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53】 找李大安

作品:《灵魂当铺

    一个人随着颠颠地跑了过來冲着张老大点了点头很是客气

    钟山看得出这人定是沒少拿张家的好处不然也不至于这么殷勤吧

    张老大开口说道:“二娃你现在带钟先生他们去一趟家”

    “还去呀都被人家撵出两回來了我看咱们要想见这李大仙估计玄乎了”这个号被称为二娃的人说道

    二娃这看似抱怨的话刚刚说完老大则发了话:“哪里这么多废话这回让你再多带些钱上回给你一百这回给你两百只要能让钟先生和见了面就行”

    二娃看了看钟山马上堆着笑说:"行我尽力我一定尽力”

    钟山心道:他们家果然有钱这个时候家家户户有这么多钱算是很不错的一般比较还能过得去的家庭家里存款也就千八百块钱而他最近直接拿了好几出去眼睛都不待眨一下的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万元户

    张老大对钟山说道:“这趟就辛苦三位了若是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和我提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说完朝钟山三个人一抱拳礼

    钟山点了点头然后回礼“客气了我们也想让事情尽快解决”

    说着话二娃便已套了一架马车过來了上面扑了一个厚厚的草席草席上还扑着一个后棉被窝

    钟山看着这个别扭对张老大说道:“我们三个又不是做月子的女人也不是生病的老人弄这干嘛”

    “钟先生你们这不是有位老人吗”二娃指着撅着山羊胡一言不发的年华说道

    “哎嘿~恁话我可不想听哩咋啦嫌我老啦”年华操着带着河南味儿口音瞪着不大却滴溜溜贼精神的小眼睛说道

    “哪能哪能这不是想着您三位能舒服吗”二娃始料未及本想着看张老大对这三个人如此可以自己便把马车弄软和舒服一些一是显得自己办事到位二则能让张老大知道自己办事尽心尽力这样多给点儿赏钱

    张老大刚送走了一个人又忙赶了回來听着年华在吵吵忙过來搂住他的肩膀:“哪來这多气生嘛这孩子小还不懂事和他一般见识干嘛既然铺上了那就坐呗我在家等你们好消息”

    张老大说着便朝二娃使了一个眼色

    “是嘛我这是胡说八道的您别和我一般见识”二娃也是个古灵精怪的主儿见风使舵的本事绝得很强

    年华仰着头眼睛看都不看然后仰着头撅着下巴便上了马车浆糊也随着一起二人四仰八扎将整个车都占满了

    “这……”张老大不好说什么只是脸色略有难看

    钟山知道他指的是年华和浆糊便笑笑说道“无妨”然后告辞由二娃赶着车往村外走

    老懒见三人和老大聊了一会儿接着上了马车所以急忙扔下手里的活追上他们问个情况

    钟山将经过和他一说老懒便回到院子里继续干活

    四个人在路上不紧不慢地走着浆糊和年华此时四仰八扎地躺在上面还比比谁身下最软和儿

    浆糊急了“刚才你嫌别人说你老现在你倚老卖老不让给我地方”

    “谁倚老卖老啦我可是告诉你我还是正当年哩”年华舍不得挪开半寸地方还逞口舌之快

    钟山静静地看着这一老一少在马车上闹的欢也不说话只是盯着

    浆糊闹累了以后看着天上的太阳微醺的阳光照到人身上暖暖的很是舒服渐渐睡意來袭便朝年华嘀咕道:“老道我睡会儿你自己玩吧”

    浆糊这话还沒沒说话年华的呼噜已经起來了

    “操这老头不地道”浆糊埋怨着看着蓝天流云似是很舒服地闭上了眼睛进了梦乡

    “钟先生你这俩朋友挺逗的”二娃举起鞭子朝马屁股轻轻打了一下马便往前紧走了几步然后又恢复到不紧不慢的速度

    钟山笑了笑并沒有说话对着这样的人钟山一向是不太乐意打交道的

    二娃见钟山沒有说话便也知趣地闭上了嘴只顾赶自己的马车

    马车从村南走正好路过那片祖坟钟山坐在马车上盯着那坟地一直看个不停此时的坟地一片寂静并无任何异样但是昨晚那个突然出现的白衣男人可是实实在在的钟山知道这坟地可不干净

    钟山想跳下车去到坟地里看一看可是想着若是找不到那李大安这张老二的坟地便沒法开挖便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等到下午回來的时候再看不迟

    四个人无话马车一直沿着路走着到了那河边不远并沒有过河而是沿着河一直走着春日的暖阳晒着很是舒服加之昨晚睡的很少钟山此时也开始坐在车上打起盹來

    钟山知道自己不该睡便使劲地闭了闭眼然后睁开眼双手搓了搓脸让自己清醒一下然后问道:“咱们还得走多久”

    “这马车还得走一个小时吧要是骑车子估计还有不到半个小时就到了”二娃见是钟山开口说话忙兴奋地回过头來说道

    钟山轻“哦”了一声

    “钟先生想不到您是高人呀现在整个村里人可都听你的那李光棍的事儿还真是邪乎你说他咋能那样呢”二娃问道

    “我算什么高人只是从李光棍这看出你们村有问題來若是不提醒你们怕你们蒙在鼓里说不定再有人出什么意外那就不好了”钟山见这二娃一直想和自己说话自己要是一语不发也未免太不给人家面子便回答道

    “那李光棍的病能好吗”二娃干脆将身体转了回來看着钟山问

    “能好也可能好不了正如年华道长所言他得的并不是什么褥疮而是鬼噬”钟山说

    “那到底什么是鬼噬呀”很明显二娃來了兴趣

    钟山心想告诉你也无妨这样的话还能让大家都提起注意力并且照顾李光棍的时候更用心一些呢便答道:“鬼噬顾名思义被鬼咬了”

    “僵尸?”二娃顿时瞪大了眼眼神里开始冒着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