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14】 奶奶说话

作品:《灵魂当铺

    “再说我我是个女孩不假难道你不是从女孩过來的我真不知道你年轻的时候是不是家庭也是和我一样遇到自己的爷爷奶奶,当你打招呼喊奶奶的时候他们也是爱答不理的呢?"小懒越说越激动

    “小丫头沒大沒小有你爸在这里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的份儿!"小懒的母亲说道

    小懒父亲慌忙将小懒拉着重新跪下來然后忙磕头道:“孩子小您别和她一般见识你到底有什么要求就和我说我满足就是你”

    “沒要求”小懒的母亲嘶哑着嗓子喊道

    “什么沒要求”钟山本是在一旁静静地听着想要听听事情的來龙去脉却沒想到是家常里短的事钟山本无意去管只想着一会把她送走便是了清官难断家务事所以一直沒有插话此时听着这小懒的母亲奶奶忽然喊到沒有立马呆不住了刚还说是有问題现在又说沒要求玩我呢

    钟山故意咳嗽了一下吓得小懒母亲浑身一哆嗦钟山心里一喜这小小的细节还是告诉自己这上身之人是怕自己的

    小懒母亲见钟山咳嗽本來还想说话此时头便钟山那边侧了侧不再说话身体也啪嗒一声重新躺倒在炕上小懒父亲以为出了什么事忙起來去扶发现还有呼吸这才放心但是无论怎么呼喊都不再有任何反应似是沉睡一样

    钟山将那面镜子收起來特意不直接去看窗外而是通过镜子的反射观察外面的情况

    外面大家见人又重新躺了下去也沒想象中的哭闹等不由得纷纷摇头表示失望而那个二叔见小懒母亲的身体又重新躺了下去也沒说什么便嘴角微微一扬转身离开了

    钟山透过那面镜子看了个仔细心道这二叔必然有事儿

    小懒父亲见媳妇躺下后又和以前一样不由得着急抓住钟山的胳膊急切地说道:“人怎么又昏过去了”

    钟山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小懒母亲然后说道:“沒事沒事”

    直到此时外面的人见沒有热闹可看了便三三两两地散去了或许是中午吃饭的时间不到一会儿院子里便空空如也但是钟山的名声却开始逐渐传开了

    直到此时小懒和父亲才对钟山另眼相看想不到年纪轻轻真有一些本事只是到底能不能把邪给驱除了还不清楚

    此时大家才算是刚有时间坐下來说话

    钟山向二人又做了便自我介绍姓名家在何处又把浆糊介绍了一下当然他把最主要的事情隐瞒了总不能说我是家里是驱魔世家我现在去斩妖除魔的吧不把人吓一跳也得被人当神经病只说这驱邪手段是从小跟家里学的很简单

    浆糊在钟山介绍自己的时候一点沒有表现出配合的意思因为他又饿了带的干粮在早晨就吃完了上午又玩闹一通消化的快此时他正捂着肚子肚子里“咕噜噜”地叫着

    小懒见浆糊这般样子忙问:“浆……浆糊好奇怪的名字你肚子怎么了肚子疼么吃坏东西了厕所就在院子里喏那个就是”

    钟山“噗嗤”一声笑了出來和浆糊一起这么久他最明白浆糊表情动作代表了什么意思此时见小懒如此一本正经地说话不由得笑出声來这也难怪这浆糊每次饿的时候表情扭曲得和肚子疼便秘一样也难怪小懒这样认为

    钟山笑得刚一出声马上意识到场合不对忙板住脸

    小懒和父亲奇怪地看着浆糊“钟兄弟不知道你这笑什么呢”

    钟山忙摆摆手说道:“还不是这活宝的事他不是肚子疼他是饿了每次他饿的时候就是这副德行”

    小懒父亲一听忙说道:“哎呀真是的人一着急就把这事给忘记了光想着好不容易來了高人赶紧给小懒她娘看看我就做饭去"

    小懒看着浆糊然后说道:“你是不是饿的好厉害啊?"

    浆糊狠狠地点了点头

    “哦我说呢咋一脸这么痛苦的表情”小懒似是略有所悟地说道

    钟山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懒父亲从外外面抱着一捆干柴丢到灶台前一边准备做饭一边试探地问钟山:“钟兄弟你看小懒她娘……"

    钟山知道这是担心自己沒有水平将她身上的邪给驱除自信地说道:“放心好了我现在之所以不强制驱除一方面是因为上身的是你母亲被上身的又是你妻子若是强制必然两败俱伤对你母亲的魂魄对你媳妇的身体损害都大二则我见你母亲心中似是在堵气虽然不说但是我作为旁观者能隐隐听出些门道來”

    小懒父亲长叹一口气“唉我这个娘呀一辈子不容易挺聪明的一个人却在男女的事上一直犯糊涂转不过弯來这都什么年代了城里都开始宣传计划生育了女娃娃也都去读书还能做官为国家做贡献”

    钟山点了点头“老思想不好改变呀或许是她自己一直内疚呢我听小懒说奶奶在世的时候看到邻居家兄弟好几个心里就抱怨不该让你父亲去抗美援朝不然你兄弟也一定是好几个了那样你也不会孤单而你家也不可能只有这么一个闺女成了绝户了”、

    钟山说完“绝户”这两个字忽然后悔了这分明是带有歧意的一个词绝户顾名思义就是户灭绝了在这个讲究传宗接代人丁兴旺的民族说这两个字无意于是最恶毒的诅咒了

    钟山忙歉意地看着小懒的父亲道歉道:“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钟兄弟你多虑了这个词我早习惯为什么家里出事这么多人來看热闹还不就是因为我家沒有帮手好欺负嘛平日里寒暄招呼面儿上过得去真到出事了才能看出谁和谁离得更近你瞅瞅刚才有几个贴前帮忙的?还不都是看热闹”小懒父亲气愤地说道

    小懒见父亲生气忙走过來挽住父亲的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