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7】 井绳捆尸

作品:《灵魂当铺

    css-1-    李大仙本想低头去抓瘫软在地的那女人忽然被钟山这一刀一捅似是还有感觉一般身体立马停顿了一下然后直起了身子

    钟山见这李大仙似乎有感觉便又是一刀身体接着往后腿了两步

    李大仙被激怒了此时完全放开那女人伸开双手朝钟山扑來

    “來呀來这儿”钟山一边举着匕首一边喊道试图将李大仙引到一边

    众人看出门道在钟山身后的人呼啦一下都散到了两边给他身后留下了一大片空地

    就这样钟山一边退一边喊着李大仙就在后面追忽然钟山感觉屁股上被扎了一下忙伸手一摸身体已退到了这院子里的篱笆旁边身后再无退路也该着让人着急这李光棍家的篱笆墙并不高却唯独钟山身后这块又高又结实那是李光棍做的羊圈为了防止羊跑出去所以还用的木棍做的很结实

    钟山心下一急要不助跑是不可能从这篱笆上跳过去的打算用脚将篱笆踢开结果踢了两次篱笆只是晃悠了一下仍然牢固

    此时院子中间倒是空出了一片两个胆子大的男人慌忙跳进院子将女人拖了出去惹得两个孩子吱呀乱叫地哭将女人扔到篱笆外面之后他们又赶紧将他晕倒在地的男人拖了起來

    钟山现在一边看着院子里发生的事又得提防着马上要扑上來的李大仙

    “墨斗拿來了”人群里一个女人忽然喊道

    钟山大喊“赶紧拿來”

    话音未落李大仙已到了跟前钟山一手握着匕首狠狠地朝李大仙的脖子插去另一首手将灵符已是贴到了他的额上

    这灵符还是有些效果的貌似能延缓一小会儿此时钟山直感觉插到李大仙脖子上的匕首像是扎进一团沒有骨头的肉里前面扎进去后面匕首尖顿时露了出來

    忽然钟山感觉一道手电的强光照到自己眼睛上他顿时感觉眼前白茫茫一片一时什么都看不清了急得钟山忙将右手挡住眼睛

    “谁他娘的拿手电照我眼”钟山骂道

    周围人虽然拿手电的多但是人都不傻都知道手电光照到人眼后人眼会暂时失明看不到东西所以沒有一个人这么做此时紧要关头居然有人拿手电直照钟山眼睛若不是小孩子不懂事那便是另一种可能了有人要钟山死

    刚刚这一幕大家也都看到了纷纷朝那手电光发出的方向看去只是那光在钟山挡住眼睛的时候就已熄灭待别人再看的时候已发现不了是谁

    但是钟山经手电强光这么一照却顿时陷入了极其危险的境地

    李大仙身体刚能动正要将双手身上钟山的时候年华已來到了他的身后一手持着墨盒一手拽着墨线直接从后面套到了李大仙的身上然后往后一扯李大仙竟然踉跄着跟着往后也退了两步嗓子里开始发出一阵嘶嘶的声音似哮喘的人嗓子里有痰而咳不出一般

    浆糊见钟山有危险也跳了过來结果年华手里的墨线两个人围着李大仙开始转圈将他來來回回浑身缠了最起码得有十道

    这墨线果然管用此时的李大仙已被墨线紧紧束缚住虽在挣扎却似乎于事无补并且挣扎的越厉害貌似越是痛苦

    待墨线已几乎用尽年华和浆糊离得这李大仙也更近了一些年华从浆糊手里接过那头然后系在一起然后才抹了抹额头上冒出的汗

    因为那墨线上面都是墨汁往额头上一抹年华脸上顿时几道黑印出來惹得浆糊忍俊不禁

    钟山此时才缓过劲儿來揉了揉眼看了一眼眼前的李大仙这才舒了一口气然后朝人群里扫视了一番却沒说话他知道此时一定是找不到刚才使坏的那个人的

    众人见三个人合力将这诈尸的李大仙制服纷纷兴奋地呼喊起來

    此时张老大才手里才拽着湿哒哒的井绳赶了回來那绳子一段有新的刀痕

    张老大抹着汗说:“可急死我了这井绳也真是结实怎么解都解不开害的我赶紧找刀想刴开谁想着敲了好几家的门家里都沒人好不容易见老懒家屋里有亮门却从里面锁着敲了半天门也沒人给开一直喊了半天把事情说明白才把门给我打开这才拿了刀将绳子剁断”

    钟山朝张老大笑了笑将绳子接了过來

    大家欢呼过后正在盯着他们几个人看看如何处理这李大仙的尸体忽然间李大仙身上的墨线“蹦”地一声断了一根儿

    大家都惊地张大了嘴巴

    钟山这回反应地快将绳子一头递给浆糊由于刚才绕那墨线浆糊知道这该怎么做便又紧紧地将李大仙绕了几圈然后钟山结果绳子头系了一个紧紧的扣李大仙刚欲挣扎开又被井绳捆个结结实实此时是一点动弹不得只是嗓子里发出低吼的声音

    “怎么办”张老大问

    钟山盯着李大仙看了一会儿沒有说话

    人群里挤进來一个人个人不高是村支书

    只见村支书朝着人群挥了挥手:“现在沒事了大家都赶紧散了吧回家把门关好”

    这话说完却不见任何一个人动弹都想等着看如何处理这李大仙

    钟山走到刚才瘫软的那两口子身边此时两个人都苏醒过來由人搀着可以勉强站立只是双股打颤站立不稳

    房顶和树上的人也慢慢地爬了下來也是战战兢兢惊魂未定

    年华说道:“看这样子这李大仙是不能留了还是现在就烧了吧”

    钟山点了点头

    正在此时刚才在房顶上的那个人下來之后哆哆嗦嗦地走到钟山身边满嘴还都是酒气不过体内的酒估计早被吓得随汗流了出來

    “钟先生我有话和你说”那人对钟山说道

    “哦”

    那人便凑近钟山的耳朵小声嘀咕了几句钟山听罢眉头一皱然后微微一笑“谢谢你赶紧回去休息吧”

    钟山忽然对年华和张老大他们说道:“李大仙不能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