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真实灵异故事

作品:《灵魂当铺

    ▂小说第一门户站小说网..▂

    今天由于事情很多,上午讲课,下午从石家庄赶到北京,忙到晚上十点多才结束,小说码够6000字很困难了,所以特意将自己写的几个短篇灵异故事传上來,供大家前解闷,今天少的两章,未來两天全部补充上,

    故事一

    不知道大家对乱葬岗有沒有概念,当然了,我们这,大平原,沒那个,但是,老年间总会有这么一个地方,作用是一样的,

    在我们村,就有这样的一个地方,这种地方在哪里呢,村东边,和邻村來往的一条小路旁,

    以前,村里哪來的公路呀,都是土路,有供车马走的大路,还必定有一条供行人的小路,都是人踩出來的,

    相信大家应该知道,老年间那会,走亲访友都是步行,穷人家哪來的车,结婚才用花轿,地主老财家才有轿子车,把轿驾在马车上拉着,现在我们称呼“轿车”,其实就是那个时候遗留下的说法,

    话说,村里姓杨的回民,解放前,是有名的地主,

    他家媳妇娘家在邻村,往东,再北向过河就到了,回民那会都不允许跨教婚姻,现在也是这样,外面估计还好,村里还是这样,坐着轿子车马车,去走娘家,然后大晚上回家,当走到村东一片地的时候,马车忽然说什么也不走了,无论长工怎么拿鞭子抽,就是不走,他家长工下來牵,就是不走,马只是嘶嘶地叫,

    这老太太也下了车,

    这一下车不要紧,就看到路前面,莫名其妙起了股黑风,迷了眼,本來晚上就黑,就着月亮地,就看着那边不远处呀,两个黑影子,在那慢慢走,

    她吓坏了,毕竟农村人,都知道这个,而且那个长工专门负责赶车的,常走夜路的,这事都知道怎么办,他已经猜个不离十了,就从马兜子里拿出把烧纸,给烧了,

    说也奇怪,纸烧完后,俩人影就不见了,再往前试着赶马车,马很顺利地往前走了,

    他们过得那个地方,正是我刚说的那地,

    马为什么停止呢,因为,这种圆蹄的动物,马,驴,骡子,都有阴阳眼,他们前腿上部都有块不长毛的,像层皮一样的东西,和眼睛一样大,据说就是那个能看到脏东西,

    一般情况下,马脖子下也都安着铃铛,马头上装个红缨子,或者马鞍上挑个红缨子,也都是为了辟邪作用,可是那天,他家马车上铃铛,被娘家小孩解了去玩了,结果当晚就遇到了,

    故事二

    上个事说到晚上马车不前行那事,发生地方就在乱葬岗,

    其实那里乱葬的并不多,谁家家里稍微有些钱、有亲人的,会将死人往那葬呀,除非只有一个人的,我们这有规矩,一个人若是沒结婚就死的,是不能入祖坟的,除非给娶个媳妇,当然,这个媳妇自然也是死人,就是我们所谓的冥婚,

    我大伯家三哥就是娶的冥婚,

    我五婶在我五叔死后改嫁了,直到现在我五叔还孤坟一座,沒入祖坟,

    关于冥婚事以后再说,现在我们接着说说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什么人最多呢,孩子,

    老年间,生孩子死的很多,或者生下來,夭折的也是很多,

    那时候,一家生个七个八个很正常,为什么生的多,一是不懂得避孕,二就是死的多,沒准剩下几个,

    那时候死了人,也不用棺材,就用破席子一裹,就埋那里了,有的人家即使有点钱,也只做个薄皮棺材,柳木做的,那个年代,野狗很多,吃什么,估计你能猜到了,埋土里的死人直接被拽出來吃了,有棺材也不怕,狗用头一撞,棺材就散了,所以那样的棺材又被称为“狗撞头”,狗都吃的眼珠子通红,

    接下來,我们就说在这个地方发生的事,

    这是邻村的事,老年间,结婚都是离的比较近的,可以说是前后两村的,有个人好像起大早去给丈母娘家帮忙去,

    话说,我们这男人真的不错,疼媳妇,这是有目共睹的,那个时候,就经常给丈母娘家帮忙,农村人本來起的就早,再说给丈母娘家干活,晚了也不合适,得让人家在村里说的住嘴呀,说自家有个好姑爷,

    那时候估计也就三四点吧,鸡还沒叫,他就抽着旱烟,路过那个地方,

    忽然,他远远看着远处有好几个小孩,穿着花花衣服,就是老年间,小孩们穿的棉布的带大花的那种衣服,嘻嘻哈哈地在那跑着玩,有个小孩还打着黄灯笼,用纸做的那种,

    离得远,他也不敢往前去看仔细,谁也不傻呀,大半夜,谁家小孩会在那玩,

    他知道自己遇到脏东西了,也不敢走了,也走不动了,腿直打软,索性,他就不停,一袋一袋抽旱烟,

    过了不知道多久,村里的鸡开始打鸣,再看那些小孩,都不见了,

    这个人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世,我特别小时候,我家地和他家地挨着,收玉米的时候他给我说的,那个地方,现在还有,前几年我从那过,当然是白天,还能看到很多小孩的头骨什么的,

    故事三

    村里有户姓徐的,有一年去请神,

    正常家里也是人去的越多越好,而且是男丁,可是那年呢,大年三十孩子们都沒回來,这个男人呢,又碰了腰,躺床不能动,就剩下一个老太太在家伺候,人家都请祖宗回家过年,他家总不能不请吧,沒办法,他家媳妇就去了,

    女人从來是不能参与这事的,她自然不知道规矩,反正香也请回來了,家谱也供上了,就开始包饺子呀,炒菜呀,等孩子们回來,

    话说现在小年轻的也都不在乎这个,回家看到家谱呢,也沒拜,就玩的热闹,晚上喝酒炒菜,不在话下,

    一会该下饺子煮饺子了,奇怪的事发生了,

    咱们平时溜饺子,都讲究个三打三开,就是沸腾一次,浇点凉水,这样三次,饺子就浮上來,煮熟了,可是那晚,不论灶里烧的木头多旺,锅里水多沸腾,可是饺子就是不浮上來,

    他们还以为饺子就那样,搁平时,那样煮,饺子早就一锅粥了,所以就取出來,尝了下,这下不要紧,都吓坏了,那饺子还是生的,就是煮不熟,这老太太吓坏了,可是,也沒多想,孩子们都喝的醉醺醺的,也不饿了,就都睡觉了,剩下一个老太太,一夜沒合眼,

    第二天,饺子还是这样,只能在另一家煮的饺子,吃完饭,去送神了,这下孩子们都在家了,不用女的去了,可是到那,烧纸时候,那个纸不是很难点着,就是点着就灭,

    有过这种经历的人应该知道,那纸非常容易点着的,

    这下,他们才吓坏了,家里长辈说这是祖宗怪着了呀,祖宗送不走,他们赶紧回家,在家谱面前磕头,结果回去还是送不走,

    眼看快折腾到晚上了,这老太太说,神是我请回來的,我去送送吧,老太太,亲自送到坟地,果然,纸都顺利着了,

    那个年,他家好几个年轻人都病了,沒过好那个年,这是几年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