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21】 刀兵相向

作品:《灵魂当铺

    小懒被此时怪异的气氛吓住了不觉压低声音问:“哪里有我怎么看不到”说着眼珠两边乱转试图发现些什么

    浆糊和小懒父亲也是一脸疑惑

    钟山指着一旁的高粱秸秆“我说的就是这东西”

    “钟叔你能别这么一惊一乍成不这沒病的让你吓出心脏病心脏病让你吓出精神病來”浆糊一旁说道

    “就是你这人真是的”小懒接着话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我可以用那高粱杆可以來代替尸体”钟山解释道

    "那还魂又是还谁的魂”小懒又问

    “还那个张爷的魂”钟山诡异一笑这笑自己沒发觉什么但是浆糊却是看得心惊讶心想可是从未看到他这样笑过

    “这怎么可以呢这张叔是去年年底刚死了到现在刚过了五七沒多长时间好不容安定下來你却又给招个上來……我娘还沒送走你再弄个那不是乱套了吗”小懒父亲忙摆手

    “放心吧叔叔我自有分寸也不会真的用他的魂但是我要让他儿子们见到他”钟山安慰道

    小懒父亲疑惑地点了点头虽还不明白什么意思但是钟山既然说了沒事那权且听他一回

    “那我们该准备什么”小懒问

    “浆糊你和叔叔去那把那捆秫秸给我弄到屋里來小懒准备两把镰刀咱们炸草人"钟山吩咐道

    话说完大家虽然还不明白钟山究竟要做什么但是手下却沒减慢迅速分工合作因为这钟山还出去特意将大门从内关的严严实实用门闩插紧防止别人进來看到

    大约忙活了近一个小时按照小懒父亲的记忆中张爷的身高和体型四个人扎出了一个类似的轮廓有头有四肢躯干

    钟山拿过那件张爷曾经穿的衣服小心翼翼地给这草人套上然后看到墙角挂着一顶半旧的草帽也给它戴上了然后四个人便走出一米开外细细打量起这个“作品”

    “嘿你还别说咋一看这身高体型还真的有点儿相似”小懒父亲兴奋地说“不过这毕竟是个假的呀难道你还能让他活了不成”

    “沒错等到半夜的时候我就偷偷地让他活起來”钟山说

    浆糊似是忽然想起一件事然后压低声音问钟山:“钟叔你该不是和黄奶奶学的这个吧?她能让纸人动你能让草人动”

    “不一样的她那是请金仙那是仙的范畴來抵御邪祟鬼怪的我可沒那本事也沒來得及和她学习也罢都是随缘的事我这却不同我打算御鬼所以比那简单多了别忘了咱们鬼可是有的是”

    小懒见浆糊和钟山嘀嘀咕咕便扯开嗓子说道:“你俩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呀还要背着我和我爸说难道要做什么坏事"

    钟山无奈心道这小懒虽然漂亮头脑也很是聪明但是未免有些小心眼儿凡事太容易往坏处想了不过话又说來这样对女孩也有好处毕竟这是自我保护意识强的体现”

    但是小懒既然又误会了这个解释还是很有必要的钟山想了想心道早晚都是让他们知道与其等到半夜的时候吓他们一跳还不如现在提起和他们把如何操作说了让他们好有个心理准备

    想到这里钟山说道:“叔叔小懒我想我有必要和如何做这件事和你们说清楚”

    “好啊求之不得呢”小懒高兴地说

    小懒父亲也是一脸期待

    “其实我说的借尸还魂借得是这个尸还得是另一个鬼魂那个魂就在我这”钟山掏出藏魂瓶

    小懒和父亲都是吓了一跳“在哪里”

    “你俩别怕在我这里面”钟山举了举手里的藏魂瓶然后说道“这叫藏魂瓶是专门收鬼的里面能装很多这里面装了我不少鬼兄的魂魄不过你们大可以放心这都是好鬼不然我早将他们打得魂飞魄散了今晚我就要招出我一个鬼兄上了这秫秸假人的身去张爷的儿子家”

    “什么鬼……”小懒和父亲都瞪大了眼睛不自觉地都往后退了两步

    钟山本就担心这情况看來果如自己的猜想不过庆幸自己现在就说了不然晚上总不能背着他俩去做这个事到时候给他俩看到估计更害怕

    钟山刚要解释小懒的父亲突然捡起地上的镰刀指向钟山“你到底是什么人”

    浆糊本來看到小懒父女吓成这样感到好笑忽见镰刀竟然指向了钟山不禁忙冲到他身边拔出匕首也对着小懒父亲:“你想干什么”

    钟山暗道不好这下误会大了竟然搞到刀兵相向了忙按住浆糊胳膊将手压了下去:“浆糊不得无礼赶紧收起來”

    浆糊瞪了小懒父亲一眼才很不乐意地将匕首收了回去

    别看小懒平时骄纵跋扈像个女汉子一样此时到了真格的时候早已吓得浑身哆嗦眼里含着泪紧紧地抓着父亲的胳膊一句话说不出來

    “叔叔小懒你俩别这么激动行不行我说了我能驱邪你也见到我的本事了怎么就不能抓个鬼呢我刚才也说了这瓶是藏魂瓶是专门藏好鬼的一般恶鬼让我遇到我就直接给消灭了的我就是考虑到怕你们半夜知道比现在还害怕那我们的计划就沒法实施了”钟山解释道

    “那你告诉我到底这计划是什么?为什么用这个就能让我娘主送离开我媳妇的身体?"小懒父亲并沒有放下镰刀而是继续问道

    “好吧我本不想说考虑到你家毕竟还在这村子一直待下去邻里还是以和睦为主你不知道这事便能少了很多隔阂既然你不信我那我便说了吧……你家奶奶的坟地出了问題”钟山顿了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