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 短篇灵异继续

作品:《灵魂当铺

    ◇无弹窗小说网..◇

    03年高考结束,

    那年暑假,和爸他们去山东惠民拉西瓜,倒到我们河北这边來卖,在那闲着沒事的时候,就和当地的瓜农聊天,给我讲了这么两个事,

    说他们有次晚上去卖西瓜回來,一行四五个人,大部分都是小伙子,就一个年级大点,四十多岁,大病初愈,反正夏天,就跟着出去一起挣点钱,

    他们回來的时候都晚上10來点了,就说找个近路吧,就让一个人带着走了一个他们都沒走过的路,我们都知道夏天多热,他们水也喝完了,瓜也沒剩下,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他们正边走边抱怨,忽然看见前面有个小屋,在农村,这种小屋那些钱也是常见,种果园,瓜园的很多都在地头盖这房子,他们就想一定是种瓜的,因为不是靠着马路,所以就让那个年纪大一点的过去看看,

    有人就要水,沒人就抱俩瓜吃,反正农村也不算什么,那个男的就过去了,可是到那房子底下,眼看着那男的在那挣扎,呜呜的,他们吓坏了,都呼呼跑过去,发现他头伸到窗户里,脖子被绳吊着,他们把他救下來后问他怎么回事,

    他说,往这屋走的时候,看到里面有灯光,因为靠这边的是窗户,他就透过窗户,里面是个女的,就就说不方便进去,想借点水喝,那女的就在里面递给他水壶,他就头伸进去拿,一进去,头就被套住了,别人说,哪來的亮光呀,就看他自己头进去然后就挣扎了,都吓的赶紧开车回家,再也不敢从那走了,有人说这就是吊死鬼找替身了,

    (故事2

    还有个也是淹死鬼的事,还是那个人40多岁那个,

    发生那事,都说他是因为刚大病初愈,阳气还很弱,所以容易惹脏东西,所以他晚上再不出去了,都是白天,心想白天,又是夏天,总不会出事了吧,他们那附近有个庙,庙前面有点洼,所以下的雨都往那存水,久而久之,也积的不浅,

    发生那事也就不到一个月吧,他们从那过,正好中午,那么热,他们就在庙北面墙底下凉快,夏天就是这样,不坐不要紧,一坐就打盹,都迷迷糊糊睡那了,他们这回一起的呢,有个10多岁的小孩,大叫着把大人们吵醒了,指着那个水洼,

    他们只见他已经水齐腰深了,喊他也不答应,赶紧进去,一起把他拽出來了,都估计他准又是着了道了,一问他,果然如此,他说:坐下后又热又渴,就是看见前面有个饭店,特别凉快,门前还有喷泉,他就过去想在那喷泉下冲冲澡去,顺便喝点水,问那个饭店叫什么,他还记得名字,叫什么“对瀛楼”,从那后一年多,都在家呆着,不敢出门,

    第二年才好了,

    这就是人阳气弱了,就容易遇到这种事吧,

    故事3

    我们县有两个县城,一个新的,一个老的,那个老的,是民国时期的县城,离我家10多里,

    建国前,我爷爷还被八路军请去做县医院的院子,后來我老奶奶说什么不同意,才回來的,现在是我们镇,这个镇分东关和西关,

    前面说过我们这老年间,很多沒事了打兔子什么的,在东关,有个姓胡的,半夜睡醒了,听到窗户悉簌声音,就穿上衣裳,起來大声问,谁呀,

    忽然外面答应:我是鬼,有事求你,请你别怕,他就问什么事,那鬼说,自古以來鬼和狐狸不会同窝,狐狸住的坟墓,都是沒有鬼的坟,我的坟在村北边三里多地,估计趁着我出去,就一窝把我那占了,反弄得我进不去了,想和它们斗吧,我本來就是个读书人,我也是自己,一定斗不过他们,如果告到城隍那去吧,就是幸运得回來了,它们也一定会报复的,只希望你们打猎的时候,多绕点远,从我那坟前多过几趟,他们就能怕的离开我的坟了,如果你们要是遇到呢,请别抓他们,我怕万一这事知道了,也还会报复我,这个姓胡的猎人久答应他了,

    每次打猎,都到那坟边转悠转悠,还抽根烟,果然不多久,就梦见有个人來答谢他,就是那个鬼,从那后,他经常在那抓到兔子,想必是那鬼帮忙了,可是他活的岁数不大就死了,

    也许本來就阳气弱了,不然鬼不找别人为什么敢找他呢,

    故事4

    不知道各位都多大岁数,如果和我差不多,30來岁,恰逢儿时农村生活的话,也许你的记忆深处还残留着那么一点,就是农村其实瓷器很多,瓷枕,花瓶,还有别的物件,瓷毛主席一定很多吧,

    我村有一家姓邢的,他俩小儿子和我哥同岁,他们经常一起玩,我经常跟着我哥,所以也经常去他家,论辈分,我得管他家老爷子叫大伯,他家有好几个瓷枕,这个大伯说还有两匹马的,时候被破四旧给破了,很可惜,

    我说你家这么多东西,打了就打了呗,他说那可不一样,那是宝贝,就和我说起那两匹瓷马的事,

    他那会给大队喂马,我们都知道有句话,叫马不吃夜草不肥,

    那时候马是干活主力,可得精心照顾,所以就经常起來喂马,

    有一天,他半夜起來喂马了,看到马圈里多了两匹马,他就想,邻村的马偷偷跑來了,那会都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那个年代,自然沒私吞之理,心想明天谁找就给谁,就把马圈关严实,还特意多加了几把草,

    第二天一早,一看马圈关的好好的,那两匹马却不见了,他还纳闷,但是也沒多想,沒准人家发现,给抓回去了,这以后他发现了好几次,就和大队里说了,说联系各村,看看哪里丢马了,可是都说沒丢,

    某一天他去他家老屋里找东西,就瞥见柜子上放了两尊瓷马,就感觉眼熟,沒在意,那晚又去马圈,又看见了那两匹马,吓他一跳,这不就是老屋里那两匹马嘛,颜色,花纹都一模一样,

    他就赶紧回老屋去看,刚看院子前,就看到两道光进了老屋了,他开门进去,两马依然站那,他赶紧抱着那两匹马回自己房子,然后找了块红布盖上,我们这讲究,红布辟邪的,这个红布盖上,那个马就跑不掉了,

    果然,马圈里再也沒有出现过,他胆子很大,也知道我们村姓杨家院子跑金马那事,就特别爱护,总盼着哪天也带给他财富,可是文化大革命,破四旧,他就别的都随手扔着,唯独这两匹马被红布盖着,所以就被敲碎了,

    说到这,他还狠狠的国骂了一顿,我想,沒准是那瓷马成精了呢,是福是祸还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