘘不已也具道了自己的身世和刚才在洞里的事情说了一遍此时二人误会才消除纷纷抱拳行礼

    黄老太太说道:“想不到个中事情如此复杂不过我们守护天官墓却是对的不光守护的是一份承诺一份尊敬更是守护的中国的国运呀”

    众人皆点头称是

    “我和卫国刚才在下面寻找了好久直到手电彻底无电也沒再找到任何发现只是发现原來下面那洞穴并不是一个密封的竟然隐隐有风吹入想必在某个地方定有出口”黄老太太边收拾符箓边说

    “那下面本就沒什么只是有个石碑而已选择这洞具体理由我并不知道但是是为了遵循阴阳平衡之道我却是知道的”寇风说

    “那我还有一事不明”黄老太太问

    “请讲”寇风说

    “既然你说那那洞里无他物我知道那黑毛蜘蛛是那妖道所养的但是那巨蜥貌似却不是他所养可也是守护墓穴的”黄老太太问

    “这倒不是但是我要告诉你这墓穴虽小却自有乾坤想我睡了一觉竟已是几百年之久那从下面偶然进來的蜥蜴能长这么大也是极有可能的”寇风道

    对于这样的事情钟山和黄老太太并不陌生自古修道之人都会选择仙山有缘之人相见或是误入此山进去方是一日出來已是几月几年但是二人只能将那听听罢了谁也不敢奢望今生能见到一次

    既然事情已弄明白众人便无再在里面继续呆着的道理于是商量着出去

    正在此时浆糊“哎呀”喊了一声音

    众人忙把目光看向浆糊不知出了何事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已跑都了墓墙之下直勾勾地盯着一盏铜灯

    “怎么了”黄老太率先走到浆糊身边急问

    众人也围了过去

    “你们看这灯……”浆糊指着那铜灯说道

    这灯好好的呀貌似沒沒什么动静呀众人不解地问只有寇风在后面乐呵呵地笑而不语

    钟山率先看出了门道也是因为他和浆糊上來之后又一次仔细观察过的缘故原來这些铜灯在他们刚进入墓地的时候浑身锃亮并无半点锈迹而此时这铜之上竟然布满了绿色的铜锈

    “我原本想进來一趟九死一生的也沒弄到什么宝贝趁着你们都在也安全弄俩灯出去也好却发现这灯上面开始长锈了这样还能值钱吗不弄了不要了“浆糊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