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5】 午夜突变

作品:《灵魂当铺

    css-7-    众人都被张秃子这一突然举动弄得丈二和尚

    张老大问:“怎么了?”

    张秃子不忿地摘下帽子挠了挠头然后又将帽子飞快地戴上继而说道:“这田二娃也真不是个东西每天眼里都是你这的东西帮不了多少忙吧还很会邀功今天又诬陷钟先生他们”

    钟山顿时笑了笑说道:“沒事的不能把我怎么样的”

    张老大说道:“我知道这事不能怪你们这是意外谁也不愿意看到的”

    钟山看了看张老大然后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不一定”

    “哦”张老大、张秃子、村支书异口同声地发出疑问然后盯着钟山

    “也可能是蓄意谋杀的”钟山看着三个人

    “此话怎讲明知道我现在最需要李大仙要是故意害死他那分明就是和我过不去呀钟先生你赶紧具体说说是怎么回事”张老大激动地说

    “现在我还确定不了是不是人若不是人那便很可能是天意天要亡他也可能他做了阴损之事有阴魂不放过他若是人那便可能是他的仇人了或者他的利益继承者想一下他死了后他那些家产都是谁能获得”钟山分析道

    “这还用玩吗李大仙无儿无女无媳妇家业当然是留给他的侄子了”张秃子答道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是他的侄子回來过吗现在还无法去做判断等明天派人去他们村里问问就是了”钟山说完打了一个呵欠

    张老大见钟山开始打呵欠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说道:“时候也不早了钟先生你们早点儿回去休息明天还得辛苦您了”

    张老大说这话便站了起來伸手拎起几瓶酒递给钟山

    钟山连忙摆手“这个我们不要”

    张老大见钟山不肯收下忙紧张地问:“钟先生若是嫌这酒不好明天我就给你们准备好的”

    钟山见张老大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忙道:“不要误会道家之人向來是不拿人财务的道家之本本就是悲天悯人替天行道若是收人财礼便是逆天而为天可诛之”

    张老大一脸尴尬地说道:“您看我这……唉原谅我不懂以前李大仙我都是又送钱又送礼的”

    “所以我才说了那话可能是天要灭他”钟山说道

    “钟先生果然非同凡人呀”张老大一旁竖着大拇指然后说:“您看这酒都拿出來了”

    钟山看出张老大脸上的疑虑估计他心里一定在想:俗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这不收下是不是沒有真本事不敢接呀

    钟山为了消除张老大的顾虑便说:“好吧既然您这么盛情那我來安排这些酒的去向如何沒有意见吧”

    张老大一听此话顿时新笑颜开连说:“当然当然当然沒意见”

    钟山便将几瓶酒悉数分给了老懒、村支书和张秃子三个人三个人因为钟山每个人多得了一瓶酒心里美得不行连连感激钟山

    事罢几个人纷纷告辞

    出了院子钟山忽然对村支书说道:“走去看看李光棍”

    村支书由于刚得了好处此时正美滋滋的忙道:“好我带你去”

    除了张秃子几个人沒有回家径直朝村党支部走去

    此时夜已深大约已是深夜十点左右走在寂静的村子里除了脚步声和偶然想起的狗叫声别的一切都很安静甚至能听到男人的鼾声

    走到党支部的时候屋里还亮着灯只是房门被从外面锁着屋里一个人也沒有

    钟山看了看村支书

    “我自己在这盯着我媳妇每天定时來给我送饭”村支书很是尴尬地说像是一个做错的孩子

    村支书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几个人都进去

    屋里李光棍正躺在床上身上还盖着被子旁边有几把一直并起來的一张简易的“床”上面放着铺盖想必这便是村支书的了

    钟山心道:这已算是很不错了他一个人能昼夜守在这里也算是难得

    掀开李光棍的身上的被子伤口已被纱布包着一股很浓得药味儿伤口倒是干净只是这李光棍还是痴傻模样毕竟才一日的时间他什么是能好还能不能好都是未知数

    钟山期盼着这李光棍快速苏醒过來以便能早日从他口中得出什么线索

    几个人在屋里待了一会儿便决心告辞村支书将他们送出门外然后才回到屋里

    钟山三人跟着老懒回家这段路有些距离

    几个人刚到老懒家里坐下沒说几乎话的时候忽然听得村里的狗突然狂吠起來先是一两只狗叫紧接着整个村里的狗似乎都被带动起來声音很响将这个已沉睡的村子瞬间叫醒

    他们连忙跑到门外见村子里很多人家的院子里灯光逐渐都亮了起來

    “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钟山对他们说道

    “我有预感这事儿很邪乎”年华说道

    老懒从沒经历过这样的事情除了1976年唐山大地震那个时候也是村子的猫狗牲畜都闹腾的很欢鸡不进窝鼠不归洞

    “该不是要地震了吧”老懒说道就准备回屋里赶紧把小懒和媳妇喊出來这个时候她俩也已走出了院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懒媳妇问

    “不像地震若是地震别的动物也应该有反应现在只是狗叫所以一定是别的事情”钟山回答着也隐隐感觉不妙为什么将李大仙的尸体刚运回來村里狗就叫了呢莫非这狗叫和李大仙有关系

    钟山和年华等人将自己的疑问刚说完忽然听到村里有俩男人正撕心裂肺地大喊大叫由于那声音实在凄厉众人竟沒听懂是什么话

    钟山不由得心急如焚忙问:“声音是从哪里传來的”

    “好……好像是李光棍家方向”老懒说

    钟山和年华对视一下说道:“不好”便急忙朝李光棍家方向跑去

    老懒回头对媳妇和小懒说:“你俩赶紧回屋将门从里面关好”一边说着一边拿了两把手电和浆糊他们一起追着钟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