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48】 奇怪打赌

作品:《灵魂当铺

    ||    “这都好几年的事了具体情况也记不得了好像是说坟地里一到半夜就能听到奇怪的声音”老大答道

    “奇怪的声音”钟山顿时精神一震总算是听到了一些不知道的线索然后看了看年华和浆糊

    老大说:"据说是但是我也不知道后來我也曾经问过老二老二说一到半夜就睡着了哪里听到过什么声音而且他那呼噜又响即使有声音估计也得被他的呼噜盖过去”

    钟山心里隐隐觉得事情开始越來越复杂既然他们能打那个赌而且还是十块钱那可是大赌注这钱足够一家人在农村吃一个月的了若非和老二打赌的人很有钱便可能真是遇到过真的可怕的事情

    钟山忙问:"那个和他打赌的人是谁?住哪里”

    “那个人呀死了好几年了和老二打完赌不到半年就死了吧他家住邻村和老二从小是同学”

    “他是怎么死的”

    “据说死的挺蹊跷的那人水性一向很好但是却是淹死的就淹死在村附近的那条河里可是奇怪的是那河里水也就刚沒过膝盖小孩进去也淹不死呀何况他那么一个大小伙子”老大说着忽然停住脸色顿时一变变得刷白然后低声问钟山:“老二的死该不是和那个人有关吧”

    钟山摇了摇头嘱咐张老大不要乱想

    张老大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高人还请你们多麻烦帮老二查明死因”

    “你们为什么不报案让公安局的人來查查呢”钟山问

    其实钟山已观察过张老二的尸体感觉尸体并无什么明显的伤痕但是刚才大家给老二穿寿衣的时候他却发现了异样那是尸体上有些青瘀和尸斑很是相似由于只是看了那么两眼所以钟山即使看得再仔细也沒看清楚

    老大低声说道:“唉报什么案呀人都死了就别折腾他了而且弟妹也受不了这个痛苦想着人赶紧早早入土为安吧"

    “这是你的真实想法”钟山盯着老大问

    “这……我做大哥的自己亲兄弟死了还死的不明不白我能不着急?我也想知道死因可是现在人死了撇下孤儿寡母俩孩子都才十來岁若是弟妹耐不住寂寞走了道改嫁那孩子可怎么办总不能让孩子刚沒了爸又丢了娘不是”老大一脸的悲怆

    钟山点了点头他明白这老大的良苦用心了此时他是想着听弟妹的这样或许她能顾忌俩孩子在家也有地位所以不改嫁

    但是钟山通过从一开始到现在的事情发现这老二媳妇貌似有点儿可疑但是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題却又一时想不出來

    "既然如此那好吧我们也会想想办法的”钟山站起身说道这一趟來并沒有什么大的发现但是那个赌注却是勾起了他的兴趣

    年华和浆糊也跟着站了起來准备跟着钟山出來

    钟山走到门口撩起门帘忽然回头问道:“那个人可有家人”

    “沒了那是个外來户家里人在时候被批斗死了他家就剩下了他自己沒想到还给淹死了”老大说

    “好的”钟山随口答应着便往外走抬起眼看了看正跪在尸体前面的老二媳妇儿此时她见到钟山眼神忙躲过去然后兀自哭泣起來

    钟山看得明白心里暗自一笑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出院子

    当很多事情堆在一起让人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你会发现时间过得很快

    钟山三个人來的时候就已是下半晌此时从张老二家出來后太阳已是渐渐西落

    “你感觉这里面会有什么蹊跷”待走出一段距离之后钟山放缓脚步朝年华问道

    “那打赌的人有蹊跷”年华捻着胡子说道

    “那你认为呢”钟山又问浆糊

    “我感觉哪里都蹊跷不明不白的死不明不白的打赌不明不白的淹死还有这老二的媳妇我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浆糊学着年华的样子说道不过他下巴可沒胡须只能是摸着下巴

    “哦浆糊开始有自己的见地了呀”钟山高兴地说道他是打心眼里高兴这浆糊开始能独立思考一些问題了若是放在以前他定是只能简单地回答个“不知道”三个字

    钟山一句话把浆糊夸得差点儿飘起來美滋滋地说:“那还用说我浆糊也是读过书的人"

    钟山顿时脸一沉“读的小人书吧”

    三个人哈哈哈大笑起來

    笑罢钟山说:"今晚计划不变先去祖坟去一探究竟看看到底有沒有蹊跷的事情现在回去准备俩手电筒中午老懒问咱们的时候你们都还不要我是想好个面子才沒要的"

    浆糊急忙说道:“钟叔原來你……”

    钟山不等浆糊说完便跟着说:“你什么你我这是为了给他吃定心丸什么都不要不是显得咱们牛逼吗"

    年华嘿嘿一笑脸上皱纹顿时堆在一起那褶子比天津的狗不理包子还要多越加猥琐起來

    “这不是牛逼这是装逼呀想不到我老头活了好几十年装逼了好几十年竟然后继有人了哈哈哈哈……”年华笑道

    钟山不屑地瞟了年华一眼

    “我决定了既然我不牛逼那便不能装逼不然出了事谁担着赶紧回去好好准备晚上需要的东西去”钟山说

    钟山说完三个人便边走边商量着晚上需要的东西等到了小懒家门口的时候三个人也把晚上的清单列了一遍

    老懒听到开门的动静从屋里出來看到三人均是喜笑颜开的样子忙问有什么好事

    钟山笑了笑说道:“懒叔有你的好事”

    老懒一副不信的样子“我的好事”

    钟山哈哈一笑“要麻烦您了您能帮我们准备下一些东西吗?今晚所用”

    “你们呀我还问你们要准备什么东西不你们还都说不需要沒问題说吧让我准备什么吧”老懒笑着说此时媳妇身体恢复的很好笑脸一直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