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3】 继续灵异

作品:《灵魂当铺

    更新小說最快的網站,請搜索關鍵詞:

    忙了一天,从北京到晚上才赶回老家,只顾上码了一章,今晚累的实在不行,码不了字了,继续发两章我写的短故事,道听途说,据说是真,本书的故事很多是來源于此,明天一天我争取更新五章,

    故事1

    讲个淹死鬼子的事,其实就是指的水鬼,这个是真人真事,

    前些年,农村孩子也多,水也大,每年夏天都会听说淹死人的事,别说前些年了,现在每年又有多少小孩被淹死呀,但是我要说的这个事,也是淹死的,很蹊跷,

    这个事离现在有2 0多年了,那时候我还很小,刚上学,我们村两口子走亲戚,那会说实话,沒用公路,都是土路,也不像现在一样,家家户户都有辆汽车开着,那会别说汽车,三马子都几乎沒有,一个村里也就那么两三辆拖拉机,所以走亲戚都是用骡子,马,牛套车拉着,

    我家一度有一只驴,和我同岁,十多岁卖了换的牛,他家两口子去走亲戚,从村子南边走,我们村南,有条路,这非常熟悉,可以说是最宽的了,但是是土路,

    我家以前种西瓜就是这个路边地里种,这个路由于很宽,所以所谓的车流量也大,,其实都是马车牛车,,,,下完雨后,土路一湿,车一轧就有很深的辙,所以那条路经常的非常难走,平时一身土,下午一身泥,

    那天,他家赶着牛车就从那走,刚下完雨不久,那个车辙里都是水,一个个小水沟,但是我们一想就明白,那个能有多深呀,十厘米深,刚沒了脚面,但是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家车到那,牲口就受惊似的,不老实走,他就一直掌握着车,刚走出这点难走的水洼,和他媳妇说话,不在车上了,

    他就拴了车,往回找,喊,以为看着难走,自己从车上跳下來了,可是走到刚才那个水洼那,吓傻了,他媳妇就趴在水洼里,头碰着水,像要喝水一样,可是只有鼻子嘴在水里,淹死了,那个水,也就够淹她个鼻孔的,脸都淹不到,

    更恐怖的是,他媳妇俩手倒背着,身下都是挣扎的痕迹,可是手上却沒有泥,旁边也沒有别人的脚印,当时这事传的沸沸扬扬,都说是淹死鬼子,一度好几年我都不敢从那路上走,尤其是下雨后,都是走别处的小路,

    故事2

    我90年上小学,1-2年级在我大姑那村,3-4年级自己村,5-6年级又是邻村了,小时候中午家里都让睡午觉,对吧,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过,尤其是夏天,那会偏偏就不爱睡,要不就是偷偷看电视去,那会电视热播的有《金剑雕翎》、《神州侠侣》、《雪山飞狐》《新白娘子传奇》等等,

    当然,还有另一件事,就是偷偷去洗澡,不论大河里还是池塘里,讲个我上五年级我同学发生的事,

    那年我们都13岁,应该是,我那会就在他们村上学了,所以中午都不在家里睡,去学校躺桌子凳子上睡,到学校当然不睡觉,就好几个人跑大池塘去了,刚脱的干净准备跳下去的时候,我那个同学就來了,

    他姓孙,我给他起外号孙子,那天看他來,就喊他呗,可是那天他沒理我们,直接穿着裤衩就进去了,说实话,当时我们真是光屁股,因为如果衣服湿了被发现,是挨老师揍的,我们还笑话他今天这么害臊,穿着就进去了,

    他也不游,就是往里面走,那会是这样,我们技术好的都愿意是深处,可以扎猛子,可是眼看他水到脖子了,还不游,这个时候,我们一起的有两个人就已经进去了,刚进去,就看到他在里面扑腾一起,这是挨淹了,我们就赶紧喊人,池塘北面是果园,人家有人看苹果,

    那人赶紧进去,给救出來了,我们也吓得都跑出來了,

    事后,他回忆说,在家睡着午觉,就听着好几个人喊他去洗澡,他就去了,到水边,看着好多人,

    我们问看到我们了吗,他说看到了,还看到好多人呢,

    可是,那天只有我们几个,他接着说,看到好几个女同学也在洗,就沒好意思脱裤衩,直接下去了,可是进去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水就是不深,刚沒小腿,沒法游泳,他就一直往里走,突然,就感觉水涌到鼻子了,那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在那么深的水里,

    那个夏天,他再也沒敢下过水,洗澡都是在自己家大盆里,一度成为我们笑话的对象,他这个事,也应该是淹死鬼子的事吧,

    故事3

    各位不知道有沒有针灸过,针灸也有好几千年的历史了,最近这十來年中国的中医,尤其是针灸,开始被国际社会所认可,我们学校最近几年,美国,德国,韩国,日本,这两年还有印度的,非洲的,好多留学生,主要就是学习这个,

    话说,我还上学那会的那个日本女的真的漂亮我从沒见过那么漂亮的女的,跑題了,

    为什么说针灸呢,因为中医不懂针灸真的就不能称为中医,中医随身带的必然有针,就和西医随身带听诊器一个概念,尤其中医外出行医时候,现在的这个针一般都是不锈钢的,以前的不是,以前的是银的,正所谓“银针”,就是这个了,

    接下來的,要讲的是我爷爷在世时候给我讲的,我爷爷做什么的想必大家都知道了,他跟我说银针必须随身带着,然后就给你讲了下面的事:

    有个村,有个中医,医术也是很好,有天深夜,被一辆轿子车就是马车,上面放了一顶轿和几个带礼帽的人接去了,说是给老太太看病,他一看这家來头不小呀,自然不敢怠慢,收拾了东西就去了,临走时候,出于本能,把一把银针揣怀里,

    大晚上,什么也看不见,就看到车头有个马灯,晃晃悠悠,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到了,那老太太家很是气派,门口两个一人多高的大石头狮子,两棵一抱多粗的大松树,果然是大户人家,他进去后,见了老太太,了解下情况就准备号脉,我也是中医,我们都知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这个切,就是指号脉,取寸关尺三脉,左主心肝肾,右主肺脾脾命门,号脉又分浮取,中取,沉取,以此判断病在卫气营血哪处,衡量病的轻重缓急,

    他手一搭,那手腕冰凉,不论如何取,也是沒有,再试,是不是反观脉或者斜飞脉,也都不是,心里就开始嘀咕了,心想不会遇到鬼了吧,就说我得先给老太太扎两针,容不得分说,就把银针都掏出來了,

    那个老太太看到银针,嗷一声就急了,旁边好几个人就打算贴他身,他拔出几根银针就甩出去了,啪啪钉到了墙上,听着像钉木头上一样,心想不好,赶紧跑出來了,

    等到出來,一看,妈呀,自己在个坟茔堆里,他出來那个地方是个大坟窟窿,他就用个石头把那个窟窿使劲堵上了,朝着有亮的村里跑,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喊着好多人到那坟那,点火往那窟窿里灌烟,半天后,就把那个坟给刨开了,棺材完好,就是角上有个窟窿,打开后,好几只狐狸呛死了,旁边的棺材板上,赫然扎着他那几根银针,

    我爷爷告诉我,银针是可以辟邪的,行医的人要随身带着,现在的不锈钢针估计就沒那个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