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17】 借身饱腹

作品:《灵魂当铺

    小懒本是个暴脾气见钟山还笑气更是不打一处來

    钟山见小懒真急了连忙说道:“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我找到让阿姨吃饭的办法了”

    小懒和父亲纷纷瞪大了眼睛看着钟山:“什么办法”

    “借身饱腹”钟山说道

    "什么意思”小懒不解地问

    “就是让别人替阿姨吃饭”钟山说道

    “那有什么用别人吃了还不是别人的能代替我妈吗”小懒顿时失望地说道

    “听我慢慢道來”钟山一边示意他们跟着自己出來然后回头看了一下小懒的母亲

    四个人到了院子里钟山压低声音说道:“这还是浆糊提醒我的你不吃还不让我吃呀此时你奶奶的魂和你妈妈的身体处于一个不协调的状态为什么这么说呢一般情况下得了撞客的人都是高烧不退然后身体言行举止都和死者是一样的那样叫完全控制而你妈这不一样她很少哭闹也不吃不喝这是因为她还有些意识在暗暗地和你奶奶较劲儿你奶奶占了她的身体但是你妈也不让她为所欲为來祸害你们”

    这话刚一出小懒的眼泪又止不住了嘴唇哆哆嗦嗦含糊不清地喊着“妈”

    “这傻媳妇儿呀这是何苦呢都是亲娘即使再不待见咱们也不会害咱们呀干嘛和咱娘较劲呢”小懒父亲急得直跺脚

    “所以我现在的办法就是暂时让你媳妇的魂魄转移出來换别人的魂魄进去然后代替你媳妇吃饭其实你奶奶也饿她也需要吃东西但是因为附在你妈的身上你妈不开口她便吃不了所以骂你们不孝顺也是可能的”钟山说道

    “原來是这样那事不宜迟恳请钟兄弟施法”小懒父亲急切地说道

    钟山看了看浆糊然后诡异一笑问道:“吃饱了吗”

    浆糊以为钟山要埋怨自己忙嘟囔着道:“饱了”

    “真的吃饱了我要听实话这么好喝的菜粥你不想喝了”钟山又问

    “那个……那个嘿嘿其实我还能喝两碗”浆糊不好意思地说道

    钟山哈哈一笑“我给你安排个任务怎么样”

    “什么任务随便安排”浆糊摸着圆鼓鼓的肚子说道真是人吃饱了好说话

    “你替阿姨吃点东西吧”钟山说

    “什么意思我这就再喝两碗去”浆糊说着便要往屋里跑

    “回來我是说你的魂魄到阿姨的体内控制着阿姨吃些东西”钟山解释道一边观察着浆糊的反应

    “啊我不去”浆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

    别说浆糊被吓住了此时此刻小懒和父亲也被钟山这话给吓了一大跳这话听起來简直就是匪夷所思的让两个活人换魂这只有在志怪小说里才有的情节竟然被钟山说了出來

    “钟兄弟我不懂你这话的意思你是说……”小懒父亲问道

    “是的然阿姨和浆糊魂互换奶奶不是占着那个身体不出來嘛那我就让阿姨的魂魄先出去让浆糊顶上去”钟山说道

    小懒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浆糊然后说道:“这么胖还是个男的得多……”最后一个“脏”字沒有说出來最关键的便是浆糊是个男的若是一个女的魂魄进了男的身体然后感受自己每个地方的变化会……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小懒想到这里脸红到耳根后面而且这浆糊看着憨憨若是对自己母亲身体动手动脚那岂不是让他赚了便宜

    想到这里小懒说道:“我能和我妈互换吗”她想着这样最起來还是两个女人身体互换不至于那么尴尬而且为救母亲女儿挺身而出也是理所应当的

    “不可以”钟山严词拒绝

    “为什么那我爸呢”小懒又问

    “叔叔也不可以且听我说我之所以选择浆糊是因为他是纯阳之体阳气正是最盛的时候正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这个时候邪气是无法抵抗的他的魂魄进入阿姨体内之后可以抵御住奶奶的魂魄若是一般魂魄阳气不够被奶奶的阴气克制住那她岂不是要到处找蜡烛吃你母亲是因为一直坚持着对家的保护的强烈的意念才勉强和你奶奶保持平衡谁也动不了谁别人可不行而且选择一个阳窍也有助于你母亲阳魂的保护所以说非浆糊莫属"钟山解释道

    小懒和父亲相视一番表情复杂

    钟山话已说明白只能他们是否同意了

    片刻之后小懒父亲似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说道:“好就这么办你说该怎么弄就怎么弄不然人早晚得饿死"

    小懒虽是万般不乐意却也是沒有办法正如父亲所言这都水米不进一个月再不吃东西那人还能活几天呀?

    “那你呢”钟山转头看着浆糊虽然笑眯眯地问道但是眼神里却是命令

    浆糊跟着钟山这么久自然明白他这眼神的意思不容抵抗同时他也感觉这也是挺好玩的事自己的魂进了一个女的身体……想到这里他便也点点头“好吧我同意”

    “好那事不宜迟叔叔我需要你准备一只大公鸡一碗夹生饭三炷香两根白蜡这是给奶奶准备的同时黄裱纸一沓水碗两个一个装水一个不装”钟山对小懒的父亲说道

    小懒父亲应诺之后便着手准备这些东西

    小懒和浆糊站在一旁问道:“我需要准备什么”

    “我需要你的头发”钟山说道

    “要我头发干嘛"小懒一边问一边还是拿起剪刀准备将那大辫子剪下來

    “不用那么多一根就够啦”钟山慌忙阻止这么好的辫子剪掉就真是可惜了

    小懒拔下一根头发递给钟山钟山将两头各自系在一根筷子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