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39】 救治光棍

作品:《灵魂当铺

    沒有一个人有要离开的意思

    在人群外围有人看到钟山和老懒带着医生过來了纷纷快速地迎了上來

    “你们可回來了都把我们急死了”人群里有人说道

    钟山听这语气似乎不对难不成出什么事了忙问:“李光棍怎么了”

    “还是那样这不是正等你们回來嘛”那些人七嘴八舌地说道

    原來是钟山跟着他们到了这里见都收拾好心想自己可不跟这些人腻在这里让他们在这里等吧便说:“回去先等医生医生來了处理好伤口自己再做定夺”

    大家本想留着钟山在这里多问一些问題钟山哪里给他们这个机会头也沒回踱着步子不紧不慢地回到小懒家里却发现家里大门虚掩不见一个人忙跑到屋里去看小懒的母亲见还是那个状态便放下心來往外走小懒和浆糊也真是那个时间刚从张老二家回家的

    钟山停住脚步回头看着马上來到跟前的田医生

    “田医生您辛苦了我带您去”钟山说着便让前面闪出一条路來

    田医生点了点头此时见几乎整个村子的男女都在这里黑压压一片此时又给自己闪出一条过道像极了夹道欢迎虚荣心顿时爆棚脸上之色顿时一扫而光走路也轻快了许多竟是“飘”进屋里去的

    钟山心里不禁暗笑不过只要医术好便是了有几个人沒有虚荣心呢

    进了屋子钟山又让大家赶紧给田医生搬來一把椅子坐下

    田医生将药箱子放到桌子上然后将椅子搬到李光棍床前然后掀开盖在身上的一层薄被单子低头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脸色顿时大变一脸不想看却又不得不看的表情提着被单的手微微颤抖良久说不出话來

    “病人这病有多久了”田医生将布盖上之后椅子往后拉了几步然后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我和小……哦老懒今早去他家才发现的当时比这恶心多了”钟山便将早晨的情况说了一遍

    “这病像是褥疮呀这是长期瘫痪在床上身体不能动弹久而久之就被硌成这样了把我药箱递给我先给他上点儿药”田医生说道

    此时屋里已沒几个人都被支书清理到外面去了只留下两个在护的人还有张家兄弟两个这俩人回家之后匆忙洗了下便也赶到这里來了要一看究竟毕竟这事和他们关系更大早晨是李光棍送的信儿当然因为他家是村里最富有的所以支书也给面子留在了屋里

    张老大忙将药箱递给田医生田医生打开药箱从里面取了一些棉球然后蘸着酒精给李光棍的伤口消毒然后用镊子直接将棉球伸进那烂掉的里往外蘸着里面的脓水

    一旁的人纷纷不敢直视这一幕太过恶心比自己刚才在李光棍家里清理还要让人感到恐怖

    田医生强忍着弄了三个洞便再也忍不住头往一旁一偏顿时“哇”地一声吐了出來屋门口本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屋里气味散不出去顿时一股臭味弥漫整个屋子人人皆是掩鼻门口的人也往外跑

    此时年华道长满脸大汗地钻了进來

    “我的娘唉这赶上过年的了人咋恁多哩挤死我了”年华一边用那脏袖子抹着额头上的汗一边说道

    钟山朝声音看去只见这老道脸上由于出汗的缘故汗水淌下來的地方留下一道道泥沟经他这么一抹顿时成了大花脸

    这是得有多少天沒有洗脸了这模样和要饭的有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人家乞丐呢也难怪这田医生生气一直不给他好脸色

    “你们让让我腿还沒过來”年华老道使劲扒拉着两旁的人上半身挤了进來腿还留在外面此时这些人往外跑将好不容易挤进來的年华又要带出去的趋势年华忙将双手把住门框身体都凌空一般

    “哎哟呦呦要了贫道的老命了”年华呲牙咧嘴地道

    钟山捂着鼻子看着年华这副狼狈之象刚要过去伸手拽他忽见他身体往前一拥然后重重地摔到地方不过此时也算是全进來人只是一只鞋子掉了此时光着脚穿着一双露脚趾的已看不清原色的袜子

    接着后面浆糊也跟着挤了进來原來是他从后面使劲推了年华一把才将他弄进來的

    屋里的人将年华此时的狼狈样子看个满眼纷纷周围钟山和老懒也不例外

    张老三此时已恢复不待别人说话便上前两步走到刚刚从地上爬起來年华面前厉声喝道:“哪里來的要饭的赶紧滚出去”

    钟山和老懒还未说话年华自己率先开了口

    “哎呀小伙子别这么大的火气吗怎么地这才刚擦干净了屎尿就來耍横呀还是先把自己照顾好哦省得恁弱个身子比这人还走得早呦”年华指着床上躺着的李光棍对张老三说道

    “你你这老不死的这是地方能允许你胡乱撒野识相得自己主动滚出去省得脏了爷爷的手”张老三骂道

    年华呲着发黄的牙嘿嘿一笑“如果你想死的早点儿那就尽管赶我出去好了”

    老三刚要动手浆糊从后面就站了出去还沒來得及说话这个时候张老大开了口:“老三你住嘴”

    这老大一旁听的明白钟山在李光棍家的时候已告诉他老三阳气不足所以才会屎尿俱下的此时听这邋遢老道这么一说竟入了心心道或许是钟山和老懒告诉他的又见这老道后面站着一个彪形大汉似是早晨见过貌似和钟山是一伙的所以连忙喝止老三

    张老大对年华点了点头说道:"这个道士你随便我三弟脾气急冒犯之处多有得罪”

    年华嘴巴一咧嘿嘿笑道:“沒事沒事我不和他一般见识”然后走到李光棍床前掀开了被单

    “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一边待着去”田医生喝道

    年华不说话而是继续盯着李光棍身上的烂疮看着

    “看什么看褥疮你会治”田医生不屑地说

    "褥疮未必吧”年华收起笑脸严肃地盯着伤口说道正眼都不看田医生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