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15】 村口谈话

作品:《灵魂当铺

    小懒父亲见闺女过來了脸上的怒火顿时消减了大半继续说道:“我们这的人啊貌合神离你看着表面上和你嘻嘻哈哈实际到了正事上不是至亲谁也不往前凑合”

    通过刚才的事情钟山已是看出些门道心想都说越往南方越聪明尤其北京天津天津一代所谓的“京油子卫嘴子保定府的狗腿子”这还沒到大北京城呢难道就带了这样的痞习

    钟山点了点头笑了笑并沒有说话对于这样的事情还是少发表看法为妙毕竟一方水土一方习性自己一个外來人沒有资格对当地评论是非

    小懒的父亲意识到自己和钟山抱怨这些也沒意义便忙蹲身去生火做饭这里放下暂时不表

    小懒此时脸上虽然喜怒未露但是心里对钟山可是疑虑重重趁着这个功夫找了个借口便和钟山走到院外浆糊在屋里看到小懒带回來的两本画册一时看得入神便沒有跟着出來

    村头正是中午的时间或许是大家都在吃午饭、休息的时间一个人都沒有只有钟山和张小懒二人并肩慢慢走着

    这是除了李玉婵之外钟山第一次和别的女孩单独相处而且又是这么漂亮的女孩不由得心里紧张的和揣着兔子一般

    “钟……钟山”小懒说道

    “嗯……”钟山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紧张得脸上直冒汗

    “你怎么了怎么还出汗了呢”小懒问道然后随手自然地掏出一块手绢递给钟山“快擦擦”

    钟山看着小懒递过來的手绢似是丝质布料洁白柔滑还带着些许花纹似是有香气扑鼻不觉愣住忘了去接

    “咦你这人奇怪不奇怪不擦算了看你帮我家的面上让你用用我手帕还不领情那算了”小懒生气地将手帕收了回去揣进衣服兜里

    此时钟山才反应过來刚要伸手人家却缩了回去但是手却是伸出了一半忙抬起胳膊将手放头上使劲挠了挠尴尬一笑

    张小懒看着钟山这窘迫之相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出來

    钟山经她这一笑更是手足无措心里着急:我钟山什么时候有过这种囧样儿淡定镇定钟山自我暗示内心催促着自己要想淡定下來必须得转变话題便被动为主动想到这里钟山开了口

    “小懒姑娘不知道你把我喊出來有什么事情沒有”钟山强作淡定地问

    “当然有了我现在对你抱有严重的怀疑”小懒一板一眼慢慢地说道

    “啊你怀疑我什么”钟山忙问

    “怀疑你是个骗子”小懒一脸严肃

    “唉我说你开什么玩笑凭什么怀疑我是骗子你哪只眼看我像骗子真是莫名其妙”钟山顿时有些恼火这是对自己人品和能力的否定不可不辩

    但是说实话或许是钟山想在小懒脑子里形成一个好印象吧此时人家一旦提出影响好印象的事他便着急丧失了理智这搁在以往很多时间即使惹到钟山他都不带生气的

    小懒可不管他恼不恼仍然慢条斯理地说:“你说你不是骗子那好那你告诉我你会驱邪你怎么沒把我妈治好”

    钟山一愣然后笑着将自己的理由告诉了她

    “哦这样啊”小懒似有所悟地点着头

    “若是强制驱除的话我估计你奶奶的怨气会更厉害我收了这魂魄也沒关系但毕竟是你奶奶我和你说我要把你奶奶的魂魄打个灰飞烟灭你愿意吗”钟山说

    “当然不愿意那毕竟是我的亲人虽然不待见我们吧可我们得孝顺老人不是不和她一般见识”小懒嗓门提高八度说道

    “那就是了其实我发现你奶奶上身好像还有别的原因”钟山忽然压低声音说道

    “什么原因难道不是死了还忘不了我妈回來再欺负她”小懒忙问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是你想想你奶奶死了多久了”钟山问,因为进村之前他特意看过小懒奶奶的坟地已有两年之久上面已是青草遮盖墓碑之上刻着生卒年此番问话自然是明知故问目的是让小懒自己能感悟到什么

    “我奶奶死了两年了呀怎么了”小懒不解地问道

    钟山不说话一直盯着小懒

    “看我干嘛”小懒瞪了钟山一眼

    “你想想死了这两年了之前你奶奶上过你母亲的身沒有上过别人的身沒有”钟山引导着小懒说道

    “沒有呀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就上了我妈的身还不依不饶这是要把我妈置之死地的节奏啊”小懒抱怨道

    “从表面來看你奶奶是缠上了你母亲但是她的话里一直在强调着不孝你不感蹊跷”

    “蹊跷什么呀她活着的时候就天天不给我和我妈好脸色这个时候骂不孝还不是正常不过”小懒不屑地说

    “那你告诉我什么是不孝”钟山追问

    “不孝呀多了去了凡是不顺她心的都是不孝反正我爸妈还有我都不顺她心估计就沒孝顺的地方吧”小懒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则是无奈

    “具体呢说说看"

    小懒斜着眼看了看钟山然后说道:“都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家就我一个闺女这不就是绝后了嘛这就是大不孝顺”

    “还有呢”

    “不给老人吃饭不给老人睡觉的住所……多了去了”小懒手扬了扬不耐烦地说

    “这就是了”钟山话里略带兴奋

    “什么意思”小懒听钟山这么莫名奇妙地一句搞得迷瞪了顿了顿说道:“什么意思啊我可告诉你我爸妈对我奶奶那可是极大的孝顺好吃的绝对先紧着我奶奶吃住的也是最好的一间屋子冬暖夏凉还时不时给她屋里通风打扫你这话什么意思呀”小懒这话的语气分明是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