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38】 猥琐道士

作品:《灵魂当铺

    ||    小懒忙迎了上去"爸你怎么现在才回來”

    小懒父亲并沒有说话而是直接引荐身后跟着的两位

    “钟先生这是乡里的医生田医生”小懒父亲指着身边背着药箱的一个四十來岁的男人说道然后又指着另一个道士模样的人“这位是……咦你叫什么來着”

    钟山本就纳闷让他去找医生怎么还带回个道士來看这模样既邋遢还猥琐此时见小懒父亲竟然还不知道这道士叫什么更是疑惑

    谁料这猥琐道士倒也丝毫沒有难堪尴尬之意径直往前走了两步单手施礼“贫道道号天华真人俗家姓年你们也可以喊我年华道士当然了道上的朋友都喊我老年你们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

    钟山虽这年华道士很是邋遢从刚才短短的一句话却发现这人似是个放荡不羁之人不免好奇地问道:“敢问道长从何处來到这里又为何事?"

    小懒父亲一边支着车子一边说道:"老道你赶紧好好解释下到底怎么回事问你你说到了这自然会说现在也到了你赶紧说吧说完赶紧走”

    钟山心里暗暗生疑敢情这老道是不请自來的呀那这当必有蹊跷了忙回头让浆糊去搬了几个马扎到了院子里请大家落座休息一下此时他倒是像个户主一样

    其实他是想弄清这老道的身份既然是不请自來有兼有几分性格说不定是个世外高人也是沒准但是屋里毕竟有个鬼上身的若这老道心怀歹意进了屋里若是对小懒母亲不利岂不是酿成大错此时外面天也暖和索性在院子你搞清楚最好

    老道捋了捋下巴本就不多的几根花白胡须然后幽幽地说道:“老夫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也是打抱不平了这么多年可谓是见惯人间不平事阅尽天下鬼和神若不是在路上遇到你别人拉我來我也断不会來的可是你身上明显带有鬼气老夫岂可袖手旁观”

    这年华老道此言一出钟山顿时坐直了身子

    这老道有來头钟山心道

    此时那田医生在一旁很是不屑地表情根本不愿意看这年华老道一眼

    钟山看在眼里目光投向小懒父亲

    小懒父亲顿时满脸尴尬之色有些不好意思或许是认为自己无端带來一个野道士的缘故吧不过钟山从他的眼神里还是能隐隐看出一点儿他对这老道并不是特排斥

    钟山明白毕竟小懒母亲此时鬼上身是被钟山肯定的了而多找一个这样的人或许解决的问題把我更大一些不过看这田医生的表情不难猜出他可能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或者在路上和这道士发生了一些冲突

    钟山不动声色继续问年华:“道长你说他有鬼气这话从何而來?"

    老道揉了揉鼻子然后食指伸进鼻孔抠了抠一大块鼻屎被抠了出來然后拇指食指一起揉搓了一下才丢到地上

    这一举动看得众人都是恶心不已小懒干脆躲得远远的

    “嘿嘿小兄弟我莫非说的不对”年华老道忽然说道

    钟山愣住了听这老道口气貌似他知道自己的底细所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哈哈哈哈……小兄弟看你骨骼清奇定非凡人呀”老道见钟山不语哈哈笑了几声继续说道

    钟山身体欠了欠然后说道:“道长谬赞了”

    田医生此时找已是不耐烦对小懒父亲说道:“老懒你说的病人了咱们抓紧时间去看看”

    原來小懒的父亲叫老懒钟山听到这个称呼差点沒有笑出來这一家子老懒小懒……

    “好咱们现在就去”老懒站起來看向钟山

    “走我带你们去”钟山说着眼睛瞟了一眼年华老道

    这老道也不说话只是笑着稀稀疏疏的胡子顿时被裂开的嘴翘起來嘴里露出几颗大黄牙门牙还掉了一颗

    见钟山带着众人出去他也随着跟了出去

    “小懒你在家照顾你娘我一会儿就回來”老懒说道

    “哦……”小懒虽是万般不乐意但是毕竟家里沒人不行所以还是留下了

    其实老懒更顾虑的是那么一个老光棍子烂得是裆里小懒这么一个丫头怎么可以去看那

    钟山和老懒在前面走田医生在中间浆糊和年华在后面

    钟上悄悄地问:"这年华老道怎么回事还有这田医生貌似很不高兴”

    “唉别提了我这不是骑着车子去乡里找医生去嘛找到这田医生之后就骑着车子驮着他往回赶谁料刚出乡里就遇到了这个道士让着路不让走我问干什么要饭不去家里要在路上要谁会有啊可是毕竟是为了赶时间我只好给了他几毛钱谁知道这人竟然手都不伸我就急了这几毛钱都能吃两顿饭了就沒给他好脸色就差一点儿就要骂了”老懒说道

    “然后呢”钟山问道回头看了看田医生依旧一脸的不高兴而年华竟和浆糊俩人有说有笑

    “然后他就是说了一句话我便不能拒绝了他说你浑身的鬼气还不让我去你家帮帮你”老懒答道

    “嗯”钟山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问他我身上哪來的鬼气他说到了你家我自然会告诉你”

    “所以你就让他跟着了”钟山说

    “是呀可是这么一來田医生不乐意了本來我是驮着他的嘛这么一來老道让我也沒法骑车子了三个人只能推着车子步行回來一路上田医生说了这老道好几次”老懒道

    “说什么”

    “不外乎就是都什么年代了还宣扬封建迷什么的破四旧的时候咋沒把你给一并破了等等说的话说实话都有点儿尖酸刻薄……”老懒压低声音在钟山耳边说道生怕后面的田医生听到

    钟山不语心道若是我得罪了他岂不是也是如此这田医生若是知道自己也是道门中人会不会也是这样一番挖苦鄙视

    几个人走了片刻便來到了村子党支部此时天色已是中午但是却见党支部外面黑压压一群人都神色焦急地來回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