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30】 事不宜迟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将小懒父亲手里的铁锨夺过來之后便三步并作两步到了院门口外面

    此时一群人正浩浩荡荡地进了村里马上就要到小懒家门口为首的是老二的媳妇后面老大和老三抬着尸体两边和后面跟着最起码得有二十个人当然他们是看热闹的

    俗话说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人群里甚至都有暗暗偷笑的人

    钟山心道这个村的人怎么是这样的呢竟和鲁迅笔下的那些麻木的人如此相似已是无药可救

    那群人很快就到了小懒家门口钟山心也开始紧张起來若真是动起手來虽然周围这些人并不一定插手但是人家毕竟兄弟两个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至亲之人打架那是可以豁出命去的而自己和浆糊则是最好不要参与其中不然岂不是无故惹上一身的麻烦

    谁料尸体到了门口并沒有停止而是径直朝前抬着走了只是走的时候老二媳妇和老二的两兄弟都朝他们看了一眼群人也是如此

    老二媳妇在前面哭得昏天暗地声音估计三里开外也能听到的老大和老三抬着尸体也是泣不成声

    钟山看到他们的样子不禁心里有些别扭或许昨晚不带着小七这么去做这老二也不会今早去坟地如此便也不会死了从这个角度上讲他的死竟和自己有脱不了的干系

    钟山盯着远去的背影然后回头看了看小懒和他父亲重重地叹了口气

    浆糊发现钟山脸色十分难看不禁问道:“钟叔你怎么了”

    “沒事沒事看來咱们又惹上麻烦了原本想着今天就能去北京结果离北京还这么点儿距离却又遇到这么一个事儿……咱俩快赶上唐僧取经的了看來不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是成不了正果呀”钟山叹了口气说道

    “兵來将挡水來土掩这女的一看就不是正经人有什么好怕的”浆糊说

    “嗯你倒是说说这女的怎么不像是正经人了”钟山忽然对浆糊这话起了兴趣

    “从哪里看也不是正经人你看她刚才的哭多假真怀疑那泪是抹的口水还有呀刚路过这门口的时候这女的还用眼睛瞟咱们刚才在坟地的时候还骂小懒和个泼妇一样哪里都不好”浆糊道

    钟山心里不禁暗自高兴这浆糊此时竟然渐渐会观察分析了他说的沒错一般而言死了男人若是如刚才那般哭天抢地哪里还有心里去瞟别人即使去瞟也不该带有那种眼神

    钟山观察地很仔细刚才老二媳妇那眼神里很是复杂有蔑视有得意有快感……却唯独缺失了她最该有的悲伤

    见众人渐渐淡出是视线钟山等人才慢慢回到屋里

    四个人各自落座都不再说话

    浆糊看看钟山又看看小懒和她父亲“你们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

    钟山站起身來“沒想到事情突然有如此变故这是我始料未及的现在正在这关头上这边的事情还沒解决却惹來那边的问題看來咱们得化被动为主动了”

    “怎么个主动法?"小懒父亲问

    “刚才浆糊说的有道理这老二媳妇实在奇怪男人死了她的反应却有些异常虽然不能明确指出哪里出了问題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老二的死和他媳妇估计有着某种联系所以我决定要好好调查一下”钟山说道

    “调查怎么去调查这村里的人你都不认识更沒人愿意告诉你某些事情吧”小懒接过话茬

    “你妈的身体不能再这样下去我得尽快让你奶奶离身所以我打算亲自去给他家改坟然后……然后去和老大摊牌”

    “什么……你是想告诉老大咱们晚上做的事他们还不跟咱们急了”小懒急道

    “我沒有那么傻当务之急我先去老二家慰问一下毕竟大家都看到了这老二死的蹊跷而且我也是你家请來驱邪的此时我的身份去看下比较合适一是可以观察一下有什么异样同时真的要调查一下这老二的死因”钟山回答然后顿了顿看了小懒一眼接着说

    “咱们三个刚才都在场你们见这老二身上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奇怪的是他趴在坟上头居然还枕着坟头样子太可怕了”小懒说

    “不管是这个还有他浑身都是土连头发上都是土”浆糊跟着讲

    “是的你们认为改个坟有必要弄得浑身上下都是土吗这一晚上又是一点儿风都沒有……而且我认真看了他的手和指甲指甲缝里都是泥土像是用手专门刨过土但是他有铁锨有必要下手指甲上还有新鲜的裂口那定是碰到硬物刚刚造成的”钟山分析道

    “你说的这一切说明了什么”小懒父亲疑惑地问

    “说明这老二去坟地的时候不是精神失常便是遇到了什么诡异的事情你们有所不知……”钟山话到这里忽然停住了

    “不知什么”众人异口同声地问

    钟山喉头上下动了几下想说却又不知道如何提起片刻后见众人还是一脸期待地盯着自己等着自己的话便看了看小懒然后咬咬牙说道:"你们有所不知昨晚上小七把这老二吓得几乎尿裤子可是小七刚出院子这老二竟和他媳妇还有心情做那种事儿我就感觉这老二和媳妇心无善意无孝心无信仰这样的人往往是最危险的人我都替他们父亲感到脸红”钟山道

    “你认为这是报应”小懒父亲忙问

    一旁的小懒听到这脸不禁一红头别到一边儿

    “不我不信报应來的这么及时我是想说这两口子人都有问題我现在最该做的便是去弄清楚这老二是什么时候出的门半夜的时候我是听到他说今早要赶在老大和老三之前独自先去将坟改好的”钟山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