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08】 沧海桑田

作品:《灵魂当铺

    四个人坐着闲聊等待天亮

    凌晨山间晨风吹起四个人竟纷纷都无寒意都闭着眼安静地享受起这难得的静谧

    不知过了多久东方开始泛起了鱼肚白视野也渐渐开阔起來此时彼此也能看清对方的模样了

    钟山站起身來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打着呵欠说道:“天亮了我们该动手了”说着便准备去一旁找丢在外面的铁锹忽然他愣住了

    “你们看”钟山惊讶地喊道

    众人本是闭着眼听钟山一说纷纷睁开了眼睛循着钟山的目光看去

    天官墓周围竟是绿意一片生机盎然

    三个人不禁也都从地上跳了起來瞪大眼睛不停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眼前的一切让大家谁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这难道就是寇将军说的墓中一日世上一年那个意思”钟山说道

    虽然在墓内寇风已说了这墓穴的玄机但是他们毕竟还沒亲身感受到而此时此刻变化就在眼前不得不让他们唏嘘感慨

    “竟然是真的”黄老太太慢慢地说道似是自言自语

    浆糊和张卫国也是兴奋异常还有这么神奇的侍寝真是闻所未闻更别说见了

    而此时他们都是经历着都是参与者

    钟山回过头看这黑洞洞的墓口深鞠一躬说道:“谢谢寇将军”

    洞里沒有一丝声音

    片刻过后钟山说道:“开始吧”说着便和张卫国三个人将那封墓青石重新抬到墓口放得严丝合缝然后挖土将石头埋好又同石头起好一气呵成

    早晨的太阳火红的颜色从地平线一窜一窜地升起像极了一个顽皮的孩子最后一跃彻底跳了出來顿时红光比刚才还要耀眼

    钟山看着那初生的太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们从墓里出來就像是这太阳新生一样重见光明的感觉难以言表

    此时天已大亮远处的一切也尽收眼底只见连绵的山上似是一夜只见纷纷铺上了一层绿毯绿的可以让人一扫愁苦

    钟山忍不住将两手于嘴前合拢朝着远处“啊啊啊”地喊了几声回声激荡甚微壮观

    黄老太太、浆糊、张卫国也纷纷效仿钟山的样子一时间山间一个女声几个男声音激荡个不停传得悠远似乎要将整个世界唤醒

    四个人兴奋不已或许是处于谜底揭开后的轻松或着是劫后余生的喜悦或许是本身体质的提升……总是四个人是兴奋的

    兴奋过后又都陷入了安静

    钟山收起东西朝天官墓望了望又把目光投向远处的陪葬墓只见墓上也都是披绿挂彩无名野花开的正盛

    “我们走吧”钟山道

    四个人下了山來一路之上积雪早已融化汇成小溪静静地往山脚淌着滋润着一切需要滋润的生物

    “以我们看到的变化估计在墓里待了一个月总是有的”黄老太说道

    “还有可能是一年呢”浆糊兴奋地说

    “怎么可能如果是一年咱们那铁锨什么的早就锈烂了真是奇遇呀奇遇”钟山驳斥道

    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便回到张卫国的家里

    由于当时出來的时候院门根本沒锁这样诡异的村子又沒有人哪里有人会进來

    推开院门院子里绿草已是冒着绿意满布每个角落踏在上面软软的进入屋内家具和炕上都落了一层浅灰张卫国忙拿起笤帚打扫了一下四个人这才坐下再去倒水暖壶里的水早已变凉张卫国这才想过來都过了这么久了水不变凉才奇怪又烧了些热水让大家都洗了洗顿时清爽了许多

    大家收拾一番又陷入了安静都明白事情结束也便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了

    片刻过后钟山开了口“既然事情都解决了我们也要动身了北京那边还等着我们”

    黄老太太嘴唇动了动却沒发出声音來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停留在浆糊身上

    “兄弟别这么着急吧不如休息几天再走难得可以轻松了”张卫国说道他心里也是百般不舍

    “不了时间紧张未來我们还不知道要遇到多少事情……要不你们跟我们一起走”钟山道

    “不了不了我老太太还是留着这里吧我也习惯了这里大不了我去乡里老房子里生活你们要多加小心这一路之上凶险异常钟山灵界之事是除不完的你要找到一个平衡的杠杆那便已是很不错了我知道你身负重任浆糊跟着你你们要互相帮助互相关爱都要好好的”黄老太太还未等钟山话毕就说道眼里隐隐泛着泪光

    张卫国也是摇摇头“我的家在这里我的媳妇我的父母我要守着他们我留下招呼黄老吧”这些日一起度过他已渐渐改口了

    浆糊本是自己把玩着那块玉佩听黄老太太此话竟莫名地有些难过抬起头看着黄老太太“黄奶奶……”眼睛竟是含着泪花

    黄老太太见浆糊这般眼泪也开始啪嗒啪嗒地落了下來将浆糊的头抱在怀里:“乖孩子听你钟叔的话凡事别不过大脑多想想你爸也上年纪了记得多给家里去信被让家人惦记”

    浆糊抹着泪点点头忽然觉得此时在黄老太怀里的感觉很温暖竟像是母亲抱着自己一般

    钟山都看在眼里想黄老太太既然和浆糊有关系为何不在此时挑明呢难道将这秘密一直隐瞒下去吗想到此钟山就想提醒黄老太太

    “黄姑……”话刚吐出來想了想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怎么了”黄老太太问道

    “啊……您说过去我家做客去看看我父亲和我爷爷的”钟山转变了话題既然黄老太太自己不说那定是有她的道理顺其自然吧不去挑明的好或许这样才是黄老太太最想要的生活

    “这是一定的我还会看看你的那漂亮的未婚小媳妇儿想了吧”黄老太擦干眼泪笑着说

    钟山也是笑着重重地点了点头脱下皮袄换上了一件春衣

    浆糊也跟着换了衣服

    “浆糊我们该走了”钟山道

    越是分别时话语越是迟四个人竟一时沒了话万般的不舍都在眼神里张卫国搀着黄老太在后钟山和浆糊在前一直过了戏台才依依不舍分开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钟山咬咬牙头也沒回带着浆糊毅然朝南走去

    春风荡漾绿意盎然太阳已生起很高注视着匆匆赶路的这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