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77】 心生悔恨

作品:《灵魂当铺

    年华和浆糊脸色却并无什么异样毕竟提前已有这个推测

    尤其是年华更是一切都了然于胸的样子不由得说道:“命数一切都是命数呀”这看似很是感慨的一番话用年华的略带河南口音的强调说出來倒是有几分滑稽

    钟山说道:“咱们可能做错事了”话音刚落忽然想起灶台里还烧着干柴忙本奔进去此时木柴已烧到尾端手根本无法再去将其抽出來只好任由它们噼噼啪啪地燃烧着

    炕洞里的声音消失了钟山很认真地听着甚至跑到屋里耳朵贴在炕上却是一点儿声音都听不到只能听到外面灶台里干柴被烧得崩裂的声音

    钟山怅然地坐在炕上炕已被烧得发烫若在平日能在这样一个热炕上睡一觉那是很享受的一件事可是此时的钟山却是如坐针毡一般

    年华走了进來拍了拍钟山的肩膀“事已至此不必自责一切自是天意”

    钟山抬眼看了看说:“白毛说明它已成精黑毛则是它代表它已修仙并且小有成就了既能有说成就必然是渡劫成功的想必平素定不是为非作歹之辈却被我一把火给烧跑了它的孩子也……”

    钟山说道这里便再也说不下去换之一声重重的叹息

    年华安慰道:“浆糊不是说它嘴里叼着一个跑的吗可能它的孩子沒事呢”年自这话说的自己都心虚因为刚开始听那炕洞里声音的时候断不可能只是一个幼崽发出的

    钟山从炕上腾地站了起來二话不说便跑到外面准备寻工具扒炕他迫切地需要看看炕洞里到底被自己害死了多少只幼崽

    甫一出门忽见五六个人有的挑着扁担有的空手跑向这里

    钟山诧异忙问怎么了

    那几个人说看到李光棍家的烟囱冒烟以为出什么事了便过來看看

    钟山见这现成的好几个壮汉便让他们帮着自己一起将炕弄开几个人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毕竟这李光棍已是这个样子而且钟山的威望已渐渐开始在村民里竖立起來虽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他说怎么弄就怎么弄便是

    几个人很快将炕扒开这个时间年华和浆糊已将那条黑狗抬到了外面这个时候农村里的狗很是普遍根本沒人重视甚至刚生的小狗都直接扔到路边谁愿意要谁就自己捡回去所以并沒有人注意那条黑狗

    炕被几个人三下五除二地扒完上面的一层土坯被完全撤掉土坯里层都是黑黑的灰屋里被扬起得灰尘弄得乌烟瘴气看不清东西几个人都跑到外面努力擤着满是灰的鼻子张开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片刻过后钟山见屋里的扬尘渐渐散尽便透过窗子朝里看去屋里虽然不如刚才那样尘土飞扬此时却是弥漫着一阵阵刺鼻的味道钟山努力盯着黑漆漆的炕洞里看

    忽然他发现有一条从烟囱洞直接通到灶膛的干净小路很窄狭钟山知道这定是那黄鼬经常走所致而在这条小路的一旁赫然有几个已被熏黑的小老鼠

    钟山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那很可能不是老鼠

    钟山飞快地钻进屋里到了东屋跳到扒开的炕里将那几个小老鼠拿了起來果然那并不是老鼠而是一个个小黄鼬足有四只浑身刚长绒毛却被燃得一只只光屁股一般被熏得黢黑此时早已沒了呼吸死掉了

    钟山哆哆嗦嗦地捧着黄鼬幼崽低头细细观察发现这里原本是一个草窝想必是给这几只黄鼬幼崽准备的窝但是由于刚才着火的缘故已别引燃此时只剩下黑碎的草木灰只有在那幼崽身下被压着的地方还能勉强看出來

    钟山心里很难过姑且不论那成精成仙的老黄鼬到底有沒有做过坏事但是罪不及子想不到自己一时意气用事竟犯下了如此罪过

    年华刚才跟着钟山进了屋里一直站在他的后面此时拍了拍的他的肩膀然后说道:"事已至此箭已上弦不得不发不得不为了”

    年华这话说的丝毫不差钟山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此时内心极度的内疚

    年华又道:“行了我们找个地方将这几只幼崽埋了比起一般的这种生灵随意死在天地之间已算是厚葬了想那老黄鼬若是修道之辈应该也能理解的”

    钟山看了看刚进屋里的浆糊

    浆糊说过那老黄鼬跳下房山的时候曾经回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里到底有什么钟山不知道浆糊也说不明白但是钟山想着那眼神里一定饱含着愤恨人物一理灭子之痛如切心头杀子之仇有谁不报

    事已至此也沒了更好的办法只好在院子的树下离李大仙尸体不远处挖了两个坑一个坑埋了那条黑狗一个坑埋了那四只被烧死的黄鼬幼崽

    但是这一举动却招來了刚才那几个人的一顿抱怨、牢骚他们纷纷表示这样的东西死了直接吃肉多好却好端端地给埋了

    他们说这话其实也并无不妥之处改革开放刚开始那股春风并沒有吹到村里多少人们还是温饱问題刚刚解决但是要想吃顿肉还真不是说吃就能吃到的况且这狗肉又是好个好东西虽然说上不了席面吧但是自己家吃却很是滋补那黄鼬更是如此很多人曾经专门每天弄着黄鼬夹子半夜三更到坟地里埋了夹子然后第二天去捡拾黄鼬

    那黄鼬被那威力巨大的铁夹子夹住后腿顿时就能被打折他们将捕获的黄鼬弄回來黄鼬尾和黄鼬皮被扒下來晾干卖掉能换几块钱肉则自己吃的只是有不会弄的往往容易碰坏黄鼬的臭腺导致好好的肉沒法吃了

    说起臭腺钟山忽然想起一件事來便问浆糊:“那老黄鼬跑的时候沒有放臭屁”

    “沒有呀是不是跑得快沒有來得及放”浆糊疑惑地问

    钟山摇头说道:“就是因为逃跑才放臭屁呢可是这么危及的时候它居然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