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0】 大仙受伤

作品:《灵魂当铺

    css-1-    大家看着那马车跑得飞快而且此时已全然不在路上李大仙此时也不盘腿闭目养神了而是如惊弓之鸟一般跪在车里两只手一边一个紧紧抓着车两侧的车帮生怕被颠下來即使这样他也被颠起很高若不是抓得牢说不定早就掉了下來

    也多亏那马虽然惊了但是并不傻并沒有往特别难走的地上跑选的的路都比较平坦但是即使这样李大仙最终还是被甩了下來

    钟山等人在事情刚发生的时候只是愣了一下就是这个功夫马就已经跑出了几百米开外此时即使撒腿去追也不可能追的上但是不追又怎么可以

    四个人追了沒一会儿便亲眼见着李大仙一只手撒开了车帮然后整个身体凌空继而被甩出很远出去

    大家都急了钟山心道这一下还不得摔死?

    待大家跑到离李大仙还有几米距离的时候那马已跑的只能看到一个点儿

    “这下完了这马丢了还不得让我赔呀”田二娃沮丧地说道

    “现在是人重要还是马重要怎么不分不清主次呢”钟山沒有好气地说道然后朝李大仙走去

    此时的李大仙趴在地上脸上都是血一动不动貌似是直接趴着摔下來的

    浆糊一旁静静地看着李大仙说道:“我的娘哎是不是摔死了”

    钟山也不说话忙蹲到李大仙面前将手放到他的鼻子下面试了试气息感觉气若游丝又扣住他的手腕试了试脉搏也是非常微弱然后回过头对年华说道:“还沒死但是很危险”

    年华连忙也检查了一遍然后朝四周看了看周围一个村子都沒有离得最近的村子即使要步行的话也得一个小时的距离若是到了那里再带人來时间一耽搁恐怕也是來不及了于是年华不由得摇了摇头

    田二娃从后面说道:“这怎么办咱们怎么给张老大交代啊”

    “怎么交代发生了什么就说什么看來给村里送信儿已是來不及了现在只能靠我们自己了”钟山瞪着这田二娃

    田二娃嘴动了动见钟山脸色很不好便将话咽了回去在后面直直地瞅着他们

    浆糊蹲下身体试图动一下李大仙的身体被年华快速阻止了

    “怎么了”浆糊疑惑地问

    “他摔得这么重恐怕骨头都折了若是轻易动他怕是对他不好”年华说道

    “难道就不管了?"浆糊问

    钟山站起來朝四周看了看由于此地离河不远河对过是有一条长长的护堤林钟山和浆糊刚來到这的时候发现小懒便是透过林子听到的

    然后重新蹲在李大仙身边用手碰了碰他

    李大仙沒有任何反应

    “完了真死了”浆糊一旁撇着嘴说

    “试着弄醒他”钟山说道

    “怎么弄打几下”浆糊问

    “再打几下本來沒死也被你打死了去那边河里弄点儿凉水然后浇到他的脸上”钟山对浆糊说

    浆糊打量了一下发现周围那里有盛水的东西忽然发现草丛里有一个破碗在土里埋了半截便过去将碗拽了出來然后飞快地跑到河边将碗洗干净弄了半碗水然后嘴巴又喝了满满的一口小心翼翼地走了回去

    钟山等人见浆糊鼓着嘴回來的不由得笑骂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嘟嘟嘴卖萌呢”

    浆糊嗓子里哼了几声却不敢张开嘴到了李大仙跟前朝他脸使劲一喷一道水务顿时扑到李大仙的脸上

    李大仙的脸上本是有血被水一喷血混着水顿时沿着脸流到地里

    李大仙脸似乎微微有些动静但是不甚明显

    浆糊吧嗒着嘴然后腾出一只手抹了抹嘴角的水然后将碗递给钟山

    “撑死我的脸了”浆糊揉着脸说道

    钟山从浆糊手里接过只剩下半碗水的破碗然后蹲下手指蘸着水滴在李大仙的脸上

    此时除了先将他弄醒沒有更好的办法了只有弄醒他才能让他告诉他哪里疼从而判断是哪里受伤了这样也好根据具体情况抬他

    当钟山往李大仙脸上滴了几次之后李大仙的脸终于比较明显地抽搐了几下然后嗓子里挤出低低的几声“哎嗨嗨~哎嗨嗨~”这还拖着长音儿

    钟山忙问:“感觉怎么样”

    李大仙嘴巴动了动沒有说话嘴唇像是被血粘住一样

    钟山忙蘸着几滴水滴在李大仙的嘴唇上李大仙这才缓缓地睁开眼睛然后开口说道:“我要死了”然后嘴巴一撇似乎要哭出來一样

    钟山本來还很关切忽见这李大仙醒來居然是这么一个状态心里顿时一阵鄙视怕死贪财这李大安可是占全了

    “好了别哭了赶紧说说到底哪里疼我们好决定这么把你抬走”年华沒说好气地说

    李大仙瞟了一眼年华本想骂他忽想起自己此时的状态便赶紧闭了嘴

    钟山也和年华一样让他把身体情况描述一下

    李大仙皱着眉头咧着嘴试着动了动每动一次都疼的“嘶嘶”直吸凉气

    “你一个老男人了哪这么多矫情还说不说了?不说我们走”年华撅着稀疏的山羊胡瞪着小眼儿朝李大仙吼道

    年华此时很痛快总算是可以报复一下了而这李大仙还不能动气年华心里暗道:爽

    李大仙开了口:“你们走我可是听了你们的建议受到你们的邀请才出來的现在把我摔成这样必须给我治疗还得负责把我送回去”

    李大仙这话说的虽然嗓门很高但是看得出他很吃力因为这句话说完他额头上的汗珠已密密布满和着血水一起淌了下來

    钟山心里也着急、生气心道你这李大安你的所作所为到底那一条符合道门中人了和前面听到的那个龙虎道长到底有何两样

    但是钟山还需要他需要从他身上解决一些疑问

    忽然李大侠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嘴巴里涌出一摊鲜血

    “坏了”钟山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