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16】 鬼身不食

作品:《灵魂当铺

    “你先别急呀我不是这个意思听我慢慢给你解释”钟山见小懒急了心里顿时有些慌乱忙说道

    “能不急你有什么事直接说不行?还一个劲儿地问问问我要是都知道我还用你干什么我早把我奶奶从我妈身上拽下來了”小懒怒道

    “呃……好吧”钟山真是哑口无言这丫头虽然外表很是俊俏可肚子里满是火一点就着“咱们进村的时候我不是看了那座新坟了嘛那座坟地可是对你奶奶的坟有影响更准确地说是对你家有影响"

    “什么”小懒分明是不相信钟山所言在她眼里人死了就是死了一座坟地能有什么影响

    “那座新坟冲了你家的风水”钟山低声说道

    “嘁……”小懒一脸不屑“一座坟就能影响风水?那周总理的骨灰还撒在大海里呢毛主席的遗体还停留在纪念堂呢那么多革命先烈都葬在八宝山呢怎么也沒人提风水一说”

    钟山让小懒说得有些无奈“既然你不信干嘛还相信中邪”

    “我……”小懒顿时哑口无言

    钟山见小懒脸上露出窘态只好话锋一转说道:“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我让你母亲从炕上坐起來的时候窗外的那几个大汉”

    “注意到了别提他们都是看热闹的主儿”提到这个小懒也是有些生气

    “不不不还真得提一个人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你喊他二叔的那个”钟山忙说

    “嗯你……你是说他……”小懒顿生疑惑然后压低声音问

    “是的他有问題”

    “有问題?我妈被上身能鬼有问題吧和活人能有什么问題”

    “你沒注意他那表情别人都在议论纷纷只有他趴在窗台上仔细地看着里面你母亲不说话倒下之后我估计沒有继续喊起來赶紧收了而是要看看这个所谓的二叔什么表现果然他嘴角微微一笑然后走了看來是他担心的问題沒有暴露”钟山分析道

    “他担心的问題”小懒重复了刚才的话

    “沒错不然他不会那种神态你说的那个是张爷的新坟那个张爷和他是什么关系”钟山问道

    “张爷是这个二叔的父亲啊”小懒答道

    “好了事情到这里弄明白了”钟山似是自言自语道

    “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呢真不明白你说的什么意思”小懒一旁说着很是无聊的样子

    “容我好好想想该怎么去解决这件事情”钟山说道

    其实也是张小懒太沒过大脑钟山已有所提示但是小懒还是沒往那边想换做另一个心思缜密的人或许早已猜到怎么回事了

    此时小懒的奶奶为什么会上小懒母亲的身理由钟山已基本明白了原因很简单就是小懒家被欺负了

    正在此时小懒的父亲喊他们二人赶紧进屋吃饭小懒的父亲先是盛了一碗放都一旁凉一凉然后又给大家纷纷盛好熬的菜粥粥里放了盐和青菜油喝起來香香的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儿

    席间小懒父亲问起如何驱邪之事钟山说驱邪容易善后才最关键且等自己安排吧

    钟山本想把事实告诉小懒父亲可是考虑到他以后还得在这村里生活总需要个良好的外部环境所以闭了嘴

    小懒父亲试了试最先盛出來的那碗粥发觉温度已可以接受然后一只手端着一手见小懒母亲的头垫高小懒很配合地过去将汤匙舀了一勺汤递到母亲嘴边

    此时小懒的母亲嘴巴和眼睛都是紧闭的又怎么可能去吃只见那汤灌到嘴里又沿着嘴角流了出來一点儿不进

    小懒父亲将碗放到一边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朝钟山和浆糊勉强一笑:“这都一个多月了一直这样只能时不时给她输些淡盐水、葡萄糖什么的补充营养”

    钟山点了点头此时浆糊正呼啦哗啦地自己喝着汤哪里顾得上理这话

    小懒将汤匙放到碗里眼泪也啪嗒啪嗒落了下來

    钟山见此情景说道:“你们的办法不对此时阿姨是得了撞客鬼上身你给她吃东西得根据鬼的习性鬼善食香烛夹生饭的你给他全熟的饭她自然不吃”

    小懒和父亲看向钟山似是发现了救星一般小懒父亲问道:“那该怎么办?这一个大活人我总不能给她喂蜡烛、夹生饭呀”

    “这我明白容我想个办法”钟山一边说着一边凝眉深思起來

    “哎呀那你快点想呀"小懒一旁也是催促别父亲连忙制止“别这么沒礼貌”

    小懒极不情愿地“哦”了一声安静下來

    浆糊稀里哗啦地自顾自地喝着菜汤对他们的对话可以说基本沒有在意此时已是喝道了第四碗照这个节奏下去别人怕是沒吃多少就都被他干掉了

    钟山这个时候也不好发脾气只是低声提醒浆糊:“你吃东西慢点沒人和你抢你看小懒和叔叔都还沒吃呢你别一管不顾的”钟山说完朝小懒父亲尴尬一笑

    “不妨不妨能吃是福不够我再去做”小懒的父亲连忙摆着手说

    浆糊吃的正香哪里听得进去钟山这话从家里出來到现在这么久了浆糊感觉就沒喝过这么好喝的汤于是头也不抬说道:“你不吃还不让别人吃呀?”

    钟山正要发火忽然心里灵机一动转身看了看炕上躺着的小懒母亲然后笑了笑对着小懒母亲说道:“你不吃还不让别人吃呀难怪你婆婆骂你不孝顺”

    小懒和父亲听到浆糊这话忽然愣住了

    小懒更是大怒扯开嗓子就骂:“你什么意思呀?吃着我家的还指责我妈你什么意思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妈不孝顺”

    浆糊被吓了一跳碗沒拿稳咣当一下掉到桌子上面撒了一半

    钟山回头看着小懒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