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6】 午夜诈尸

作品:《灵魂当铺

    待浆糊、年华和老懒追上钟山的时候他们已到了村东头这里正是李光棍的家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一幕着实将每个人惊呆了

    李大仙此时正瞪着通红的眼睛迈着僵硬的步子鼻子一嗅一嗅而他脚下不远就躺着一个男的另外还有三个男的一个爬在房顶上一人多高的房子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另外两个正在树上打着哆嗦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來

    “诈尸了”年华很是冷静地说道

    “奇怪这好好的这么会诈尸呢”钟山边说边从怀里摸索着掏出两张灵符一张递给年华一张捏在手里

    “诈尸”老懒听到这话浑身顿时也筛糠一般吓得腿不由自由地和那三个人一样打着哆嗦牙咬得咯咯响

    浆糊毕竟跟着钟山遇到了不少这种邪祟东西此时倒还算是沉着但是见钟山给年华灵符却沒给自己不免也着急:“钟叔我的符呢”

    “沒了就两张了你和懒叔退后”钟山说道

    浆糊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老懒见他这样只好架着他往后走了几米此时的老懒腿根本抬不起來了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周围的手电光渐渐多了起來有离得近的比钟山他们先跑到的见到诈尸的李大仙有吓得跑了回去或者躲得远远的有的干脆就沒敢出门听到钟山他们的对话方才敢出來

    “大家都当心点儿李大仙诈尸了现在是僵尸你们千万别让他碰到”钟山冲着人群喊道

    “谁家有墨斗墨线糯米也可以”年华也大喊道

    “我家有”人群里想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赶紧回头拿來”年华朝人群那个声音的方向喊道

    钟山对年华说道:“这傍晚刚死的人现在就诈尸很蹊跷恐怕墨斗挡不住他现在和别的僵尸还不一样”

    “去井边把那条井绳弄來”钟山大声喊

    人群里一阵嘈杂却你攀我我攀你沒人动弹

    钟山急了“赶紧去非等着再死人才去呀”

    “我去”

    说这话的正是张老大此时他和老三拿着手电筒刚到这里就听到钟山的话连忙答道话音未落便朝村边那口大口井跑去

    钟山之所以要那井绳是有道理的他天官墓的时候张卫国的媳妇被猫灵进了尸体内变了僵尸黄老太太便给他们送來一个在水里浸泡了很久的网子來困住它的张卫国的第一个媳妇也是黄老太太将水泡过的绳子交给他让他用绳子捆住的

    水为阴水井更是如此井绳在水里浸泡了多年一点儿都不腐烂而且阴性、韧性十足要是将人绑住一般人也是很难弄开的对付僵尸也是如此

    李大仙可不会等着众人都准备充分再动手随着周围的人越來越多人声嘈杂他明显显得躁狂起來

    此时人群里忽然挤出一个女人看得出刚从被窝里钻出來衣服扣子都扣错了一个位置一手拽着一个孩子孩子不大大的估计十來岁小的估计六七岁的样子这女人见到躺在李大仙身边不远的男人的时候顿时放生大哭起來身边的两个孩子顿时也跟着哇哇直哭

    想必这便是那男人的媳妇了

    李大仙本來由于周围都是嘈杂的人声正不知道往那边去此时听到这女人的哭声顿时挪动着僵硬的脚步朝她看來

    “操不好”钟山骂道便连忙跑到那边横挡在她的前面然后大喊:“别哭”

    此时钟山的这一句话貌似很有效果这女人和孩子顿时都停了哭声不光他们周围嘈杂的人声也忽然停止了人很多手电光照得很亮但是除了人的呼吸声和狗叫的声音竟无一人再说话

    但是李大仙已认准了这个方向目光呆滞地朝这边走來脚似乎抬不起來拖在地面上发出嚓嚓的声音

    钟山将手电筒递给身后的人此时都开着手电照得周围如白昼一般所以根本不再需要自己手里的手电同时还可以给自己腾出一只手

    此时的钟山左手匕首右手灵符已是做好了准备

    年华手里此时除了那张灵符别无他物若是遇鬼他还有个口诀手印什么的但是此时遇到的刚刚变成的僵尸他便有些无能为力了

    所以钟山想让他从后面偷袭也沒有办法若是那灵符不管用岂不是会更加激怒李大仙?

    想了想钟山想这个险还得自己冒于是对年华喊道:“你把他引你那边儿去”

    年华容不得细想既然钟山这么说了他这么做便是说着便跑到李大仙的后面将灵符直接贴到他的脑勺上

    李大仙浑身顿时一阵哆嗦似是触电一般身体也不再挪动

    钟山和年华一喜想不到这灵符还是管用的人群里也顿时想起一阵欢呼声音此时那女人撒开孩子就要往里面跑打算看看他男人怎么样了

    说实话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此时是死是活钟山都不清楚根本沒顾上去查看只想着赶紧控制住这诈尸的李大仙不然让他伤到更多人就坏了

    由于钟山和年华都全神贯注地盯着李大仙哪里注意到了那女人此时已开始往里面跑

    要说这女人也傻进來也就进來了从另一侧绕过去或者绕个远离的李大仙远些也好估计是急糊涂了竟直直地从李大仙身边经过或许是看到他此时被钟山和这个看似猥琐的老头给制住不能动的缘故吧

    但是她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在他通过李大仙身边的时候李大仙忽然抓住了她的肩膀她吓得“嗷”地一声瘫软到地上

    这一切來得太突然钟山、年华和周围的人一时间都沒反应过來人群里顿时像被捅的蜂窝的马蜂一样声音轰然而起

    钟山足足呆愣了两秒钟才反应过來一刀插进钟山的胸膛血顿时顺着匕首的拔出喷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