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78】 日已三竿

作品:《灵魂当铺

    这很明显是违背常理的这么紧要的关头老黄鼬居然沒有放屁掩护难不成其在修仙的道路上改邪归正了显然这个推断很是牵强

    此时他已无暇顾及那几个抱怨的人独自坐在一边儿捡起一根草叼在嘴里看似发呆实则大脑在飞速地运转着他要思考出那老黄鼬到底哪里出了问題

    思來想去钟山也想不出一个能够说得过去的合理理由

    过了都不知道多久众人早已散尽太阳也已升起很高钟山还在那呆呆地坐着

    年华和浆糊小声嘀咕了几句之后便來到钟山身边

    浆糊搓了搓手心然后说道:“钟叔你也别难过了年老道说的对生死有命嘛该着了这些小黄鼬崽儿过不了这一劫所以你也别难过了”

    浆糊的话钟山全都听到心里去了但是很显然他们都误会了钟山

    钟山此时早已从黄鼬幼崽被自己害死的悲痛中走出來了正如刚才浆糊所言每个人每个事物都有自己的命运冥冥中注定的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即使是高僧唐玄奘不也得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方可成佛吗所以他早已想开那事此时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老黄鼬的事

    此时的钟山大脑都要被撑炸了一样摆在眼前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而且一件事情刚发生还沒找到一点儿眉目便又突然蹦出另外一件事儿來而且每件事情都足以让钟山头疼不已钟山明知道他们误会自己了但是并未说破只是点了点头

    浆糊还以为自己的劝告起了成效顿时胸脯挺起很高然后对年华使了一个得意的眼色

    年华眯着小眼只是看了浆糊一眼便将目光投向钟山

    “我说小子恁事不算啥哩赶紧振作精神咱们今天任务可是很艰巨的”年华说着便抓住钟山的肩膀准备将他拉起來

    正在此时小懒从远处跑了过來站在篱笆外面便喊:“给你们准备的饭都凉了你们还吃不吃了”小懒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分明带着愠色语气里也是很不友好

    钟山转头看了看年华又看了看浆糊问道:“你们惹着她了”

    浆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

    年华说道:“这事怨不得我们其实是你惹的”

    “我说这事可不能血口喷人呀我都沒和她说话怎么可能惹到她再说了这么一个泼辣户我可不敢招惹一定是你俩的原因”钟山连忙说道试图撇清关系

    浆糊一旁幽幽地对钟山说道:“钟叔这事你别怪我们分明是人家小懒來了喊你半天你不搭理人家才导致的”

    “啊?我什么时候这样过了”钟山不敢相信便抬头看了看小懒

    此时小懒见三个人窃窃私语却不搭理自己更是恼火一扭身子大辫子往后一甩便快步离开了那里

    钟山想开口喊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然后对浆糊和年华恨恨地说道:“你俩也真是的她喊的时候不知道通知我”

    “通知你你当时那个样子的喊你几声你也听不到呀”年华捏着胡子说道

    钟山心知自己沒理加之又发生了这么多事所以也无心争执便从篱笆上跨了过去准备去追小懒

    浆糊忙从后面喊道:“钟叔这李大仙怎么办”

    钟山赶忙停住脚步若不是浆糊提醒自己都忘记了那树上还拴着一个尸体是那诈尸的李大仙只是由于此时被捆得结实昨夜又被匕首、灵符给伤到此时又是烈日曝晒所以和一具平常的死尸沒什么区别身上散出來的鬼气刚一出來便被烈日蒸得一干二净

    “是哈这个累赘扔这里要是沒人看管的话一定能引起恐慌咱们还得留一个人在这里看守着待会儿有人吃完饭再回來换班”钟山说道

    钟山看了看李大仙然后对浆糊和年华又说道:“你俩先回去吃等吃完再來替换我”

    年华忙打住说道:“快拉倒吧人家是因为你生气的你不去好好哄哄还赖在这里干嘛赶紧去吧"说着年华便推了钟山一把

    正在此时忽然一个声音从东边传來:“谁也不用留都去吃饭”

    三个人忙回头看见张老大此时正带着田二娃走了过去手里还拎着吃的

    钟山心道这或许是给自己三个人送吃的來了吧

    果然张老大走到他们跟前说:“我本给你们带了点儿吃的正好看到小懒过來喊你想必老懒那家伙在家里准给你们准备好了把这带回去吃李大仙我让二娃在这里看着”张老大说着便将手里拎着的吃的递给了钟山

    钟山却并沒有接过那吃的而是看了看一旁的田二娃

    此时那田二娃很是殷勤满脸堆笑地将吃的从张老大手里接过來然后硬塞到钟山手里一边塞一边还说:“钟先生你们辛苦一晚上了这全村人可都看着记在心里呢您们呀赶紧吃饭去我在这里替你们看着保证万无一失”

    这田二娃此时那殷勤劲儿让钟山看着直恶心但是他心道此时表现出來岂不是可能会打草惊蛇想到这里钟山渐渐收起了严肃的脸色脸上也挤出一丝笑容“那我就不客气了劳您惦记”

    浆糊在后面眼睛瞪得老大若不是年华从后面一只手使劲拽着他的腰恐怕此时他的拳头早已到了田二娃的脸上将他脸给开个花

    田二娃笑着对浆糊说道:“彭爷辛苦彭爷辛苦”

    浆糊见这小子竟然喊自己彭爷一时气也消了一半儿但是脸上仍是怒目相对

    钟山见田二娃脸上挂着的笑很不自然左脸上的肉甚至哆哆嗦嗦那是由于紧张而产生的

    钟山心里明白这田二娃是很惧怕浆糊的这样也好最起码他在做什么事的时候会有说顾忌但说实话这顾忌到底谁有多大却不好说毕竟这田二娃可是个真小人

    “走咱们赶紧吃饭去那这里就辛苦你们了”钟山扯着年华和浆糊然后对张老大说

    “好好一会儿你们吃饭我还有事相求”张老大对着已转身离开的钟山喊道