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11】 途径祖坟

作品:《灵魂当铺

    “谁知道呢这才是火大的地方嘛想知道我奶奶到底有什么愿望可是她又不说就是赖在我妈是身上不走你说让人着急不着急我妈都皮包骨头了再这样下去恐怕沒多少天的活头儿了”张小懒说道这里眼圈一红又开始落泪

    “好了小……小懒我就这么叫你吧难道你们这附近就沒什么人能看这东西吗”钟山说

    张小懒抹了抹泪抬眼看着钟山“以前是有这不是前面那十年破四旧打到一切牛鬼蛇神死的死活着的现在根本不敢出山其实说实话我也不信上身这种事儿学了这么多年马列唯物主义怎么可能有鬼神之说呢可是我妈妈的确奇怪已沒法用过唯物论用科学來解释了”

    钟山心里咋听这话很是别扭你不信干嘛还说这么半天转念一想这也难怪她们大学生学习的不就是无神论思想吗而且她也意识到科学已无法解释这件事情了

    “好了我现在已基本能够断定是什么情况了带我们去你家看看吧”钟山说

    张小懒一脸疑惑:“怎么你还真会驱邪呀”眼神里分明充满了不相信

    “你不信呀?你不信还和我们讲这么多”钟山明显被这张小懒搞得心情很不爽

    “我原本就是心里难过嘛又不能守着我爸哭怕他难过又沒诉说的人所以既然你问我就把你当倾诉对象了呀看你这人长的还算标致不像坏人”张小懒眨巴着无辜的眼睛说道

    张小懒的一席话把钟山弄的哑口无言这女孩也太单纯了吧……难道女大学生都是这样长得标致就不是坏人了

    “好吧也许我真的可以帮你”钟山无奈地从身上掏出一张符算是來证明自己的身份

    “这是什么呀”张小懒盯着钟山手里这张上面画了乱七八糟红线的黄纸不解地问道

    钟山彻底崩溃了

    “这是符好不好这是驱邪的符”钟山实在是无奈了简直是喊出來的

    “好吧是就是呗我又沒有见过干嘛朝我吼呀”张小懒不温不火无辜地说道

    “好吧好吧我错了小懒姑娘都是我的错那我现在一本正经地告诉你这是道家所用的符箓是专门驱邪用的这上面红色的东西是用朱砂笔画的符文不同的符有不同的用处不知道现在明白了吗”钟山耐着性子说道

    “哦”张小懒似乎漫不经心地答道

    钟山彻底抓狂了忽然听到后面“噗嗤”一声钟山猛然回头他知道定是浆糊偷笑

    果然如此只见浆糊正捂着嘴眼睛已笑得睁不开整个肩膀剧烈颤抖着然后再也忍不住将手放了下來哈哈大笑起來笑得满脸通红脸上出汗直不起腰來

    钟山还很少见到浆糊这样笑尤其是在自己尴尬出丑的时候不禁恼火:“笑个屁你不怕笑死呀”

    浆糊还是忍不住笑指着钟山笑得说不出话來

    原來是浆糊眼里钟山一向都是聪明受人尊敬的钟山出丑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见到他那尬尴样儿实在忍不住了

    钟山彻底被这俩人搞得无奈透顶只好对张小懒说道:“现在信了不?”

    张小懒站起身來“算了就相信你一次吧”

    钟山急得直想抓头发

    张小懒在前钟山和浆糊在后三个人踏过那座木石桥沿着小路朝村里走去

    小河是从西北朝都东南流向村子在小河东边此时放眼望去村子里屋顶上的炊烟越來越多唯独有一家屋顶还沒动静钟山凭直觉感觉那便是张小懒家

    这半平原地带看着挺近的距离实际走起來却沒那么近了走了十几分钟三个人还沒走了一半的路程

    浆糊在挨了钟山几脚之后也已停止了笑声此时见路还远肚子又不争气地“咕咕”叫了两声然后开始捂着肚子抱怨起來:“这还得走多远啊”

    钟山回头瞪了他一眼“自己不会看村子就在那发挥你那千里眼的长处算算我们大约还得走多久”

    钟山这么说无外乎是为了转移浆糊的注意力不然以他那性格接下來那半截路程非得让他念叨死

    浆糊还真听话真站住脚步认真打量起來

    张小懒一旁捂着嘴“噗嗤”笑了一声然后又连忙闭嘴板起脸

    钟山看在眼里心道这小丫头倒是好玩和李玉婵虽然都是美女但是美得却是大不同

    又行了几分钟路程钟山发现路边不远处有坟茔几十座都是最普通的民间坟头坟不大坟前有墓碑这么多坟略看布局钟山便知道这是一个家族的坟地了

    张小懒见钟山盯着坟地看不由得地说道:“一个坟地有什么好看的”

    “这坟地可是你们张家的祖坟”钟山问

    “是呀是又怎么样按照我奶奶的说法我又入不了祖坟”张小懒抱怨地语气答道

    “老祖宗的传统了不必计较这个”钟山说着但是脚步却停了下來

    “我说你这人都中午了你看就看吧咋还停下來了”张小懒问

    钟山沒有说话而是径直朝坟地里面走去

    “你去干嘛”张小懒后面问着也追了上來

    “容我看看”钟山说着便登上了一头最高的坟头那定是这家族的祖坟无疑

    钟山站在祖坟上面朝那片坟地挨着看去眼睛忽然停在了一片靠边是新坟上面

    “我问你你奶奶的坟是哪一座”钟山问张小懒

    张小懒也爬上那坟头然后指着那座新坟西边的一座上面有些枯草的坟说道:“喏那个就是我奶奶的坟”

    钟山“哦”了一声然后跳下坟头就朝到走那座坟前但见墓碑之上刻着张刘氏之墓原來张小懒的奶奶你娘家姓刘这在以前结婚后女方便沒了名字纷纷都以xx氏來称呼墓碑和家谱之上也都是冠上夫家姓氏而已

    只是这墓碑之山之是刻了一个名字难不成张小懒的爷爷还活着心下想道若是还活着那便容易解决了

    想到这里钟山忙问:“你爷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