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69】 三人分析

作品:《灵魂当铺

    css-2-    钟山也不理浆糊浆糊抱怨归抱怨但是一定会和钟山在一起的

    年华此时也开了口“我说张老大这臭小子说他在这里守着就他守着好了恁回去便是”

    张老大只好道谢然后离开了

    钟山又让老懒回家老懒只好和浆糊回去先给大家又拿了两件厚衣服待回來的时候张老大已提着几瓶酒弄些菜弄着两床被子过來了他以为只有钟山和浆糊在好这里守着所以只准备了两床被子

    其实年华老道也不会走的一定也会和钟山他们守在一起索性又带了两件军大衣所以也冷不到哪里去

    张老大还建议大家去屋里睡钟山摇了摇头那屋里的味道可是他实在不能忍受的于是张老大又建议将李大仙的尸体弄到屋里这样也好看护也被钟山拒绝了

    钟山现在已开始对李光棍这屋子产生怀疑先是李光棍被鬼噬还莫名其妙地出现在张老二家门口通知他们又是此时李大仙的尸体放进去就诈尸虽然钟山并不能看出这屋子哪里有问題但是他却是不敢贸然再把尸体放进去的

    张老大只好任由钟山他们安排又简单了说了几句话老懒和张老大各自回家

    钟山和浆糊将李大仙的尸体拴在一旁的树上然后三个人开始找了一个地方依偎在一起年华开了一瓶酒然后放到鼻子下面长闻了闻

    “好酒呀”年华很是享受地说道

    “想喝你就多喝一点儿” 钟山笑着说

    “不喝啦……”年华叹了一口气然后不再言语眼睛看着茫茫夜空似是有心事

    “年道长你是不是有心事” 钟山接过那酒瓶子也闻了闻然后放到嘴边小啜了一口一股滚烫顿时暖着胸膛辣得他直掉眼泪

    年华似是很疲惫地摇了摇头沒有回答

    钟山见年华不说也不多问继续喝了一口打算递给浆糊

    酒这东西其实对于钟山和浆糊而言并不陌生北方寒冷每个人从小便接触尤其是秋冬外出打猎的时候更会随身带着一瓶

    但是酒得味道对于他俩而言却是有些陌生的浆糊从小便很虎是个愣头青又一次偷偷地彭大夫的药酒给喝了撒了两天的酒疯从那之后他父亲便一直控制着他不让他碰酒防止他生出什么事端钟山还好钟如海平时还是允许他喝一点儿的但是必须要严格控制长这么大钟山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喝多便是刚刚过去沒几个月的除夕夜和灵魂当铺里那些老鬼们在一起喝酒

    钟山将酒递给浆糊却并不见浆糊接着转头一看只见这小子正独自在撕着一只烧鸡一只手将鸡腿往嘴里塞着吃得正香

    如果不见浆糊这么狂吃钟山也不饿此时见他狼吞虎咽肚子也顿时赶时髦地咕咕叫了几声

    “把吃的拿过來别吃独食”钟山一边说着一边去浆糊身边拿那些张老大带來的食物

    浆糊很不情愿地将吃的拿了过來嘴里塞得满满地说道:“你们又不饿”

    “谁说我们不饿了”钟山说着便拽下一根鸡腿递给了年华年华看了看将鸡腿拿在手里却沒有吃

    钟山知道一定是某个东西或者某件事情一定触动到年华了但是这个老头自己有自己的处理方式还是不问的好便自己又撕了一块肉放到嘴里大口咀嚼起來

    片刻过后年华才算是缓过劲儿來开始大口地吞着那鸡腿边吃还边骂:“恁这俩臭小子趁我走神竟然偷吃那个鸡脑袋是俺滴”说着便将那鸡头拽了下來

    钟山见年华情绪恢复正常心里也才开始舒服起來三个大人在午夜哄抢吃的这倒是一个“完美”的画面不消一会儿两只鸡便被他们消灭只剩下了满地的鸡骨头

    年华从一旁拽了一根草然后塞到嘴里剔着牙然后摸着肚子说:“好久沒吃这么爽过了”

    浆糊也是应和

    年华朝四周看了看李大仙的尸体正老老实实地拴着然后压低声音对钟山说道:“为什么不烧尸体”

    钟山笑了笑“你知道我另有原因的”

    “别看你聪明但是我年龄大我吃的盐可比你吃的面多”年华很是自豪地说颇有倚老卖老的风范

    “我感觉这里面有阴谋这村里的事情很复杂已远远超过了我最初的猜想刚才和张老大说的那理由固然是一方面同时我还认为这里面有人在参与想谋取利益”钟山声音压得很低

    “出了这李大仙的侄子那还会有谁”年华问

    “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我差一点儿被僵尸抓到那是因为有人突然用手电光照我的眼我想他绝对不是不小心而是想置我于死地”钟山冷冷地说

    这话说的年华和浆糊顿时身上冷汗直流想不到自己人竟然暴露在危险之下了

    浆糊急了“那人是谁”

    钟山按了按浆糊的肩膀“虽然在人群里很难去发现是谁但是从高处却能看得到刚才爬到屋顶上躲着的那个男人可是看个满眼所以下來后悄悄告诉我了”

    “到底是谁呀”浆糊急地从地上站了起來“他娘的活够了吧”说着便掏出匕首

    “坐下被轻举妄动”钟山将浆糊拽着坐下然后低声说:“那个人是田二娃”

    “我操这小子甭想活了我要弄死他”浆糊腾地又从地上跳了起來

    “你先给我坐下听我讲俗话说宁得罪真君子莫招惹小人这田二娃是典型的两面三刀的小人一肚子坏水满脑子都是利益我现在不知道他是临时起意要借僵尸的手來杀我还是已开始有预谋别忘记上午去李大仙家的路上他可是曾经说亲眼见过几年前僵尸杀人的而且你们有沒有发现他其实并不愿意让李大仙來这那个打马恐怕也是想把马打惊了吧”钟山将浆糊强拉坐着然后分析道

    浆糊摇了摇头他摇头是因为田二娃说亲眼看到杀僵尸的时候他并沒有听到这也难怪那个时候他四仰八扎地躺在车里睡得香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