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25】 夜半鬼训

作品:《灵魂当铺

    一个男声含含糊糊地说道:“干嘛啊这大半夜的你捅咕我干什么?睡觉”

    这男声结束然后传來一声长长的男人呵欠声音

    “我真的听到有人喊你名字呢”女声又说

    “这大半夜的谁不睡觉有毛病喊我你睡糊涂了吧”男声沒气地说

    那女声音沒有说话而是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又低声似是自言自语道:“我真的听错了”

    “赶紧睡吧”男声含混地说着

    小七知道这是张老二和他媳妇待沒了声音他又开始喊了起來:

    “老二……老二……”

    张老二和媳妇一起“腾”地一下都从被窝里坐了起來然后互相看着“是有人”

    张老二刚要开口答应忽然被媳妇将嘴捂住:“不要命了!你沒听说夜半叫名人不应吗这声音这么阴森森地兴许是不干净的东西吧你要是答应了就把你勾走了”

    张老二媳妇说的有板有眼头头是道直说得张老二浑身冒汗

    “老二……老二呀开门呀……”小七见目的已初步实现继续喊道

    “你……你……你是谁”张老二声音颤抖着说

    此时这二人可是坐在炕上这声音可是真真切切地传到耳朵里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而他们心里定是有鬼不然不可能吓成这样

    小七心里一笑然后继续喊着:“老二呀老二我好冷呀快开门让我进去呀”

    “你……你到底是谁呀”张老二的媳妇也忍不住喊了一声儿但是声音早已吓得变了声儿

    “你们这不孝顺的东西害我在地下受寒冰之苦这是要冻死你爹呀”小七故意装出很痛苦的声音

    “你……你是爹”张老二哆哆嗦嗦地问道“爹你怎么了回來了”说着就要下炕去开门

    媳妇一把将他拽住“爹已死了你去干什么”

    张老二差点儿沒从炕上跌下去然后轻轻地爬到出窗户这掀开一点点的窗帘此时虽然沒有月光但是院子里毕竟比屋里要亮堂一些此时二人也不敢开灯

    借着月光张老二看到窗外果然站立着一个人看轮廓果然和父亲一般无二而且那衣服也是一样

    张老二吓得面失血色拉着媳妇的胳膊慌忙跪在炕上直磕头“爹呀你咋回來了呢是缺钱还是缺别的了?你拖个梦就行儿就烧给你不用您老亲自跑一趟的……”

    “托梦我都快被冻死了还托梦我再不亲自回來你们都要遭受万劫不复的灾难"小七故意将语速放缓语气变得很气氛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呀爹”张老二说道

    “还不是你们干的好事我一辈子光明磊落沒干过什么什么缺德的事呀可是你么你们在我死后干了什么侵占人家阴宅啊还蓄意破坏人家风水这是你们干的吧?"小七说道

    “这……爹呀这是俺们哥仨商量着干的还不是考虑咱家沒有一个有读书有出息的吗不然我们也不想干这个事呀这也是为了光宗耀祖不是"

    “光宗耀祖?你的祖宗都让你把脸丢尽了子不教父之过你们造得孽我在下面替你们尝不光这样你们死了也得继续遭这个罪”小七声音提高了许多

    “爹呀是我们不对我们不该干这样的事儿这都是老三和大哥的主意呀我当初还要阻止他们的他们就是不听呀爹我明天不管他们我明天就立刻去您的坟地帮你改过來我就说不能这样吧他们还不信这下好了害您受这么大的罪儿子和媳妇不孝顺呀爹您去找找我大哥和老三去说说他们吧我都记住了”张老二倒是也聪明把责任推个一干二净不过这话说的自己都心虚的不行

    “我可告诉你好好做事好好做人不然下回回來的可不是我了而是黑白无常直接带你走了”小七道

    小七心想这张老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能养出一个这样沒出息的儿子

    “您放心吧爹呀儿一定照办明天一大早就去把坟改过來你放心地去吧您儿媳妇在家我就不方便让进进屋了”张老二声音打着颤儿

    “好那我可走了你要好自为之”小七道

    大约过了半分钟张老二见沒了声音才将窗帘再悄悄地掀起一个角偷偷地往外看见父亲的正以蹒跚的背景朝外走去那走路的姿势十分怪异而且径直地从院门出去的

    “你晚上闩门了吗”老二问媳妇

    “当然闩了我记得很清楚"媳妇强调

    “看來爹是真的回來了这门都打开了”老二说道见父亲走出院子外才似一摊烂泥一样瘫坐在炕上浑身汗如雨下

    媳妇也沒好到哪里去裹着被子浑身打着哆嗦

    片刻过后二人才缓过一儿劲儿來媳妇长舒了一口气“哎呀娘唉可吓死我了还多亏你聪明三言两语就把他支到老大和老三家去了"

    “唉这下他两家也难过了你说咱爹这坟地咱们改不改”老二问

    “咋你还不想改我可告诉你你可好好听他的话吧这是老爷子提前回來给你报信儿呢沒听他说下回就是黑白无常來抓人了吗?这是咱爹疼你回來先告诉的你你在不听话要是出了事儿我们成了孤儿寡母可怎么办我可告诉你你要是死了我带着孩子立马改嫁!想我这模样儿我还不信找不到个比你好的”老二的媳妇说道

    “你这死媳妇说什么呢?改嫁你改嫁我就魔死你”老二明显生气道

    “我这是让你听老爷子的话呢你还真想死呀”老二媳妇说道

    “好好好听话我明天一大早就去改坟地赶在他俩前面沒准咱爹还能记我一功呢……唉一点儿困意都沒了你刚说我真想死我现在真的想死了想死在你身上……”老二说完屋里便传來女人的荡声

    不消片刻屋里便隐隐传來男女之声音被躲在门洞里静静地听着的浆糊听了个一清二楚顿时脸红到脖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