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4】 尸体放哪

作品:《灵魂当铺

    “钟先生你看现在李大仙也死了接下來的事怎么办”

    张老大说完这话一直看着钟山

    众人也都看着钟山等他如何回答

    钟山明白张老大的意思首先第一个问題便是张老二的坟地的事情钟山想了想虽然这风水之术并非自己最为擅长但是一般的理论还是懂得的看了看年华他朝自己点了点头心下便有了主意说道:“如果信得过我那我就和年道长一起试试”

    张老大刚才见钟山一直不说话很是紧张此番听说忙开心地连连说道:“好好好那就辛苦各位了”

    钟山说道:"客气”既而又说道:“那这李大仙的尸体该如何处理?"

    “听说李大仙只有一个侄子了但是在北京别人也是多少年都沒见过了现在我们只能将尸体先弄到村里待明天去他们村问问别人看看能否找到他的侄子”张老大回答道

    钟山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马车走了一段时间前面出现一层黑黑的影子钟山心道估计是到了这张家祖坟了吧待马车继续往前走果然便是他心里忽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那个白衣男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这张老大的弟妹穿着一身孝衣后半夜跑到这里到底是为什么若是梦游又为何会单单地跑到这里呢看她那样子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

    等等钟山忽然心里灵光一闪莫非那个白衣男的出來就是等着张老二的媳妇的

    钟山想到这里忽然看了看年华和浆糊

    浆糊正偏着头看着身后的马车估计大脑里还回荡着揍田二娃的爽意中年华抽着烟蒂火光一明一暗将他的脸映得微红

    年华咳嗽了几声然后往车外吐了一口痰吧唧吧唧嘴然后说道:“这大仙的尸体你们打算放到哪里”

    一时间众人皆是无语

    这尸体无亲无故还不是本村的放到哪里是一个棘手的问題放到谁家谁家也不会乐意的即使本村的李光棍还是个活人都费了那么大周折才弄到村里党支部去那这么一个死人更是难受

    大家此时的目光都集中到张老大身上毕竟请李大仙是张老大的主意此时出了事自然找他不过张老大的目光却是落在村支书身上

    村支书明白了张老大的意图急忙说道:"我那是不行的党支部已有李光棍那么一个半死的人要我照顾沒有地方也沒有人力再去弄别的了”

    大家又将目光自然地投向一辆车上的另外一个人田二娃

    田二娃顿时一脸哭相:“不不不我老婆孩子胆子小死只鸡都怕的要死别说是死人了”

    张老大刚要说话田二娃又开了口

    “我突然有了个主意你们看李光棍不是住到党支部去了吗那他住的屋子不是正好空出來吗我们不妨把尸体弄到那屋里怎么不是过一晚反正明天就送到他们家去了”田二娃有些小兴奋地说道他自认为这个主意应该不会有人反对的

    果然大家都沒有发表任何异议钟山等人并不关心李大安的尸体放在哪里相反他更关心的是下午马前突然出现的那个小旋风是偶然事件还是另有阴谋

    入村的时候村里已开始安静村支书找了几个人帮着一起将李大仙的尸体弄到李光棍家里

    话说李光棍家里很脏很破而且满是臭味加之今夜要守着一个死人哪里有人肯在那呆着看护张老大便又一个人给五块钱然后准备了几只烧鸡和三瓶白酒这下立刻好几个人争先恐后地抢着去了正所谓:中奖之下必有勇夫五块钱可是当时农村人一个男丁十多天的收入何况还有酒肉又不是一个人在这好几个人可以互相装胆子

    尸体被七手八脚地抬到屋里的炕上大家便匆匆地用一个布单子给李大仙盖上匆忙跑了出去几个人回家纷纷拿了过夜的东西穿了厚大衣揣着烟火就都赶了回來

    钟山等人见这边安顿好了便和张老大、村支书他们赶在马车离开了李光棍的屋宅

    钟山、浆糊、年华和老懒并沒回家而是跟着马车一行人都到了张老二家里

    此时老二的棺材已被买了回來在院子里摆着刚刚刷上红漆一股浓浓的油漆味道很呛鼻子院子里很是安静他们将车卸下由田二娃和张秃子将马拴好然后纷纷进了院子

    院子里找已沒了人除了那口棺材以后还堆放着很多搭灵棚的架子什么的虽然十里不同俗但是这些东西还都是大同小异的所以钟山也能认得

    “明天就该出殡了吧”落座之后钟山问

    “后天过单不过双”张老大说道然后从一旁的桌子上拿來烟盒自己抽了一根然后又递给年华和村支书

    张老大嘴里的“过单不过双”指的是死人若是单日死的必然初一、初三、初五等这都属于单日这样的话出殡的日子要过了下一个单日比如初一死的那出殡的日子便是初四若是双日出生的比如初二初四等那出殡的日子不能过了下个双日例如初二死的那出殡的日子便是初四

    张老二是单日死的所以出殡便是第四天的时间

    这样一來时间还算宽裕所以张老大还稍稍能沉住气不然恐怕今晚也不能让钟山等人休息了

    聊了一会儿张秃子和田二娃回到院子里

    张老二从屋里拿出几瓶酒摆到桌子上“今天大家都辛苦一个一瓶也不多都被嫌弃回去后都喝几口酒解解乏”

    田二娃连忙将酒揣到怀里连连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这一天是够累的要是沒什么事我就回去了”

    “回吧回吧”张老大说

    “那好那我明天再过來”田二娃说着话就迈步朝院子外走去

    钟山一直盯着田二娃的背影直到他拐出房角不见

    张秃子冲着院子外使劲啐了一口唾沫:“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