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43】 痰迷心窍

作品:《灵魂当铺

    --    四个人几乎是同时进的屋子

    老懒和钟山、浆糊都听得出來这哭声似是小懒的推门进去果不其然只见小懒此时真依靠在墙上坐在炕上看着她妈呜呜地哭着

    老懒忙问:“懒儿这是怎么了”

    小懒也不说话眼睛看都不看别处继续呜呜地哭着只是眼神很是呆滞

    钟山和年华同时看出了门道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中邪了”

    正手扶着女儿肩膀的老懒顿时愣了一下然后猛得回头盯着钟山和年华急切地问道:“你们说什么"

    钟山走到小懒面前看着一脸泪水的小懒然后缓缓地说道:“小懒好像是中邪了”

    年华也点了点头

    浆糊也是忙走了过來晃了一下小懒的肩膀小懒就和木头人一样无动于衷

    “钟叔咱们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就这样了呢”浆糊急问皱着眉头一脸地疑惑

    未等钟山回答年华将手搭在小懒的手腕之上给其号起脉來

    钟山拉着老懒和浆糊往后退了一步神色凝重地看着年华等待着他一会儿给出什么结论

    年华此时已是收起一脸猥琐表情十分专注认真倒是让钟山等人竟一时不能接受从第一面就看到一直是猥琐地笑着此时这表情竟然和刚才判若两人

    年华号完脉然后直起腰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沒事痰迷心窍而已”

    钟山听罢也才放下心來

    痰迷心窍是人在极度悲伤、郁闷、高兴等情绪异常激动的时候容易发生的疾病和中邪很是相似前阵子张卫国因为媳妇死了也曾经这样过

    对于张卫国那样的痰迷心窍钟山给他最直接的治疗办法便是抡圆了胳膊啪啪几个耳光而此时小懒这娇嫩的脸蛋楚楚可怜的表情钟山可是下不了手只好求助的目光看向年华

    他知道还有一个简单的办法那便是走针黄老太太那针法炉火纯青对付这点儿小问題定是手到擒來可是自己由于时间紧张也沒有学那套技术此时用到了方才感觉有些后悔不过他随之安慰自己那手法也不是一两日便可以学到的而在未來迎接自己的事情何其多已是不可再等若是有缘那便等來日相见的时候再学不迟

    年华对老懒说道:“你得帮我个忙你家闺女还小我要给她治病要触碰到身体我一个糟老头了影响不好”

    老懒顿时明白了什么意思忙说:"要我怎么帮忙”

    年华便将如何给小懒治病的步骤说了一下

    老懒听得云山雾罩而钟山却是听的明白这过程中需要碰触到小懒上身一个沒结婚的黄花大丫头外人是断不能去碰的所以钟山不禁也皱起眉头

    “还有别的办法沒有你这样还不如直接给小懒姑娘几个耳光合适”钟山问

    “你那土法子并不一定完全合适其实最好的办法便是针灸和经络推拿我沒那套东西所以沒法针灸只要推拿经络了而不论是针灸还是推拿都必须要触碰身体……"年华极其认真地说道下巴稀疏的山羊胡随着他说话一翘一翘的

    年华说的这些钟山倒是认可的不由得将目光看向老懒

    此时的老懒根本不懂他俩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是一脸焦急

    “二位你们到底有沒有好办法不行我就赶紧找大夫呀”老懒喊道

    钟山朝四周看了看忽见一旁炕上摆着一个针线笸箩那是小懒母亲平日做针线活时候放剪刀、针线等东西用的那里面有个锥子锥子头上一根长长的大粗针这锥子是纳鞋底所用

    钟山心头一喜顿时将那针线笸箩拿了起來对年华说:“这东西应该可以派上用场吧”

    年华脸上顿时恢复了往常的猥琐伸手将那锥子拿到手里“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得來全不费工夫”

    钟山顿时一脸黑线幽幽地说道:“这前言不搭后语用在这里居然还能说的过去”

    年华嘿嘿一笑然后对老懒说道:“把她放平平躺着”

    老懒看到那么粗的大钢针心里已是哆嗦知道这是要在闺女身上用不由又问:“你……你打算用这……用这扎哪里”

    他生怕这锥子下去闺女的命沒了

    “懒叔放心好了这位年华道长有本事的按他说的來吧”钟山嘴里这么说着但是心里却提醒自己要紧紧盯好这个年华老道天下老道并不一定都是好人这一路走來阴谋不断的那个龙虎道长便是这样还有黄老太太的父亲黄三爷都是道门中人可他们却是十恶不赦之人所以钟山告诫自己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却是不可无的

    老懒见钟山这么说虽然还有迟疑但是却是点了点头不再说话算是默许了年华的说法于是扶住小懒的肩膀让其躺平

    小懒也是极为老实很是配合此时已是停止了哭泣但是眼睛却是呆滞地看着前方

    老懒看到闺女这样很不放心看了看钟山眼神里似是求助之色

    钟山冲着他点了点头

    年华此时迎面站着看着躺着的小懒然后撸起袖子于一旁将烛台上的蜡烛点燃然后锥尖在那上面烧了片刻算是消毒吧待烧了一会儿在一旁擦了一擦径直朝小懒身上扎去

    老懒害怕地赶紧闭上了眼不敢去看更不敢去想自己的闺女被针扎的情境

    钟山一直盯着年华年华将锥子在小懒身边比量了一下于两乳之间选取一个位置扎了下去

    只听得小懒嗓子里“咕嘟”一声似是有东西含在她的嘴里年华见状将那锥子捻了一捻和平时的行针一样小懒的脸上顿时表示出微微的痛苦之色

    老懒听到闺女的声音顿时睁大眼睛看着小懒

    年华将锥子拔了出來然后示意老懒将闺女扶起來

    小懒被托着后背站了起來头往下微微低着只见年华朝她的后背使劲一拍小懒顿时“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黏糊糊的东西然后眼睛顿时闭上了眼角里挤出几滴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