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1】 被血呛死

作品:《灵魂当铺

    此时李大仙明显已出不了声音眼睛使劲闭着开始剧烈地咳嗽每咳嗽一声便从嘴里喷出一些血來整个身体努力翻了过來面朝上面这样由于沒压迫腹腔咳嗽的还要舒服一些

    这情况钟山和浆糊等人可是从未见过一时间吓傻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年华忙跪下将李大仙的头扬起这血是从他的嗓子里冒出來的呛得他几乎呼吸不了但是此时也沒有好办法很快李大仙的脸色便被憋得开始通红既然青紫几分钟后李大仙终于闭上了眼睛

    钟山瞪着眼有些结巴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了”

    年华将李大仙的头慢慢地放下然后摇了摇头说道:“被自己的血呛死了”

    “啊为什么会这样”钟山很是惊讶

    “看來是刚才摔下來的时候不小心把肺震破了吧或者肋骨摔断了把肺扎破了所以才有血若是刚才不动估计出血口还被堵着一动弹出血口一露顿时血就涌了出來”年华分析道

    田二娃忽然“哇”地一声跪到李大仙面前大声嚎啕起來

    钟山盯着田二娃“你哭什么”

    田二娃也不回答钟山只顾自己在那一味痛哭“大仙呀你这是怎么了呀怎么好好的就能死呢我这任务还沒有完成呀你咋就这么草草的去了呢都怪我们呀要是我们不让你出來你就沒事了……”

    这话钟山听在心里很是别扭刚要发话只见浆糊一把拽住田二娃的领子生生给拎了起來然后朝一旁一丢直接丢出几米开外田二娃被摔得一个踉跄然后跪在地上

    “说什么呢都怪我们我们是指的你和谁呀你这话说的貌似是我和钟叔他们害死了这假道士了?”浆糊撸着袖子指着田二娃骂道

    田二娃顿时沒了哭声一脸恐惧地看着此时凶神恶煞的浆糊

    浆糊本身个子就不矮长得又是五大三粗赛张飞的模样此时一生气眼睛瞪得大大的很能唬人

    钟山和年华本也看这田二娃很不顺眼见浆糊这样并未阻拦而是一旁静静地看着

    田二娃本來还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钟山见他无动于衷便重新仰着头看着浆糊一脸委屈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怎么能怪你们呢这都是我的责任我的责任怪我沒把马车看好”

    钟山冷冷地盯着田二娃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浆糊别揍他了”然后不再管田二娃而是转身面相年华

    田二娃听闻钟山发了话也不管别的忙朝这边跪爬了几步连着给钟山磕了几个头直磕得头上沾满了绿草汁液

    钟山也不理他田二娃便重新给浆糊连连磕头连连称谢

    浆糊也是不屑地“哼”了一下

    年华对钟山说道:“冥冥中天注定天道使然这李大安注定要这么死吧恐怕是作孽做多了老天不想让他活了不然为什么好端端的大白天这老马为何遇到这奇怪的旋风即使遇到它毕竟是匹老马了也不该惊车的而且是等我们都下了车独留他自己在车上的时候才惊车”

    钟山点了点头然后回头看了看李大仙的尸体

    其实对于现在这个时候钟山还有能力将李大仙的魂魄拘住甚至让他复活不过那就是好属于典型的逆天而为了这样的事他可不想去做自己的父亲逆天夺命也只是用自己的命换來李玉婵的姐姐潘氏的三年寿命但那是救好人至于李大安这样的人钟山恻隐之心都不存在

    “起來吧我们商量一下该怎么处理”钟山看着还跪在地上的田二娃说道

    田二娃脸上一喜似是死刑犯听到无罪释放那般喜悦从地上爬了起來然后用手拍了拍膝盖上的土

    “二娃这李大仙家里是否还有亲属”钟山问他想着人既然死了总不能再弄到自己村里吧还是将他送回去的好但是刚才他们去这李大仙家的时候发现他家里貌似并无他人

    “好像沒了吧听说他有个侄子在北京但是具体在哪里做什么我就不清楚了”田二娃说道

    钟山不由得很是郁闷盯着李大仙的尸体发呆

    年华捋着胡子嘬着牙花子说道:“也不能就把人就丢这里呀真是个难題你说你早不死晚不死偏偏死在半路上害的我们是抬也沒法抬更不知道该把你抬到哪里去”

    钟山抬眼看看了天色

    由于从李大仙家里出來的时候就已是下午了加之往后走的时候田二娃并沒有赶车任由马自己行走所以速度更慢了一些此时又因为李大仙耽搁了很久天色已渐渐开始暗了下來

    钟山不说话年华和浆糊也沒话可说田二娃更是不敢做声

    “都愣着干嘛都想想主意”钟山叹气了一口气说道

    “派个人送信儿吧”年华说道

    田二娃听到这话心中暗喜忙说道:“我对路熟悉我去送”

    钟山看着田二娃冷冷地说道:“不必了跟我一起去那边是弄两棵小树做个简单的担架”

    钟山此时可不能放他走一是这么人生地不熟这还不是关键关键的地方就是怕他回头乱说添油加醋一番更厉害的如果说是自己这几个人害死了李大仙而他田二娃是只身逃跑的若是这样说來恐怕就要惹上太多太大的不必要的麻烦了

    以自己的性格而言他又绝对不会放手不管的而且年华当初死皮赖脸地跟着老懒回到村里不也是因为为了驱除这个村的邪魔若是都不管了对谁來讲都说不过去的

    田二娃脸上闪过一丝的失落但是立马堆笑道:“好好我和你们一起去那边砍树弄个担架抬着李大仙”

    说着钟山便准备让年华在这守着尸体自己带浆糊、田二娃准备绕到河的另一面那护堤林里

    忽然远处传來“哒哒”的声音众人不由得纷纷抬头循声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