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44】 看到奶奶

作品:《灵魂当铺

    年华这才直起身子说道:“看样子是好了”

    钟山冲着年华点头示意了一下他看个满眼知道小懒应该沒有问題了

    老懒抱着闺女低声连呼:“懒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小懒缓慢地抬起头來看到父亲在身边不禁哇地一声抱着父亲就哭了起來老懒搂着闺女一个劲儿地安慰:“沒事的沒事的”

    钟山不想等她情绪稳定直接走到面前问道:“小懒发生什么事了”小懒仍是抱着父亲的肩膀哭着并沒有回答

    钟山心里一急“到底怎么回事你赶紧说说”由于着急钟山的嗓门高了一些小懒吓得身体一抖哭声也顿时停止

    “我……”小懒看着钟山泪眼婆娑

    钟山意识到了自己有着激动不论出于什么理由对于这样一个女孩子大吼人家终归是不对的毕竟人家和自己沒有任何关系于是声音放缓了许多问道:“你看到什么东西了”

    小懒点了点头

    钟山抬头看了看年华发现年华正好也看自己

    老懒此时惊讶地看着闺女“闺女告诉爸你看到什么了”老懒话里明显带着颤音此时的他也是紧张不已或者说是恐惧

    小懒看了看身边炕上躺着的母亲嘴唇哆哆嗦嗦地说:“我……我看到我奶奶了……”说完又是哇地一声哭了出來

    钟山一愣

    这是怎么回事一般除非阳气很弱的人才能看到鬼的小懒虽是女个女孩子但是阳气并不算弱按照她这体格來讲不该能见到的况且这种鬼上身一般都是不露原身的又怎么可能无故显现出來呢若是她奶奶出來那她母亲该是好了为何现在还和个死人一般躺在这里

    钟山感觉事情不妙赶紧过去将手搭在小懒母亲的脉搏之上发现脉搏比昨日又微弱了一些心里不禁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是以可见的速度才衰退若再这样下去恐怕过不了几天小懒的母亲就得和她奶奶作伴去了

    钟山不敢将实情和小懒父女说怕刺激到他们只是朝年华老道使了一个颜色

    年华也过來摸了一会儿脉然后和钟山对视一下点了点头

    小懒和父亲都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情况如何了但是这猥琐老道和钟山的举动却是尽收眼底小懒父亲问道:“小懒她娘怎么样了”

    年华示意钟山回答

    钟山大脑飞速运转着快速地寻觅一个比较委婉却又能鲜明地表达意思的词语出來可是他绞尽脑汁却发现除了明说沒有更好的办法若是欺骗固然可以但是那样很可能会影响事情的进度反倒耽误了事

    拿定主意钟山看着小懒和她父亲然后说道:“看來我们必须得先将奶奶的魂驱走了”

    老懒木然地点了点头不由得喃喃地说道:“那是不是就如你昨天说的我娘和我媳妇两败俱伤呢”

    钟山点了点头

    此时小懒忽然说了话:“我奶奶已经伤了我见到她浑身都是血头发蓬松地看着我就是不说话我才吓哭的”

    小懒说这话的时候浑身还微微打着哆嗦

    “哦”众人听闻小懒此言纷纷将目光投向她

    “你详细描述一下到底是怎么个经过”钟山忙问

    小懒看了看母亲的身体然后身体挪了挪慢慢地说道:“我在门口看你们走后我就关了院门到屋里看书忽然听到窗户这有个声音我就抬头一看顿时吓了我一大跳只见奶奶就在窗户那里满脸的鲜血呀头发乱蓬蓬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看眼睛都几乎看不到黑眼珠像是翻着白眼一样”

    老懒听到这话顿时急了高声喊道:“娘呀您至于这么恨我们吗天下哪有自己的亲奶奶这么吓唬自己孙女的呀”喊罢呜呜地哭了起來

    “我说老懒你也不用哭或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年华开了口

    老懒顿时止住哭声盯着年华问道:“那能会是怎么样”

    “或许是你们整个祖坟出了问題呢”年华说道

    年华这论断也正是钟山告诉他然后他以此判断的

    “怎么可能呢我们张家坟地十几代人都埋在那里一直也沒出过事的现在怎么就好端端地出事了"老懒明显不信

    钟山说道:"这可不一定现在是不是快到清明节了”

    老懒算了算日子回答道:“是的还有半个多月吧”

    “好吧看來我们等不到那个时候了只好提前去坟地再去探查一番了我认为这还是和张家坟地有关系我们都仔细想想貌似这发生的一切奇怪的事情都是那个张爷死后埋在那里之后出的事儿而他家偷偷改了风水这是既定的事实了”钟山说

    年华说道:“沒错依我看也是出在那个坟地之上”

    “可是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他儿子都沒事今早老二却突然死了”

    钟山想了想然后说道:“我认为这是因为张老二从沒晚上去过坟地平时上坟都是白天所以沒事可是今早他是想赶在老大和老三前面去改坟的所以遇到了可怕的事情你们是沒见过他那恐怖的样子并且浑身都是土真不知道他遇到了什么事情或许从某种意义上來讲我昨晚那个办法是导致他丧命的原因唉……”

    钟山叹了口气经过自己的分析他竟感觉自己和张老二的死脱不了干系不禁重重地叹了口气

    年华忙道:“钟兄弟不必自责正所谓天道昭昭因果之报若是我们的推测正确的话那他的死便是自作自受了当务之急我们应该先将这事处理好然后去坟地一探究竟”

    年华指着炕上躺着的小懒母亲说着

    钟山点点头然后问道:“可有更好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