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26】 大功告成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见沒了什么有意义的消息可听便带着小七离开然后去了老三家

    如出一辙小七还是用那套办法结果可想而知老三也是和媳妇吓得屁滚尿流鸡啄米一样头磕个不停

    最后到了老大家里

    老大家里还沒睡觉屋里亮着灯

    钟山心里纳闷:刚和小懒父亲从这过的时候见灯并沒亮着此时怎么有人了不禁让小七一旁守着然后凑到墙根底下静静地听屋里说的是什么

    看灯投在窗上的影子应是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视乎在端着酒杯时不时往嘴里喝上一口那女的在纳着鞋底

    钟山听不太清他们二人说话只要将耳朵贴到墙上此时才隐隐约约地听清

    “你说咱爹都入土了这么久了我为啥还是心神不宁的”

    说话的是个男声音钟山判断这应该就是老大沒错了

    “还是因为这偷偷找风水先生改坟地这事儿”女的说

    “是呀咱们这么做缺德呀当初咋就听了老二的话了呢要是不改也不至于每天喝醉才能睡着”老大道

    “行了做都做了还想那干嘛?我说你也少喝点儿都多大年纪了再喝就快喝傻了"女的说

    咦这老大貌似有点良心呀俗话说:老大憨老二奸还真是有道理的钟山想着

    老大继续说道:“能不想吗你看小懒她奶奶死了这都两年多了吧什么时候回來吧?咱们刚改了坟沒几天就回來上了儿媳妇的身我看不过去就故意把这个事说了出去让小懒和她爸知道"

    钟山听到这里才明白敢情刚遇到小懒的时候她说的那个种地的大伯原來就是这个老大啊自己当初还以为他懂风水秘术原來是这个道理但是听到这里感觉这老大人还是不错的改坟地那事恐怕还是老二和老三家的主意吧

    “唉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主动去和他家说明吧那咱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女的说

    “恐怕就不是自己打自己脸的事了还不得跟咱拼命呀”老大叹了口气说道

    话音刚落忽然安静了一分來钟

    “我说你别喝了那你说自己办”女的问

    “我良心过不去可是要改坟老二和老三还不跟我急了对了听老二说今天小懒家來了俩年轻人但据说会驱邪而且还真让小懒他娘坐了起來说的挺邪乎的"老大说

    “是呀那她娘醒了”女人问

    “不是她娘醒了是老太太醒了然后将小懒和她爸连带着媳妇一并骂了一顿又是这个不孝那个不孝的老二和我说完我心里就别扭的很所以晚上睡不着想喝点儿酒”老大说

    “那这老太太回來到底和咱改坟有沒有关系呀?”女人停住手里的针线活问道

    “不清楚但是我认为有关系的几率大不然为何在父亲下葬后就回來了不过我也有个疑惑要是因为坟地的事那他上身应该上咱家人的身啊怎么上了自己儿媳妇的还把儿媳妇折腾成那样”老大疑惑地端着酒杯杯沿在唇边待了许久

    “哎呀呸呸呸你说你这大年纪了说话咋这么不着调呢什么上咱家人的身呀呸呸呸”女人声音忽然提高了一些似是情绪比刚才激动

    “赶紧睡觉吧明天找老二老三商量下算了”女人说着起身将手里的活放下上了炕似乎在铺被褥

    钟山听到这里心里已如明镜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小七

    “怎么样大哥还进不进”小七问刚才屋里的对话他也是听得清楚

    “我看不必了但是要让他知道父亲來过喏把你这衣服可以脱下來挂在他家门口待明天一开门一眼便能看到到时候和老二老三一说就都明白了

    于是钟山便将小七秫秸假人外面套的那件张爷的对襟汗衫脱了下來挂到了大门口然后纷纷悄悄地抱起小七快速地回了家

    小懒家的院门虚掩几个人在屋里急的打转等着钟山的消息此时看到他抱着假人回來忙迎了上去小懒在后面将门关好

    "怎么样"众人问

    “大功告成我就我兄弟办事我放心”钟山说着将秫秸扎人上符揭了下來塞进口袋里顿时从那里面冒出一个人影

    小懒和父亲虽然知道这就是钟山的鬼兄但还是吓得后退了几步

    “哈哈你们看看这真正的鬼是你们想的青面獠牙,夜叉一样吗”钟山笑着说任务完成轻松了许多

    “这鬼还蛮好看的呢”小懒瞅着小七说道

    众人不禁哈哈一笑气氛顿时缓解了许多

    忽然小七问道:“大哥为什么今晚我出去基本沒听到狗叫呢按说我们这类出去的话狗一定是狂叫不已的”

    “哈哈哈哈……”钟山和小懒父亲相视一笑

    “我们早就想到了晚上咱们不是吃的鸡肉吗那些鸡骨头和鸡汤去了哪里我们给弄了蒙汗药那些狗闻到肉哪个不疯了似的所以咱们出去的时候他们估计都呼呼地睡着大觉呢不然咱们不就暴露了”钟山说道

    “钟叔你太聪明了我太崇拜你了”浆糊喊道

    “行了小点儿声现在我们就等明天的消息吧看看会是什么样子”钟山继续道

    “那大哥我……”小七问

    “兄弟谢谢你你的使命已结束你可以回去了”

    “嘿嘿好其实咱那些兄弟在里面正等着我打麻将呢哈哈哈哈……”小七嘿嘿笑道

    “真有你们的竟然还玩起这个來了哪里弄來的”钟山问

    “哈哈还不是你收得那队阴兵他们都是南方人竟然还有几个是四川人玩得很好我们就都学会了”小七道

    “好安定团结吧”钟山说着便用藏魂瓶重新将小七装了进去

    小懒和父亲盯着这个瓶子又看了好久“真是个宝贝呀!"

    钟山笑了笑:“睡觉等明天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