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47】 寻找线索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三人随着老大进了屋里钟山环视了一下这间屋子也是卧室应该是老二孩子住的

    老大往炕上让了让钟山三个人都坐到了炕沿上然后看着老大

    老大卷了一袋旱烟然后猛吸了几口一根烟顿时燃下去了一半然后弹了弹已很长的烟灰抬头看了三人一眼才慢慢地开了口

    “我们兄弟三个做错了事情”老大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來的

    钟山一听这话就明白了接下去他要说的意思但是他依旧不动声色地听老大诉说

    “你们也看到了外面披麻戴孝的那四个孩子都是我和老二家的我家俩他家俩老三还年轻结婚几年了还沒孩子我家人丁还算旺盛可是唯独孩子们学习都不好去年年底我爸过世老二和老三就找我商量问问能不能改坟好让孩子们以后能有出息说实话这事我怎么都可以我家孩子也大了十好几快二十的人了已过了学习的时候了这辈子估计也就这出息了但是老二和老三想法很强烈考虑到毕竟家里是该出个有出息的人不能一代代都从土里刨食吃吧所以我也就同意了”老大说完又抽了几口烟

    “然后呢”钟山说道

    “我是同意了但是这张家祖坟本就风水不错十几代人都葬在那里也挺好的要是改坟还得考虑到找风水先生再去寻穴所以老二不知道从哪里就找了一个人也说是老道一口南方口音到村里看了看说你们村沒有比这更好的风水了了我们就问那为什么张老懒家能出大学生而我家孩子个个都沒出息那先生说因为他家坟在你们祖坟里占了文曲位”老大说道

    钟山点了点头这也正印证了自己的推断

    “我们便问那先生这样岂不是我家就沒希望了那先生说倒也不是只需要我父亲下葬的时候方位微动一下干扰到他家的坟穴之位便能借气所谓的借文气便是如此这样一來你们家的孩子便能学有说成就如给田浇水一样将他家的水都引到你家來了我当时听到这话心里虽然高兴但是却不敢这么去做良心过不去这不是损人利己吗但是老二和老三执意这样去做我也沒了办法毕竟是为后代好我也说不出什么而且这事一般人都不懂这个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我们还给了那先生一百块钱算是辛苦费和封口费”

    老大说着又掏出纸和烟叶卷了一袋旱烟熟练地咬掉烟卷扭然后点着

    “一百块这人也够敢要的一般城里人一个月工资才三十块钱这赶上他们三个月的工资的了你家也是真有钱呀……”年华老道在一旁不禁吐槽

    老大并沒有理会这吐槽而是兀自吸着烟

    “所以老懒的媳妇就他娘的魂上身了”钟山明知故问道

    "这……这我也说不好我并不知道和我家坟地改动有沒有联系是我父亲下葬之后才上身的这倒是个事实”老大不置可否地答道

    “然后还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钟山继续问

    “然后……然后就是昨晚”老大说着从一旁柜子里拿出一件衣服那正是老懒昨天下去费了半天劲才找到的那张老汉生前穿过的衣服就是那件对襟汗衫

    钟山不动声色他自知是怎么回事

    浆糊看到这衣服就要开口对钟山说话钟山忙给他递了一个眼神示意他闭嘴浆糊便赶紧把嘴闭上了开始盯着张老大

    老大抚摸着父亲的衣服然后慢慢地说:“我父亲昨晚回來了”

    钟山三个人都静静地等着老大继续说道谁也沒有任何惊讶之色

    老大看了看三人本以为他们会惊讶但是却见他们异常安定心道:果然是高人只好继续说道:“我们三家他都走了一遍甚至骂了老二和老三倒是沒让我见到但是留下了这件衣服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一大早醒來我看到门上挂着这衣服顿时急了正在那个时候老三找到了我把昨晚的经过一说我便和他一起准备來找老二商量这个事情谁料……”老大声音变得哽咽说不下去了

    “你节哀顺变”钟山说道

    老大看了一样钟山等人“你们是不是现在在鄙视我们兄弟的所作所为了唉尽管鄙视吧我也知道这事做的损都说损人利已的事情会遭报应果然呵呵……只是沒想到这报应來的这么快唉……”老大苦笑

    钟山顿了顿问:“那二叔是什么时候去的坟地”

    “唉我开始问弟妹她还不和我说实话从李光棍家回來我把事情和她一说她还害怕地将事情始末都告诉了我老二是想独自去大约是两三点钟去的吧”老大说

    “那么晚他不害怕”浆糊插话道

    “他害怕他是村里出名的大胆前些年和人打赌谁能在坟地里睡一晚赌十块钱的他二话沒说就抱着铺盖卷子到坟地里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才回來”老大说到这里似是谈起了老二的风光事语气里颇为自豪

    钟山暗叹这看似最是老实巴交的张老大也不过如此此时不想想就外面躺着的已死的弟弟竟还有心思在这为看似勇敢实则无脑的愚蠢行为感到骄傲

    但是钟山知道无论人家怎么样那是他自己的事自己也无心去管不过他却从刚才老大的话里隐隐听出一点儿别的东西來

    “他最近有沒有什么异常的举动"钟山希望能得到一些微细的发现越是这样的信息往往越能牵扯出重要的线索

    老大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每天都挺好的我要是身体不好了还给我去村头挑水我这兄弟好的沒说好兄弟呀"

    老大抹着眼泪声音哽咽

    钟山突然问道:“那你所言他和别人打赌去坟地坟地里是有什么奇怪的事情所以他们才打赌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