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52】 老大请求

作品:《灵魂当铺

    钟山把晚上遇到的情况如实说了一遍

    老懒听罢也是十分纳闷“沒听说这张老二的媳妇有梦游症呀”

    “难道是她发现了咱们然后装的”钟山看了看年华和浆糊说道

    “这个不好说但是看那样子不像而且夜游症也并不是非得以前就有的或许是现在刚得的呢男人死了她压力过大”年年捻着山羊胡说道

    浆糊一旁打着呵欠“咱们先睡觉成不这一晚上又累又冻现在都困死了”

    “好先睡觉等明天再说”钟山也跟着打了一个呵欠将那杯热水一饮而尽然后站起身來

    众人便各自回屋里

    各自屋里的灯相继熄灭很快鼾声起來

    翌日太阳升起很高大家才都起來小懒的母亲坐在院子里由小懒陪着昨夜她们熬夜不久所以起來的也相对较早

    见钟山起來各自问早小懒凑到钟山身边悄悄地问昨天的情况钟山只言片语地掩饰过去他并不想让小懒知道太多毕竟一个姑娘家这发生的事情虽然在自己看來并不算恐怖但是对于小懒这样的小女孩就不一样了若是产生了心理阴影那便很是不好了

    众人相继起床在院子里溜达着

    村里开始变得有些热闹起來门口时不时有行人经过

    待洗漱完毕吃罢早饭钟山等人便围着饭桌商量起当天要做的事情來但是说实话商量还主要是钟山和年华的事浆糊才懒的管那些只要钟山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老懒更是沒有主意只是一旁静静地听着偶然插上两句话

    商量过后当天的安排便已定了下來先去张老二家看看有什么异常然后再去坟地张老二死的第二天便要开始准备棺材挖坟了只要挖坟便一定会找风水先生至于会不会还找那个给张爷改坟地的那个先生这可不好说若还是他的话便可能从中能发现什么毕竟这村里出现这多事都是从他改了那坟地开始的若是时间还宽裕

    众人又坐着休息了一会儿然后老懒和钟山三人便朝张老二家走去

    张老二家门口比昨天人多了一些老懒直接找了管事的过去等着给自己安排任务这村里若是有红白喜事街坊邻居都会凑合帮助有专门管事的称为“总裁”给每个人具体分工

    此时分工基本已结束负责买棺材的买纸车纸马纸人的负责送信儿的给别的村的亲戚送亡信儿还有负责去挖坟坑的烧火做饭的等等老懒被安排在院子里帮着烧火做饭

    众人见钟山过來都打着招呼昨天一天钟山可谓几乎是家喻户晓了也都知道该喊他“钟先生”

    钟山等人进了屋里张老大正好迎上他们便准备将他们迎到外面说话钟山忙道:“屋里说吧”

    张老大见钟山既然提出屋里说话便只得将他们请到屋里

    今天是张老二死的第二天一些近处的亲戚都已得知纷纷前來吊唁所以屋里时不时地传來哭声所以很吵这是张老大沒打算让他们进屋的原因

    但是当钟山等人进了屋里他才发现张老大是有道理的两个屋里都是人都是他家來吊唁的亲戚

    钟山看了看张老二的媳妇发现她沒有什么异常除了那哭声比别人更加响亮然后对张老大说:“咱们还是出去说吧”

    四个人來到南墙下这里摆着一张方桌上面有几个茶杯茶壶想必是帮忙的人累了可以在这里休息下喝喝茶水

    此时这里无人四个人便坐了下來

    张老大率先开了口“钟先生我正有一事相求”

    “哦什么事”钟山纳闷心想这张老大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老二这坟地的事儿今天帮忙的人该去打窝子了打窝子即挖坟坑所以还请你们帮着参谋一下我们不懂这你们是行家”老大说道

    “我们哪行你不是有恁强的一个先生哩”年华一旁捋着胡须眼睛瞅着天

    张老大见这个猥琐老头似是不好说话不由得面露尴尬忽然想起昨天田医生在救治李光棍的时候老三顶撞了他所以心道该不会是这老头在这里等着自己了吧

    张老大沒有说话而是将目光看向钟山

    经过这一天多的了解钟山知道年华可不是那么小心眼儿人更像是一个世外高人虽然不言不语长得猥琐穿得邋遢他刚才说那话定是有道理的所以钟山也问道:“为什么不找以前看风水的先生呢如果一直找人家再突然换人那以后再接触就不好看了吧”

    张老大叹了口气说道:“那人已不给俺们看了不是沒请他到那一请人家一问來历直接回绝了这不派去的人回來将经过和我一五一十地说了我开始还以为是由于上次收了我家不少钱知道我家富裕些这个时候正好借机在捞点儿好处呢便让人又提着点心带着一百块钱去的可是到那人家干脆连门都不让进了说多少钱都不给看我们的人只好灰溜溜地回來了”

    钟山和年华相互看了一眼心里各自揣摩着原因

    想必那先生当时图那些钱但是事后良心不安了还是有别的问題让他不敢再看了

    钟山慢慢地说道:“看來有必要和这先生见个面了解一下情况呀”

    “听说自从咱的人第二次去那先生便闭门谢客了开始谁也不见了所以你要去见他的话恐怕有些难处吧”老大道

    “难处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已不为则易者亦难矣想我年老道还沒怵头的事儿呢恁事儿就交给我去办”年华瞪着眼说道不过即使再瞪他那小眯缝眼也像是睁不开一样

    “那人住哪里?叫什么”钟山问

    “李大安平时人们都喊他离这不远我找个人带你们去吧”张老大答道

    老大说着便朝院子一边叼着烟卷抽烟的一个老爷们儿打了个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