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2】 教训二娃

作品:《灵魂当铺

    只见远处村子方向奔來一匹快马马上坐着一个人飞快地朝他们这边奔來

    钟山忙止住脚步静静地的等着那马靠近

    近了原來是一个戴帽子的男人冲着钟山喊:“钟先生”

    田二娃忙欣喜地说道:“是村里的张秃子”

    说话间那人那马已到了跟前

    骑马的这个人钟山认识正是那日在张老二家门口率先带领大家去李光棍家的那个人只是一直见他带着帽子却并不知道为何也不知道他如何称呼此时才知道原來他叫“张秃子”顾名思义 自然是个秃子了所以才带着帽子

    张秃子从马上跳了下來

    “你怎么來了”钟山忙问

    “我们看到马拉着车自己回去了车被颠得都坏掉了上面铺的东西也是乱七八糟却不见一个人影大家都担心你们所以让我骑着马赶紧沿着路來找你们”张秃子说道

    “还真是老马识途呀想不到那马丢下咱们自己回去了”钟山感慨道

    张秃子四周打量了一下然后盯着李大仙的尸体“李大仙怎么了”

    “马车惊了李大仙从车上被甩下來摔死了”中山很是平淡地回答道

    田二娃在一旁使劲摸着眼泪哇哇地哭着:“李大仙啊我们对不起你啊那马不听话我打几下还不让我打现在你却是那马给摔死了……”

    张秃子听闻此言“哦”了一声疑惑地看着钟山等人

    浆糊顿时大怒就要揍田二娃被钟山一把拉住

    “呵呵……”钟山淡淡地一笑然后盯着躲到张秃子身边的田二娃说道:“是呀都怪我们发生这样的事是谁也不能预见的也都不想发生的”

    钟山说完然后指着李大仙的尸体对张秃子说:“劳烦你先去送个信儿吧人死了先得通知人家里面”

    张秃子牵着马缰绳走到李大仙尸体旁边盯着尸体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沒听说这李大仙有亲人呀这样吧我先送信给村里让村里弄辆车來接你们你们在这里先看着点儿我骑马很快就能回去”

    钟山点点头

    田二娃听说张秃子要先回去送信忙拽住马鞍子说:“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张秃子忙道:“不行我得赶紧回去这时间紧任务重那边还等着看坟地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得先通知他们带着你马跑不快你也钟先生他们一起等等着车估计很快就能來的”

    田二娃还想说话张秃子理都沒理径直跳上马背扬长而去

    田二娃使劲拽着马鞍被拽了一个跟头见张秃子骑马飞快离去在后面喊了几句也沒人理他只好坐在原地看着远去的张秃子身影发呆

    钟山等人也不说话静静地从后面看着田二娃

    钟山此时心里对田二娃的怀疑已变成了肯定他绝非善类但是至于有多么坏那还得好好观察推敲一番

    一时间四个人都不说话周围一片寂静只能偶然听到倦鸟归巢时候发出的“扑棱棱”拍打翅膀时候的声音

    田二娃此时仍然背对着钟山他们不敢回头

    年华暗暗地捅咕了一下浆糊冲他使了一个眼色浆糊顿时明白然后“咳咳”故意咳嗽了两声

    田二娃身体被吓得一震然后慢慢地转过身來脸上努力地挤出笑容不过看得出他的“笑脸”上肌肉哆哆嗦嗦那是因为紧张引起的痉挛

    “那个钟先生天……天黑了哈”田二娃此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沒话找话

    钟山也不看他身体一转对年华说道:“到河边溜达圈儿呀”

    年华自然明白钟山的意思“走吧正好我还有事和你商量”

    田二娃见钟山和年华都朝河边走去唯独浆糊沒有动弹忙挣扎着爬起來打算追钟山去谁料被浆糊往前一横差点儿沒撞个满怀急忙往后退了两步

    “嘿嘿那个浆……浆糊兄弟你看你这是干什么呀有话好好说嘛”田二娃双手举在前面身体一边往后退一边挤出笑容结巴地说道

    “浆糊浆糊是你叫的吗”浆糊只手朝田二娃肩膀一捅田二娃顿时往后踉跄了几步

    “那我该叫什么啊”田二娃脸上顿时沒了笑容换之一副委屈的样子

    “喊我彭爷这还用问”浆糊又是一下

    “彭……彭爷有……有话好好说嘛”田二娃分明往后倒退得更快一些

    “好好说好好说这李大仙是我们故意害死的”浆糊此时已不用手而是一脚踹在田二娃的胸口上

    田二娃哪里敢躲被浆糊这一脚顿时踹得往后仰了一个跟头躺在草地里不再动弹嗓子里哼哼唧唧百般痛苦状此时他估计肠子都快悔青了好端端的说那话干嘛即使说也得到村里再说呀

    浆糊从地上拽了一根草叼在嘴里很有一番玩世不恭的样子但是他并沒有停止而是继续朝田二娃走來

    此时太阳已西落西天泛着微红的余晖浆糊身体正好背对着阳光在田二娃的角度看已看不清楚浆糊的模样只见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自己面前背后霞光万丈晃一看倒是十分神圣一般但是田二娃此时绝对不会将浆糊认为成大罗金仙圣人一般他知道下一步这个高大的身影可能会让自己生不如死

    浆糊抬起脚刚要踏到田二娃肚子上这个田二娃倒也机敏一咕噜爬了起來接着就抱住了浆糊的大腿声嘶力竭地哭喊道:“彭爷呀绕我一命吧都怪我这张臭嘴本來是我的责任结果一说就成了大家的了这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呀”

    田二娃紧紧地抱着浆糊的大腿浆糊一时间竟然动弹不得看着下身跪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田二娃一时竟不知道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