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45】 血光昭示

作品:《灵魂当铺

    年华摇了摇头“你先前的做法我是赞同的若是有好办法我怎么又会赞同你嘛”

    钟山只好又叹了一声

    老懒一旁急了说道:“这样的话那小懒她娘……她的身体已是这么虚弱了"

    钟山也跟着说:“我现在也是担心这个问題所以才顾虑重重不敢动手的”

    年华沒有说话眼睛一直盯着小懒娘的身体忽然说道:“有了我们都想复杂了复杂了”

    其他人皆是一愣“什么”

    年华捋了捋沒几根的下巴胡须重新恢复他那猥琐的笑容

    钟山忙道:“我说天华真人您别卖关子了行吗这都什么时候了有什么办法赶紧说”

    “嘿嘿高大上的办法咱们用不上那不妨就用个土法子试试如果成功了更好若是不成功也对她沒什么大的伤害”年华说

    “土法子我用过了呀”钟山说道

    “嘿嘿那再用一次如何”年华说罢便让老懒出去弄个水碗然后拿一双在家谱前面上供用的筷子

    钟山先是疑惑不解当水碗端上來年华拿起筷子的时候顿时明白过來不禁一拍大腿“真是这个方法我怎么忘记了呢”

    原來年华说的这个办法便是民间取鬼之法很简单的办法便是用平日上供的筷子在清水里蘸湿然后手持筷子开始夹住被上身之人的食指传言这样的办法屡试不爽上身的鬼魂往往受不了疼痛而求饶而本人因为阳气还够所以沒事

    但是钟山心里又有疑虑一则是这被上身时间太长小懒的母亲还能不能承受二则便是这筷子的问題了既然是给祖宗上供的用它來驱鬼其实就是借助祖宗的力量來达到这个目的可是小懒的奶奶本也是家谱上的人这样做无异于让他们自相残杀这样的情况钟山还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心存顾虑

    钟山虽这样想着但是却并沒有说出來他知道此时这貌似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了

    年华对钟山说:“你烧一道符吧不然我怕这鬼魂在人体内待太久了适应了活人的身体忘记了自己回家的路你烧个性魂符便可”

    钟山应诺然后重新画了一道“醒魂符”这符就是专给迷糊的鬼魂指路所用的平时很少有人会用到钟山更是少用因为他只要见到恶鬼便是消灭见到善鬼一般都是用藏魂瓶來对付的钟山毕竟刚刚和这年华老道接触虽是信任但是毕竟还不完全了解底细想了想还是不外露的好只要小懒父女不说便沒人知道

    待灵符晾干钟山示意年华已准备妥当然后将灵符点燃在小懒母亲前面绕了一圈

    年华开始动手只见他手持竹筷在水里一沾然后嘴里开始念念有词然后突然夹住了小懒母亲的食指

    小懒母亲"嗷"地一声坐了起來脸上表情很是痛苦蹬着通红的眼睛看着年华

    年华也不看她只是继续夹着手下暗暗使劲儿

    说也奇怪小懒母亲虽然喊得很是痛苦可是手却丝毫动弹不得

    小懒和父亲抱在一起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既是害怕又是心疼小懒哭着喊着妈小懒父亲不知道此时这痛苦的嚎叫是谁发出來的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喊娘还是该喊媳妇了只是抱着小懒一脸焦急地盯着小懒母亲

    忽然小懒母亲说话了嗓门老大:“你这个不孝的东西伙同外人來对付我呀”声音却是小懒奶奶的

    老懒顿时哭道:“娘呀这不是对付你呀是你不该继续呆着了你想要什么你也不说你上了你儿媳妇的身这不光是折磨她呀您这是折磨我呀你是想让你儿沒媳妇让你孙女沒了娘呀娘唉你不能这样做呀”

    老懒哭的眼泪鼻涕俱下

    小懒母亲此时还想说话可是已疼得发不出声音來

    “老太太有啥心事你就该直接和你儿子要求我看你儿子孙女不是不孝之人恁折磨你的儿孙这可不是有德行的老人该做的事儿亏你儿孙每年上供都祭奠你不外乎就是期盼祖宗能保佑后代平平安安的吗可是你吃着祭祀却做了什么事呢”年华手里丝毫沒松嘴里却试图劝说她

    人往往便是这样越是熟悉亲近的人说你的时候你越是听不进去相反却更容易倾听一个陌生人的倾诉和劝说小懒的奶奶便是如此

    此时小懒的母亲身体倒是安静下來

    众人都感到气氛在微微地变化

    小懒母亲说道:“好吧我走但是我的家被他张老汉的家给挡了你们要去看看”

    钟山心道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然后说道:"奶奶这你尽管放心我们一定帮你把这事做好您放心地回去吧同时我还要问你一个问題你为什么满脸是血地吓唬自己的孙女”

    “我……唉我只是让家人有所预感事情再不解决便可能有血光之灾了”小懒母亲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好的我们明白了您放心的走吧我们一定会把事情处理好的”

    话音刚落众人只听得一声沉沉地叹息然后再无任何声音小懒的母亲脑袋也顿时耷拉下來

    年华此时才将筷子松开老懒也忙过去将媳妇扶住慢慢地放躺在炕上然后一脸焦急看看年华又看看钟山希望能得到好的消息

    钟山明白他的意思说道:“阿姨身体太虚弱了现在终于可以让她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年华也站起來将水碗和筷子收到一边说道:“熬点儿粥给你媳妇喝沒事了”然后看看钟山“还不错比较顺利"

    “您真是前辈若不是您提醒我都想不起这个办法來实在惭愧……”钟山说道

    “钟叔现在小懒她奶奶走了”浆糊一直在旁边静静地看着此时见众人都轻松下來方才问道

    钟山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下午好好休息晚上我们要出去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