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8】 矛头所向

作品:《灵魂当铺

    css-1-    众人都愣住了

    “为什么不烧呀要是不烧如果让他跑了怎么办”浆糊问在浆糊的印象中好像之前遇到的僵尸都被他们烧了

    别人也均是一脸疑惑甚至带着一丝恐惧夹杂着失望他们本來等着看这李大仙会被如何处理的刚听说要将他烧掉都显得有些兴奋此时听钟山忽然这么一说纷纷不解失望恐惧顿时袭來

    前几年祖坟被刨开的时候发现老祖宗是僵尸也都给烧了此时这李大仙却不烧钟山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虽然年华刚刚提议烧掉可是看到从房顶上下來的那个男人对钟山悄悄说话心道中间定是另有隐情便不再说话

    钟山说道:“这李大仙诈尸这事來得突然我需要详细地查一查如果贸然烧了怕一些线索就断了”

    钟山心道现在必须得给周围围观的人一个交代不然自己刚刚同意焚尸现在又突然拒绝了大家一是不解恐怕还有更多层面的恐慌

    果然钟山所料周围的人群炸锅一样纷纷议论着不焚尸的原因更有甚至开始骚动大声喊着:“如果不把他烧了他要是跑了害了我们怎么办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这话未落人群里竟也有好几个声音开始附和貌似一切矛头都指向了钟山好像此时的他倒成了罪魁祸首一般

    周围责怪钟山的声音越來越多这令钟山颇为不爽环顾了一下四周钟山笑着摇了摇自言自语道:“无药可救愚蠢之极”

    浆糊发现周围的情况貌似发生了变故众人像是盯着敌人一般盯着钟山午夜手电灯光照射在每个人脸上显得狰狞恐怖

    忽然浆糊愣住了

    人群里有个人很是奇怪因为那个人的眼睛冒着光一般情况下只有动物例如猫、狗、豹子、老虎等动物在夜晚的时候你用灯光照射的时候会发现它们的眼睛似是两只灯泡闪闪发光但是人却是不会的而此时人群里居然有一个人的两眼泛着和动物一样的光

    浆糊不由得朝那个方向走了几步那个人忽然消失在人群里了

    浆糊便退了回來到了钟山身边

    张老大见周围的局势似乎针对钟山越來越不利便大喊一声:“怎么地这李大仙是我请钟先生他们去邀请來的谁料半路出了意外这诈尸的事情谁也不想看到虽然刚才经历了很大的危险但是现在钟先生他们不是控制的很好吗既然决定不将他烧掉那就是不烧掉的道理怎么的要不让钟先生他们把李大仙放了你们來抓一遍试试谁抓到要怎么处理由你们决定”

    张老大这话铿锵有力嘈杂的人群顿时安静下來鸦雀无声

    “怎么地怎么沒人说话了”张老大气势汹汹地继续喊道

    大家仍然一言不发片刻过后不知谁在人群里说了一句:“走了散了回家睡觉”

    大家便如潮水一样纷纷离开了现场几分钟便已走光只剩下钟山、年华、浆糊、张老大老懒此时坐在几米开外的距离喘着粗气缓着劲儿

    张老大见众人散尽叹了一口气:“钟先生受委屈了”

    钟山摇摇头笑了笑说:“沒什么沒什么”

    “我想知道这尸体为什么不烧呢”张老大问

    “我们现在已将李大仙完全控制了所以暂时不用担心他的危害刚才你们也都听到了大家都想烧这尸体是为什么呢”钟山问

    “大家都害怕吧都害怕这尸体不烧万一跑到自己家去那岂不是很危险还有一点儿便是大家都想看热闹吧我了解我们村的人的品性他们可是爱看热闹的一群人”张老大答道

    钟山心想这张老大还真不错沒有当局者迷沒有近墨者黑

    “其实我认为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便是有人想浑水摸鱼”钟山严肃地说道

    “哦这话怎讲”张老大不解地问

    年华和浆糊也盯着钟山此时老懒也慢慢地挪了过來站在一旁听着

    “也许现在正有人巴不得我将他赶紧烧了呢试想一下如果烧了他谁可能受益”钟山看着几个人问道

    “他那个侄子”张老大回答

    “嗯这不是沒有可能可是我感觉还有别人”钟山说

    “谁”大家都盯着钟山异口同声地问除了年华

    “现在我还不能确定明天需要好好调查一下了”钟山说道然后忽然对张老大说:“您家弟妹这两天可有什么异常吗”

    张老大对钟山这突然冒出來的一个问題问懵了忙道:“沒有呀怎么了”

    钟山摇了摇头“沒什么”

    钟山见张老大这人不错本想将他弟妹夜游的事情告诉他话到嘴边忽然又咽了下去若是说了就得必然将自己的所有行动暴露在外对着还不是很了解的张老大如果他是个不错的人也许还有帮助如果他心里隐藏着自己的主意告诉他这事岂不是等于给自己平添障碍

    张老大见钟山不说便不再多问只是“哦"了一声

    张老大朝周围看了一眼又盯着被捆得结结实实的李大仙然后说道:“那他怎么办就这么一直捆着不处理了吗”

    “你回去休息吧你家也出这么一档子大事你还來这已是很累了你回家休息这尸体今晚我來看着”钟山说

    “这……”张老大不是不想回家这家里的事情一堆正如钟山所言已是心力交瘁可是此时却由是钟山大晚上來看着尸体这话说什么他也很难说出口的

    “沒关系我这有人作伴”钟山笑着说道边说边看了一眼浆糊

    钟山的眼神正好被浆糊看到浆糊顿时一脸不满地说道:“钟叔你是打算让我陪你呀”

    “不行”钟山反问

    浆糊却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自己小声嘀咕着:“放着热乎乎的炕不睡跑这露天守着个僵尸过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