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37】 浆糊发飙

作品:《灵魂当铺

    小懒是问的老大媳妇毕竟和老二家早晨刚刚吵了一架此时不想跟她多说半句而且老大媳妇人素來还是比较和气好说话的

    老二媳妇还沒等老大家回话便站出來指着小懒骂道:“哎呀这是谁家的标致闺女呀?自己娘还躺在炕上现在就想着别的小伙子了真是……啧啧啧”

    小懒顿时急的脸通红但是对于这种不要脸的女人那些骂人的话却又实在说不出口一时间竟也语塞不过也亏了老大媳妇见自己弟妹这样说话忙劝住:“别这样说人家姑娘……”

    “我说大嫂这样的小贱人你还帮她说话?你是沒吃药烧糊涂了吧”老二媳妇阴阳怪气地说道

    “弟妹你……”老大媳妇竟也被噎地沒了话说

    小懒一旁气得浑身直打哆嗦恨不得冲上去给老二媳妇痛快地甩上几个耳光但是考虑到不见了钟山便强行压制着怒气只是咬着牙说道:“人说话做事要给自己留点儿德行还是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是长眼睛的做了坏事要遭报应你二婶比我明白这个道理”

    “你……你骂我呢是吧你敢骂我”老二媳妇骂道这样的人即使沒有骂她自己都能琢磨出别人有阴谋來何况真的骂她

    浆糊本來就看这老二媳妇不顺眼刚开始还沒听明白怎么回事此时见她和小懒剑拔弩张顿时气地挥舞着镰刀骂道:“怎么地骂你你这臭娘们儿太你娘的血口喷人了”

    “你想怎么样想打人你个男的想打人來人呀有人打女人了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了”老二媳妇也不示弱扯开嗓子就开始喊全然不顾刚死了男人

    若是别人经她这么一喊一准无奈地跑了可是浆糊是何人他可不管你这套

    “喊呀继续喊”浆糊将镰刀刷地一下放到了老二媳妇脖子前面

    老二媳妇儿顿时吓地脸色刷白瞪着眼睛直勾勾地瞅着那镰刀刀刃生怕浆糊不小心将镰刀割到她的脖子上面浑身打着哆嗦

    “喊给我喊”浆糊厉声喝道

    老二媳妇嘴巴张了张但是还是沒有喊出來脸上的汗哗哗地往下淌着

    “不喊是吧如果不喊那就乖乖地告诉我我钟叔去哪里了臭娘们儿快点儿说”浆糊瞪着眼骂道

    小懒站在一旁看着浆糊虽然嘴上一句话沒说但是心里说不出的舒爽总算有人给自己出气了

    浆糊本身长得就是人高马大又是愣头愣脑此时这三个妯娌均被浆糊吓得浑身哆嗦一言不敢发

    小懒一旁开始发话:“问你们话呢到底人去那里了”

    “我们也不知道……在屋里听到外面乱哄哄的待出去看的时候他们就都走了我当家的和老三也不知道去哪里了”老大媳妇强打着精神说道

    浆糊和小懒互视一下然后问:“我钟叔你不知道去哪里了”

    “我们真的不知道……”老三媳妇说

    浆糊沒有看这俩人目光一直停留在老二媳妇身上然后厉声喝道:“管住你的臭嘴以后看到你再骂街我把你这臭嘴给豁烂了”

    说罢小懒和浆糊二人连忙朝外面走去

    妯娌三个见小懒和浆糊二人走出院子才舒了一口气老二媳妇还想骂街老大媳妇马上说道:“行了妹妹快别说了病从口入祸从口出你这嘴就不能不这样……”

    老大媳妇最后的话还是沒说出來但是老二媳妇听得出什么意思眼睛瞟了瞟她大嫂嘴巴张了张沒有说话

    ……

    浆糊和小懒走到院子外面四周张望了一下发现一个人影都沒有

    浆糊急了“我钟叔到底去哪里了"

    小懒摇摇头然后说道:“很奇怪村里的男人都去哪里了如果是因为打架不可能一个男的也沒有呀”

    “那他们去哪里了”浆糊问

    “浆糊依我说咱们先回家我爸去找医生我看并不一定是钟先生受伤啊生病什么的咱们先回去等我爸回來咱们问问他你着急我也着急所以咱们赶紧回家沒准爸一会儿就回來了”小懒心里虽然着急但还是劝说浆糊

    浆糊抹了一把急出來的汗然后点了点头

    二人此时沒好办法只得无奈地走回家

    家里门口依旧虚掩沒有人回來浆糊和小懒心里不禁都顿时凉了一下只好一屁股坐到地上

    忽然小懒从地上站了起來

    “怎么了”浆糊忙问

    “屋里有动静”小懒轻声地说示意浆糊别说话

    “什么人”浆糊低声问

    “难道我妈起來了”小懒脸色明显不太好看

    “进去看看”浆糊说着便起來将大门推开了

    “钟叔”浆糊忽然惊喜地喊道

    小懒也瞪大了眼奇怪地看着钟山

    “你……你去哪里了”小懒说道

    “你们去哪里了我们遇到了一个特殊情况所以我去处理那些事了"钟山说道

    “钟叔你可吓死我了我和小懒刚才去找你了还以为你受伤了呢”浆糊回答道

    “开什么玩笑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受伤过事情比我们想想的要复杂了”钟山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回到屋里

    “到底是什么事”小懒忙问

    钟山止住脚步然后慢慢地回头对小懒说道:“你们村……真的闹鬼了”

    “什么?闹鬼"小懒惊地嘴巴张得老大

    钟山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朝屋里走去

    “看來我们只能把你奶奶先送走了村里这个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处理完”钟山坐到马扎上继续说道

    小懒若有所思忽然又问:“那我爸去干什么了”

    “他去请医生了给你们村李光棍找医生闹鬼这事就出在他身上……”钟山话音未落忽然传來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三个人忙跑出去只见小懒的父亲推着自行车进來身边跟着两个人一个人背着药箱这是医生而另一个却是一身邋遢打扮但是发髻高挽破烂长袍裹身分明是一个落魄道士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