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74】 黑犬吓死

作品:《灵魂当铺

    “怎么了”钟山见浆糊神色有些慌张忙问

    浆糊站在门口并沒有跑到他们身边而是站在门外喊着他俩“你俩赶紧过來看看”

    钟山和年华连忙跑到门口看着浆糊犹豫了一下

    “那狗……”浆糊话沒说完便飞快地进了屋里

    钟山和年华跟在后面眼睛却开始寻找那黑狗

    此时外面虽然天色渐亮但是这屋子窗户和门由于很小屋里采光很弱显得仍是黑漆漆的看东西有些模糊所以在他们看來竟沒发现那只狗但是他们已预感到狗已出问題了因为这狗只要有动静立刻就会醒的而且被锁了一晚如果听到动静一定会飞快地跑出來的可是它去哪里了

    浆糊直接奔到了东屋

    这东屋钟山和老懒刚进这屋里时候先进的就是这屋里这屋里除了炕上有不带盖的破空箱子之外别无他物

    但是他们发现在墙角有黑色的东西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

    钟山和年华对视一下这东屋窗户要不外面堂屋亮堂一下此时他们能看出这墙角蜷缩的就是那只黑狗

    钟山先是喊了几声看这黑狗是否还有动静结果它一动不动

    浆糊一旁说道:“甭喊了这狗都死了”

    钟山已料到这黑狗已死但是因为一条死狗导致浆糊那过度的反应却是不应该的这问題一会儿再问此时便是看看这狗到底怎么样了

    “钟叔这狗怕是吓死的吧”浆糊说道

    钟山盯着浆糊看了一会儿自己都看不太清这狗的样子可是浆糊却能看清这让钟山很是奇怪联想到之前他也能无师自通地见鬼中间因为被僵尸咬了之后短暂失去了见鬼能力可是沒用一天功夫又恢复了这功能实在是让人蹊跷的钟山想着一定找机会好好研究一下这个看似短根筋的浆糊有时候钟山会感觉浆糊很陌生虽然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但是随着走出家乡在一起共处的时间越來越久浆糊身上有太多的神秘需要去解释

    但是此时摆在面前的当务之急便是先要了解这条黑狗

    钟山掏出匕首慢慢地凑向那条黑狗此时这狗一定是出了问題若还是那样乖巧倒还可以但此时一动不动若是突然性情大变袭击起人來岂不是大问題这李大仙可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尸体放在这屋里竟能很快诈尸所以虽然浆糊说这黑狗已死但是钟山却是丝毫不敢大意

    钟山的匕首已触碰到那黑狗它依然一动不动此时钟山才亲自确信它的确已死也正是离得近外面的亮度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來越亮眼前这黑狗已能全部看清

    自己这黑狗浑身蜷缩浑身湿乎乎的眼睛瞪得很大眼角有一些眼屎有泪痕黑狗尾巴夹在两条后腿之间被整个身体压着

    钟山此时认同了浆糊的判断他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想象着这狗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吓得躲到了墙角却是一声不敢吭只是随着那东西的逼近身体渐渐蜷缩到墙角里

    钟山将狗尾巴费力地抽出來顿时一股骚臭味扑鼻而來那是这条黑狗的尿尿到了自己的尾巴上

    “它竟然吓尿吓哭了”钟山说道语气里带着不可思议

    按理來讲黑狗可是一个天然的辟邪动物不论是见鬼还是见精怪都能起作用的一般见到精怪便会撕咬见到鬼也会狂吠不止当然有一种情况除外便是遇到对手过于强大的时候对方的气场已完全将它们压制住那个时候它们只有乖乖等死的份是连叫都不敢叫的

    年华很是疑惑盯着看了看那黑狗然后开始认真地检查地这屋子

    这屋里本就实在是小实在沒有什么可检查的东西钟山和浆糊也加入检查的队伍这屋里的箱子也被他们翻个底朝天见这屋里沒什么发现又跑到西屋和堂屋里寻找很大功夫过去也是一无所获

    三个人此时浑身已是灰尘满布这李光棍不知道在家多久沒有收拾房子了这一翻腾整个屋里灰尘都飘了起來

    几个人又仰着头看了看房梁因为沒有梯子他们只能在下面看去也是沒发现什么异常

    此时三个人已是累得气喘吁吁纷纷走到门口准备休息一下失落的情绪挂在每个人脸上钟山拿脏手抹了抹脸上的汗顿时几道泥痕显了出來

    浆糊瞅着钟山顿时笑得前仰后合

    钟山疑惑地盯着浆糊沒有好气地说:“笑什么笑”

    “钟叔你现在的样子太好玩了你看看你的脸就像是刚从炕洞里钻出來的一样哈哈哈……”浆糊依旧笑个不停

    钟山听这话可沒给浆糊好脸色顿时來了一个突然袭击将自己手上的灰也抹到了浆糊脸上忽然他的手停了下來

    浆糊本來想躲忽见钟山手停止自己脸上顿感别扭一个大男人摸着另一个人的脸这成什么样子

    钟山的手收了回去然后俯下身体摸着锅台

    “浆糊不错倒是无意间提醒了我这点”钟山将脚踩在锅台之上说道

    好锅台里面并沒有锅只是一个破烂的锅盖盖在上面

    年华也明白了钟山的意思便赶紧跑到外面将手电拿了进來递给钟山

    钟山将举着手电照向灶口发现这地方的灰极少甚至还有些光亮心里便已有数正常情况下这灶台锅盖已是落满了灰尘说明这锅盖已是很久都沒碰过了而此时锅盖满灰灶口却是光亮说明这地方定是有东西來回经常爬过说致这东西是什么无法判断可能是老鼠也可能是前面年华谈到的黄油也有可能是别的

    钟山示意浆糊将锅盖快速揭开自己左手匕首右手手电筒直待浆糊掀开锅盖一看锅台里有无玄机

    “咣当”一声锅盖被浆糊一手扯掉钟山的手电顿时照向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