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3】 入夜运尸

作品:《灵魂当铺

    css-4-    “你……你干什么赶紧滚开”浆糊一边骂道一边试图将田二娃甩开怎奈这田二娃抱得实在是紧一时间竟挣扎不开了

    要说这田二娃小聪明也真是不少他知道这样抱住浆糊看似求情实则是能防止浆糊踢打自己的

    钟山和年华那河边听到这边声音似乎不对不由得回头看看然后相视一笑便不紧不慢地溜达了回來到了离着还有三两米的时候钟山这才开口“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下跪呢”

    钟山这话自然是故意的心想给他个教训便是了可别出什么大问題即使这田二娃不求饶也只是让浆糊揍他几下了事他可不想把事情弄大此时却见田二娃竟然给浆糊下跪求饶心中隐隐有些不安这田二娃实乃一个小人也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顾廉耻的随话说宁得罪君子不沾惹小人现在这个小人看來是已经沾染上了

    田二娃此时终于等到大救星一般忙冲着钟山喊道:“钟先生我错了求您让彭爷绕了我吧”

    田二娃此时哭得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钟山心里暗笑这浆糊还真有一套居然混上“彭爷”了但是面上却露出纳闷的样子“哎呀这是怎么回事嘛误会误会怎么还说得这么严重他怎么会要你命呢赶紧起來吧”

    田二娃不敢松手抬头看了看浆糊

    钟山说道:“都告诉你了你不撒手他怎么离开呀”

    田二娃这才慢慢松开浆糊的大腿然后跪着往后挪了一段距离方才站起來连连道谢

    “行了行了多大的事儿让你这么一闹又是哭又是下跪的”钟山说道

    田二娃低着头不敢说话

    天边最后一丝余晖暗了下去整个天空顿时像是被遮了一层黑幕西天长庚星开始闪烁站在近处的人也渐渐看不清模样耳边只能听到河里哗哗流水的声音

    草丛里开始有不明虫子的叫声显得更加寂静

    这地方算是比较宽阔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嫩草的芬芳竞相争先恐后般地钻进每个人的鼻孔一天的温度还沒有降下去暖暖的微风拂面恰是应了那句诗:暖风熏得游人醉若不是不远处躺着一具死人尸体钟山都有想躺在这里过夜的冲动

    忽然远处传來鞭梢在空中“啪啪”地响声伴随着鞭梢响的还有一串串清脆的铜铃响声马蹄踏地的声音传入耳内

    大家纷纷一喜心道定是张秃子回去送信儿回來了

    田二娃更是开心自从张秃子回去之后这心就一直拔提着还挨了浆糊一个窝心脚此时终于见到了曙光本预冲到前面忽然想起刚才的事忙缩回后面一动不敢动

    那声音越來越近果然是马车而且竟有两辆

    浆糊扯开嗓子“吼吼”地喊了几声那边儿也抡起鞭子啪啪响了几声算是回应然后那马车飞快朝这边奔來

    片刻马车便到了跟前众人这才看明白原來车上坐了好几个人张老大张秃子老懒还有村支书

    几个人分别从两辆马车上跳了下來钟山等人也急忙迎了上去

    张老大走在最前面见到钟山忙问:“钟先生怎么回事”

    “马惊车了李大仙独自在车上沒有下來被摔了下來估计是肋骨摔断把肺扎破了出血自己把自己呛死了”钟山简单答道然后又把事情的來龙去脉说了一遍

    张老大盯着李大仙的尸体久久不语

    老懒此时忙走到钟山等人身边问道有沒有受伤等等独缺了问候田二娃想必他一定是从张秃子嘴里听说这田二娃诬陷钟山等人的话了

    张秃子和村支书此时一人牵着一匹马不敢松手因为有那马车惊的先例此时倒是变得小心翼翼了

    片刻过后张老大低声喊道:“二娃”

    田二娃问声急忙小跑着过來边跑嗓子里边“哎”了一声

    张老大盯着跑到自己跟前的田二娃一语不发只是冷冷地盯着他

    田二娃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本想着别人对自己不好也有情可原可自己一直鞍前马后的张老大段不该如此呀可是此时他的表现却另自己心里陡然升起一阵恐惧

    张老大盯着田二娃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说道:“帮着把尸体抬到车上”

    田二娃此时悬着的心才陡然放了下來连忙用袖子抹了抹额上冒出的汗珠此时他的身上尤其是后背早已是冷汗直流

    “浆糊你也搭把手”钟山对浆糊说道

    浆糊应声也走到了李大仙尸体旁边看着站在另一侧的田二娃冷哼了一声田二娃一声不敢吭然后抓起李大仙的两只肩膀浆糊抬着两条腿便架到了车上

    钟山、张老大、老懒、浆糊、年华在一个车上村支书赶着车张秃子村支书和田二娃在另一个车上当然那个车上还有一具尸体

    两辆车一前一后地慢慢地走着在寂静的黑夜里撒了一路的铜铃声

    坐在车上大家都久久不说话由于这两辆车一前一后离得很近田二娃想说也怕前面听到不过挨了那一顿揍恐怕此时也不敢说什么

    大家对这李大仙的死都感到意外更是可惜当然每个人认为可惜的一面是不用的在张老大眼里他看重的李大仙沒法给自己弟弟看坟地了而在钟山等人眼里便是失去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至于在田二娃眼里那就不好说了

    钟山坐在车上盯着后面的马车的田二娃这个小人看來今后得好好防着点儿省的他不定某个时候使个阴招儿而且他和李大仙貌似有着某种关系这需要自己要暗中好好查一下了

    张老大掏出旱烟袋子拿出一张纸卷了一个纸筒放在唇边用舌头舔了舔粘牢然后将碎烟叶装了进去用手指将纸筒的开头拧紧然后掐掉取出洋火将旱烟点着

    红色的火苗顿时在黑暗的夜里一明一暗随之一道浓郁的烟草香味弥漫开來

    张老大将烟袋递给钟山钟山摆了摆手说道:不会

    张老大便烟又递给了年华年华顺手接了过去自己也兀自开始卷烟

    估计是烟抽得过快或者被风灌的张老大咳嗽了几声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