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46】 又见老大

作品:《灵魂当铺

    ||    浆糊“哦”了一声便不再多问忙走到一边兀自休息起來从老家出來以后他已渐渐习惯钟山经常夜间行动这样的事自己又无从改变只能养精蓄锐然后等到晚上和他一起出去

    并且从刚才的话里浆糊知道今晚又是去寻找什么邪祟的事这也难怪这样的事情大部分都是晚上发生的多晚上不出去又有什么效果呢不过今晚将会增加一个人便是眼前这个猥琐邋遢但是让自己颇有好感的老道士

    老懒见钟山和年华都给自己吃了一个定心丸心里这才踏实下來让自己给媳妇熬些粥这才忽然意识到中午还沒有做饭便赶紧喊了小懒准备洗菜烧水打算给他们做顿好吃的表示感谢

    钟山也不阻止好吃的可是來者不拒的平时自己和浆糊在路上哪有什么机会去吃吃一是山野之外吃不到二则便是手里的盘缠是有数的不得不考虑着花不可胡吃海塞寅吃卯粮

    将近一个小时之后饭菜俱齐荤素皆有众人见菜都是难掩激动之色两眼放光尤其浆糊和年华

    小懒虽然知道是年华这猥琐老道救了自己母亲讨厌排斥之心少了不些但是看到年华这猥琐的吃相还是连连皱眉和别人相比平时吃相最难看的浆糊此时都成了大姑娘吃饭般的秀气了

    饭罢已是下午小懒的母亲才慢慢地苏醒过來自然是对钟山等人千恩万谢一番

    老懒父女也是激动异常恨不得给他们跪下的架势被钟山和年华轻描淡写过去只是他们有了一个请求便是今晚继续睡在他家别人家也不认识

    老懒自然是痛快答应只是这年华老道实在是脏小懒心里仍很是别扭不过想到人家毕竟是救了自己母亲别的一切都便不叫事儿了

    大家都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老懒听从了钟山的建议也把小懒母亲搀出來多接受些阳气

    浆糊被太阳晒得直打盹钟山和年华说这话

    “下午有必要再去张老二家去瞧瞧看看有什么异常沒有再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有沒有什么最新的消息还有那老三看他那样子浑身鬼气到底什么原因导致的今天白天太阳这么足都不能遮掩遮掩下去恐怕他也活不了了”钟山对年华说道

    年华点了点头“也好这样我们晚上出去的时候心里也能有个数儿”

    老懒一旁给媳妇扯了扯衣服然后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下午便带你们再过去趟”

    钟山连忙摆手“不用不用这一上去大家差不多都认识我了你也不用老是参与有些事你老出面不好我们三个去就可以"

    “好吧那需要我的时候我再去你们晚上出去可需要什么东西”老懒问

    “我是不用的年道长你可需要”钟山看着捻着胡子的年华问道

    “我老头子也不需要晚上主要就是去看看也发生不了什么事情不用带什么东西”

    “那好既然这样咱们就想过去看看”钟山站起來伸了一个懒腰

    年华也站了起來浆糊正迷迷糊糊被钟山捅咕醒后一脸幽怨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然后有些不快地跟着一起出了院子

    当三个人到了张老二家门口的时候门口的人明显比上午少了一些大约十几个人吧或许是受到上午李光棍那事的影响此时都人人自危了亦或者认为这张老二死的这般蹊跷还是离得远些更保险一些

    这十來个人也都是闲着无事在院子里院子外面继续喝着茶抽烟吹牛

    众人见钟山三人过來纷纷站起身來冲着他们点头示意钟山也是点头算是回礼

    进了屋里此时张家老大和老三还有老二的媳妇正在给老二换上寿衣这衣服本來上午便可以买到只是突然发生了李光棍的事一直到中午才找到人去打点此事

    屋里老大身边还站着四个人都是披麻戴孝三男一女大的是个男的有二十多岁和自己一般年龄个子最小的只有七八岁的样子是个女孩此时这女孩嘴巴正一撇一撇看着张老二被套上寿衣眼泪哗哗地淌着嗓子里哼哼唧唧并沒有如张老二的媳妇一样嚎啕大哭

    钟山猜测这几个孩子应该便是这张家的后人了那个子高的可能是老大的儿子而这小女孩则可能是这老二的闺女了

    钟山心道:张老二虽是这么年轻就死了可是还有兄侄扶棺儿女戴孝这也算是圆满了小懒父母死的时候连个抗幡抱罐的人都沒有无兄弟无儿侄也难怪小懒的奶奶一直那般恼火

    钟山此时将目光集中在张老二的身体上面忽然愣了一下随之寿衣被穿上然后老三对外面喊了几个人进來后见老二重新抬到由门板搭建的灵床之上上面全新白色的尸单子绣着巨大的荷花在泛着丝光的白布上面格外显眼甚至有些艳得突兀突兀到有些渗人

    钟山盯着尸体看了一会儿当然此时他已看不到什么尸体已被盖得严严实实

    张老大哭过之后便來到钟山跟前

    “钟先生您能告诉我老二是怎么是的吗”张老大重重地叹了口气盯着钟山看了半天才开口问道

    他已见识到了钟山的本事他的号召力也是很强所以此时倒是变得很是客气

    “这也正是我來的目的二叔死得蹊跷而且死在你父亲的坟头之上这本就是充满诡异你们一定要把知道的详细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如此我们才能准确判断”钟山这话说的也是恳切

    老大看了看钟山身后的年华浆糊然后说道:“是有一些事情我们这边屋里说”

    钟山看了看周围然后点了点头和浆糊、年华一起跟着进了另一个屋里他知道接下來或许便有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